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月光物语

轻小+言情+耽美+同人杂食写手
主角总受党

© 月光物语
Powered by LOFTER

【夏目友人帐】双生印(的夏)-06

※通贩进行中:淘宝


不过话虽这么说,当的场踏着月光而来之时,他还是见到了手提灯笼静静的站在山林入口处的夏目。

灯笼的光照在夏目身上,仿佛让他的周身都萦绕着一股莹莹白光,的场从未有这么一刻深切地认识到,这个温柔的、羞涩的、笨拙的、对他极好极好的夏目是一个高贵的神明。

多年过去之后,的场觉得自己或许就是在那时埋下了想将这个神明拉下神坛,占为己有的阴暗种子。

当看见的场小小的身影后,夏目就立刻快步迎了上来,并伸出手递到的场面前。

“天黑了,抓着我,小心走路。”

的场一把握住夏目白皙柔嫩的手,开心地点头“嗯”了一声。

“夏目,你等我很久了吗?”

“没有,刚来一会儿。”

“骗人,你的手都是冰凉的。”

“你忘了我本来就没体温的吗?”夏目发出无奈的轻笑声。

的场轻轻哼了哼,固执地伸出两只手将夏目的手包裹在他的两手掌心之中揉搓了一会儿。

“暖和吗?”过了半晌,的场抬起头,双眼满含期待地问。

明明是幼稚无用的举动却让夏目从心里感觉暖暖的,面具下的脸浮现出一抹淡笑,他点了点头道:“嗯,很暖和,的场像个小火炉。”

闻言,的场心里高兴了,但面上只是露出矜持的笑容。

最近一年来他慢慢开始学习身为一个家主所需要具备的礼仪与知识,身为一个传承多年的古老家族的继承者,他所需要学的东西太多了。

夏目虽然怜惜他小小年纪就活得这么辛苦,但他也无法多言,毕竟他无法多干涉的场的生活,而这是的场所必须承受的,他所能做的就只有让的场在他身边的时候活得肆意开心。

夜晚的山林阴森恐怖,风声吹过树叶发出仿若鬼哭狼嚎一般的声响,周围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照亮他们前行的唯一光源就只有握在夏目手中的灯笼,但是牵着夏目手的的场却并不感到害怕。他甚至觉得只要有夏目在他身边,即使是十八层地狱他都有勇气闯一闯。

“夏目,你还不能告诉我你要带我去哪儿吗?”虽然知道夏目并不会害他,但的场实在很好奇。

待在夏目身边的他一点都没往日在其他人面前表现出来的沉稳淡漠,他完全恢复了他这个年龄的孩子所拥有的活泼。

“马上就到了。”夏目安抚道。

“噢,好吧。”见夏目都这么说,的场只好耐下性子。

不过幸好夏目是个很实诚的神明,说马上就是马上。越过一人高的灌木丛,豁然开朗。湖边聚集了许许多多的妖怪,点起篝火的妖怪们四五成群地聚在一起喝酒聊天,气氛十分热切。

一看见那些眼熟的妖怪们,的场的眼睛就一亮,顿时明白了夏目的深意。

“想着你马上就要走了,所以大家想搞个晚会热闹一下,与你聚聚。”夏目侧头看着脸因激动而微微泛红的的场,迟疑着问:“高兴吗?”

“嗯!谢谢你,夏目,我很高兴!”的场用力点头。

“那就好。”夏目抬手揉了一下他的脑袋,“去玩吧。”

“我们一起过去。”的场摇了摇夏目的手,他是一步都不愿离开夏目。

而夏目对他提出的要求自然百般满足,任由他拉着自己的手朝妖怪们走去。

看见今晚的主角出现了,妖怪们立刻欢呼喧闹起来。

寻了一处坐下,夏目示意的场去玩,自己会在这里等他,玩累了随时都能过来休息。

的场虽不舍,但他也知道夏目喜静的性子,只好半推半就地跟着前来拉他的妖怪们疯去了。

一只抱着酒瓶子的猫晃悠悠地走了过来,在夏目身旁坐下,一边打着酒嗝,一边道:“你就任由这小子离开?既然这么喜欢,就将他留下呗。”

“猫咪老师,他是人类,我不能这么自私。”夏目低头看了一眼猫咪老师,摇了摇头。

“你是神明,完全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若的场家的人找上门来,我们自然会替你解决。”猫咪老师就是看不得夏目如此自律的样子,明明是个无几人可匹敌的强大神明,却只有安闲混日子的性子。

“你喝多了,猫咪老师。”夏目伸出食指轻点了一下猫咪老师的脑袋。

“哼,懒得管你,等那小子走之后,你就一个人哭去吧。”猫咪老师恨恨地抱起酒瓶子走了。

夏目苦笑。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后悔,但是……抬头看着开怀大笑的的场,他的唇角也忍不住浮现出笑意,只要这个孩子能活得快乐,他就满足了。

 

 

因难得能见到夏目,那些对他怀有孺慕之情的小妖怪们很快就将他围住,絮絮叨叨地说起话来。

等到他忙完后,迎来的就是一个已经喝得醉醺醺的的场。

性情一向温和、对妖怪们多有纵容的夏目看见对着自己傻笑的的场,一下子就阴沉下了脸,生气地开口道:“是谁让他喝酒的!”

难得看见夏目生气的样子,周围的妖怪们都纷纷缩起了脖子不敢说话。幸好猫咪老师敢作敢当,英勇地挺身而出道:“是我。”

“猫咪老师!”夏目恼火地揍了他的脑袋一拳,“静司才只有八岁!你怎么就让他喝酒了!还喝醉了!”

“是这小子看我喝酒十分羡慕,求着我,我才让他尝尝的,谁知道他这么不顶用。”猫咪老师还振振有词。

夏目真是快让他气死了:“他想喝,你就让他喝啦。”

“男孩子嘛,你养得这么精细干什么。”猫咪老师也不满地嘀咕起来。

“总之下次不准再让他喝酒了,最起码成年之前不准!”夏目才不理会猫咪老师的歪理,朗声告诫。

“知道了知道了。”怕夏目像个老妈子一样教训个没完,猫咪老师不耐烦地应承道。

觉得与不知悔改的猫咪老师多言也没用,夏目决定自己以后还是要将的场看得更牢一些,不让他有可趁之机。

见时间已不早,且主角都已喝醉了,大家伙也就散开,结束了此次聚会。

留下小妖怪们收拾,夏目暗叹一口气,将喝醉之后很乖巧,只会对着人傻笑的的场背起,朝山林外走去。

身为神明,夏目其实不需要灯火也能在黑暗之中看清路,先前提着灯笼纯粹是为了的场。此时因为背着的场,双手要勾着他的脚窝,不让他掉下来,夏目索性也就不提灯笼了。

夏目的背虽然不宽厚,但在这片黑暗之中却依旧能让的场感到很安心,他将脑袋靠在夏目的肩膀上,语无伦次地念叨着:“夏目,我一点都不想离开你。”

“嗯,我知道。”

“我觉得父亲一点都不喜欢我。”

“他终究是你父亲,怎么会不喜欢你呢?”

“哼,反正我也不喜欢他。”

听见的场任性的孩子气话,夏目也不知该怎么接,幸好喝醉的的场也不需要他回答,继续自言自语着。

夏目一边听着的场说话,偶尔接两句,一边背着他朝前行。一直到快接近山林的出口处时,他才停下脚步,将背上的的场放下,让他靠坐在一棵树旁。

脑袋迷迷糊糊想睡的的场眼神迷茫地看着夏目,不知他想干什么。

“你不是一直想看我面具下的脸长什么样吗?今天我就如你所愿。”说着,夏目就伸出手扣住面具的边缘,手指微微一用力,就将常年戴在脸上的面具给摘了下来。

醉得不清的的场恍然间看见一张极其秀丽、眉宇之间都透露出温柔之色的脸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夏目你可真好看。”的场痴痴地笑着。

夏目露出一丝羞涩地笑容:“你还小,见的人太少了,以后你就知道比我好看的人多得去了。”

“不管,在我心里,夏目你是最好看的!”顿了顿,喝醉酒的小孩直率地表达出了自己的感情,“我最喜欢你了!”

夏目笑弯了眼,他抬手摸了摸的场泛红的小脸,最后做出了一个决定。

 

 

待的场醒来时,只觉得头疼欲裂,睁开眼,看着周围熟悉的装饰,他一时之间有些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回来的。

直到他坐起身,缓了片刻后,脑海之中才浮现出一些模糊的记忆片段。

他记得他喝了酒,然后夏目背着他走,还有……他竟见到了夏目的真面目!想着那张还深刻印在自己脑海中的脸,的场就露出开心的笑容。

再然后……他就没印象了,看来是夏目将他送了回来,只是夏目不是不能离开那座山吗?的场百思不得其解,但想着自家的别院离那山那么近,可能暂时离开一会儿应该没事。

虽然还是有些担心夏目,但的场之后也寻不出时间出门,最后一直到离开别院前,他都再也没能见上夏目一面。

那天坐上汽车离开别院的的场并不知道,那个他心心念念所想的神明正站在他必经之路的山道之上,目送他离去。


评论
热度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