Author:月光物语

轻小+言情+耽美+同人杂食写手
主角总受党

© 月光物语
Powered by LOFTER

【夏目友人帐】双生印(的夏)-08

☆通贩地址:淘宝


不过这些年来他也不是一点长进都没,赤眸一转,他转而道:“父亲准备让我找式神签订契约了。”

夏目梳理的场长发的手指微微顿了一下,随后道:“你想好找谁签订契约了吗?”话虽这么问,但夏目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察觉到夏目内心的波动,的场勉强绷住唇角,才没让自己笑出来。不枉他从前几年起就布局,总是在夏目耳边念叨它。

的场知道他和夏目之间的最大阻碍和问题就在于他们实在是太熟了,熟得让从小看着他长大的夏目只单纯地把他当做弟弟看待,完全不会想到其他的关系。而发现问题自然要解决,的场虽没多少恋爱的经验,但禁不住他人聪明啊,很快就从各类恋爱宝典中找出最适用的一条——假造情敌,制造危机感!

所以从十三岁起,的场每年回到别院来和夏目见面的时候,都会在他耳边时常提起一个女性妖怪泽雾——当然他和泽雾的关系的确不错,这个妖怪并不是虚假的存在。

果然当的场报出泽雾的名字后,一直紧盯着夏目的他看见了性情平和的神明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酸楚之色,的场顿时觉得自己这么多年来的努力没有白费!

夏目也说不清为什么当真的从的场口中听到他要与泽雾签订契约的消息之后,自己会感觉那么不高兴,仿佛心中最宝贵的东西被人抢了一样。在他漫长的生命之中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的夏目感觉有些手足无措,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但他直觉自己现在的心情是不能和的场直说的,万一让他误会自己讨厌他的妖怪朋友就不好了。

勉强按捺下自己有些慌乱的情绪,夏目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道:“那你什么时候有空把它带来给我看看吧?”

看着如一个少年般懵懂无知的夏目,的场的心都软了。

“好啊。”他笑着应承。

夏目对他来说太过珍贵,所以没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他是不会轻易和夏目摊牌的,他一向是个有耐心的人,也乐意将自己全部的耐心都花在夏目身上,他慢慢地布网,等待着捕捉到最心爱猎物的那一天。

但可惜的是,最后的场被现实教导了一番什么叫计划跟不上变化。

 

 

因夏目和山中那些善良的妖怪的关系,的场虽受到家族中人「妖怪都不是好东西,你只能利用它们,而不能相信它们的」的教导,但说实话,他一向都是表面听从,内心里却并不放在心上,结果现实给了他一个惨痛的教训。

被冰冷的利爪穿胸而过之时,的场这个人都是蒙的,他不敢置信地回头看着这个他一向信任,甚至想与之第一个签下契约的妖怪。

“为什么……”被推倒在地的的场神情漠然地看着它。

“要怨就怨你们的场一门的行事太过无耻狠戾吧。”泽雾面无表情地回看着他,但终究是相处了四年的人,它最后还是决定让的场做个明白鬼,“你的父亲杀了我的哥哥。”

“原来是这样……”的场在心中冷笑,是他太天真了。

“只是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好骗。”泽雾嗤笑一声,“下辈子好好长长心眼吧,的场小少爷。”

“嗯,我会记住你的教导的。”的场抬起头,微微一笑。

泽雾心生警觉,但无奈还是慢了一步。

的场抹了一把自己胸口的血迹,擦在箭头,然后狠狠地刺进泽雾的心口,动作干净利落,没有一丝迟疑。

泽雾瞪大眼,完全没料到的场竟是如此狠戾之人,看来四年的相处不只的场被自己蒙蔽了,同样它也被的场所蒙蔽。

跪倒在地的泽雾苦笑道:“你果然是的场一门的人。”

“既然做了,就别心软。”的场冷漠地看着它消逝在自己面前。他知道泽雾在最后关头还是心软了,不然它一爪刺穿他的心脏,那也就没其他事了。

虽说是为了保命反击,但亲手杀掉已经被他当做朋友的妖怪,的场的内心还是感觉到了悲伤,泽雾是的场除了夏目之外最亲近、以及最信任的非人类朋友。

望了一眼地上的灰,的场低喃:“再见了……我的朋友。”伴随着这句话的同时,的场内心对妖怪的信任之情也被一斩而断。

捂着不断流血的伤口,他扶墙而起,人还没站稳就听见了一阵刺耳的吼叫声,的场脸色顿时一变。

今天他会带着泽雾来到这里是为了完成的场一门家主的继承仪式。因的场一门的先辈曾经用右眼与一个妖怪做交易,但最后却没有把右眼交给这个妖怪,所以从那一代起,这个妖怪就会来夺取每一代的场首领的右眼。

经过几代家主的努力,好不容易才在他父亲那一代将这个妖怪困住,的场这次所要来做的就是加固这个封印,但现在看来……封印破碎的声音在的场的耳边响起,知道事情已经到了最坏一步的他内心反而变得十分平静。

不知道我死了之后,会有谁为我伤心,父亲估计不可能了,大概也只有夏目了吧。想起那个美丽温柔的神明,的场的表情也变得柔和下来。这一生能与你相遇真是太好了,虽然未能让你明白我的心意,但这样也好,你就不会太过伤心了吧。

的场此时的内心有点纠结,他不想让夏目难过,但又希望他为他而难过。

胡思乱想中的的场看着由远至近的妖怪,勾唇一笑,一手握住弓,一手搭住箭,遥指那大妖。

即使无法逃脱死亡的命运,我也不会坐以待毙。

手一松,利箭直射大妖,却被轻松避开,但紧接而来的却是更多的箭,体积庞大的大妖终被伤到,疼痛让大妖更为愤怒,流着失信者血液的人就在眼前,它要撕碎他!夺取那本该属于它的东西!大妖咆哮着冲到的场的面前,一把将他摁倒在地,然后挥着爪子就朝的场的右眼抓去。

血色在眼前弥漫,剧烈的疼痛变得麻木,的场毫无畏惧地直视面容恐怖的大妖,但大量的失血却让他的脑袋感觉一阵阵晕眩,视野也变得模糊起来。

突然,他看见大妖被什么东西抓住后背甩了出去,一个纤瘦的,意料之外的身影出现在的场的面前。

啊……是我要死了,所以出现幻觉了吗?陷入黑暗之中的的场昏昏沉沉地想着。



评论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