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月光物语

轻小+言情+耽美+同人杂食写手
主角总受党

© 月光物语
Powered by LOFTER

【夏目友人帐】双生印(的夏)-07

※通贩进行中:淘宝


来寻夏目说话的猫咪老师看着夏目脸上掩不去的笑意,顿时有些不快地撇了撇嘴,抱怨道:“知道的场那小子要回来了就这么高兴,平时也没见你对旁人这么上心。”

“毕竟是我带大的孩子。”夏目温和地笑了笑,并不在意猫咪老师的冷嘲热讽。

“夏目,你对他太用心了,这可不好。”猫咪老师再一次提醒道。之前他本以为的场对夏目来说只是一个玩物,随便养在身边玩玩的,结果这几年下来发现情况是越来越不对劲了,夏目对的场是越来越上心。

夏目也知道自己身为一个拥有悠长生命的神明,如果对一个人类投入太多感情,最后到了分别之时是很容易被伤到的,只是……感情终究是无法被理智所控制的,一旦投入了,再想要收回就难了。

“他还小,终究还是能陪我一段时间的。”夏目低垂着脑袋喃喃道,也不知是想说服猫咪老师,还是想说服自己。

“人类七、八十年的岁月对你来说只是弹指一瞬,你何必自欺欺人。”猫咪老师可不给他面子,继续冷言冷语道。

说不过它的夏目有些恼了:“那你想让我如何?现在开始就不再见他了?”

“那自然是最好的。”猫咪老师可不管他恼不恼的,对于几乎是看着夏目长大的它来说,它可不能看着夏目继续傻傻地去撞墙,那么心软的神明一旦到了要目送那孩子死去的时候,一定会悲痛欲绝吧。

“可让我现在就不再见那孩子,我也会伤心的。”

“长痛不如短痛。”

夏目抿紧唇,不说话,可脸上写满了不情愿。

“你现在贪图和他在一起时的快乐,等到了他老死的时候你打算怎么办?”

夏目有些心慌地拽紧了胸前的衣服。

山中许多经历了漫长岁月的大妖们曾无数次地叮嘱他,千万不要和人类产生太深的纠结,它们脸上那种悲伤惆怅的神情让夏目记忆深刻。

“我再想想……”

猫咪老师真是快被夏目的优柔寡断气死了,就在它张嘴还想继续劝说时,它突然将目光转向某处,微微眯起了眼,眸中有凶光闪烁。

夏目一惊,下意识地朝它所看的方向望去,果然看见了的场的身影。

“猫咪老师,如果你敢对他出手,即使你是为了我好,我也一定不会原谅你的。”夏目急切地表达了自己的立场,就怕眼前的大妖一狠心就对那孩子下手。

不快地弹了下舌,猫咪老师丢下一句:“你还是要好好考虑一下我的意见吧,不然之后你有的吃苦头了。”

话落,它就化成大妖的模样,对着的场耀武扬威了一番后才离去。

那时的它万万没想到夏目最后会落到那种地步,不然就算被夏目痛恨,它也会拼死将他和的场分开。

即使已见过几次猫咪老师的原型,但每次的场都还是会被震撼了一下,这是一个无比强大而又美丽的妖怪,他心生向往。

不过很快他就收回视线,重新看向又有大半年没见的夏目,笑了笑,他迈步朝着夏目走去。

看着黑发已经及肩,扎成一束的翩翩少年慢慢靠近,夏目的神色有些恍惚。

一晃神的场就从八岁孩童成长为十七岁少年,这让夏目忍不住感慨时间真的是过得太快了。

如今的的场褪去年幼时期的婴儿肥,俊美的五官被完美地呈现出来,加之有别于其他少年的沉稳气质,让的场变得十分抢眼夺目。

“怎么了?”走近的的场见夏目一直盯着自己发呆,忍不住失笑道,“难不成是因为太久没见到我,想我了?”

对于的场一年比一年更能说会道这事,夏目感到越来越无语,他忍不住抬起手对着的场虚空轻点道:“你这脸皮经过这一年的磨练,可是变得更厚了。”

的场立刻笑着蹭到夏目身旁,撒娇似的说道:“我只对你脸皮厚,旁人还见不到我这样。”

夏目瞥了他一眼,道:“那是最好,不然就算你现在模样越长越好,也没姑娘会喜欢吧。”夏目原是不懂情爱的神明,但为了教育的场他也是拼了,让小妖怪们帮他寻了不少书过来补习,这才与时俱进地学到了早恋。

听见夏目这话,的场的眼神一凝。

自从他十三岁时梦着夏目来了初精之后,他就知道自己完了,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喜欢男人还是喜欢女人,他只知道除了夏目之外,他是不会再喜欢上任何人了。

的场凑到夏目面前,突然出其不意地摘下了夏目的面具。

对于只要在一起就不爱看自己戴面具的的场,夏目只能无奈地纵容着。

看着那张仿佛被时间静止的年轻面容,的场勾唇笑了笑,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变得越来越近了。

将夏目的面具丢到一旁,在草坪上躺下,将脑袋枕靠在夏目膝盖上的的场露出惬意的神情,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了。

“这半年来你过得还好吗?”夏目低头看着闭目养神的少年,一边伸出手指梳理他越长越长的黑发,一边低声问道。

“还是老样子,事情越来越多,越来越烦了,真想一直待在夏目这里不回去了。”

“别说这么孩子气的话。”夏目轻轻地敲了敲他的脑袋。

“不过最近遇见一个有趣的人,他叫名取周一,是一个没落的除妖师世家的继承人。”的场如往常一样开始与夏目分享在两人分开的那段日子里,他所遇见的有趣的事情。

夏目嘴角含笑,耐心地听着。

待的场念叨完之后,夏目又询问了他一些日常方面的事情,确定他并没有受到什么委屈后,才松了口气。

虽然很高兴夏目这么关心自己,可的场还是忍不住抱怨道:“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他渴望与夏目并肩,甚至能成长为保护他的人,已经渴望很久了,但让他感到无奈的是,在夏目心中,他似乎一直都被当成那个只有五岁的孩童,真是让他不爽极了。

“这么喜欢赖着我撒娇,还说自己不是孩子。”夏目摇头失笑道。年轻的脸上浮现出与之完全不相符的老成慈爱笑容。

“撒娇代表着我与你亲近,这和我是不是孩子可没关系。”的场认认真真地解释道。

“是是是。”夏目懒得和他争辩。在他看来强词夺理的的场和五岁那时没什么两样。

见夏目的态度敷衍得很,的场虽气可也拿他没法子,他可舍不得和夏目吵架。与总是针锋相对的父亲不同,的场连一句重话都不愿和夏目说,就怕会让他伤心。

评论
热度 ( 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