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月光物语

轻小+言情+耽美+同人杂食写手
主角总受党

© 月光物语
Powered by LOFTER

【夏目友人帐】双生印(的夏)-05

※预售的本子今天开始发货了~~~抱歉让大家就等啦!

通贩持续中,淘宝地址


因为夏目的存在,原本枯燥无趣的修炼生活也变得不再那么难熬,的场经常会趁着闲暇之余从别院中溜出来找夏目玩耍。在夏目的带领下,原本禁忌神秘的山林成为了他的乐园,他的足迹遍布每一处土地。

同样在夏目的带领下,的场与生活在这座山之中的妖怪们都打过了照面。

随着年龄的增长,以及与妖怪们的相处,的场渐渐明白了两人初次见面时,夏目对他所说的话的意思。

一直以来,的场一门的观念都太过偏激,认为妖怪都是坏的,就应该被除妖师奴役利用,但事实上这并不正确,除妖师应该和好的妖怪相互帮助。

站在原地,远远地看着夏目与一个小妖怪玩闹的的场脸上不自觉地浮现出一抹微笑。

他今天刚学到如何收复式神,同时他已经下定决心,以后他有了签订契约的妖怪后,一定会好好对待它。

似乎是注意到的场的注视,夏目侧头望去,果然看见了那个熟悉的孩子。

看见夏目对自己招了招手,的场这才迈开步子朝他走去,只是想到今天所听到的消息,他的心情就变得异常沉重。

“怎么了?”注意到的场的脸色不太好,夏目关切地问道。

“我下周要离开这里了。”的场闷闷不乐地说道,“父亲要送我去上学。”

听见分别的消息,夏目也有些难过。虽然在下定决心与的场产生联系的那刻起,夏目就已经做好了会与他分别的准备,毕竟神明与人类的寿命相差太多,但他万万没想到分别会来得那么快。

不过身为一个活了百岁的神明,夏目还是强打起精神安慰道:“读书比较重要,没关系,之后我们一定还会有机会见面的。”

“可是我舍不得你。”的场钻到夏目的怀中,撒娇道。

“我也舍不得你。”夏目摸了摸的场已经开始长长的黑发。

“要不我就不回去了,一直在山里陪着你吧,这样我们就不会分开了。”的场从夏目的怀中抬起头,双眼放光地提议道。

夏目哭笑不得,抬手点了点他的额头,念叨:“你在瞎想什么呀,你是一个人类,不应该脱离人类的社会。”

“可是和其他人待在一起,我一点都不开心,我更喜欢和你还有其他妖怪在一起。”的场又丧气地将脑袋埋回了夏目的怀中。

夏目又何尝不希望的场能一直陪伴在他身边呢?但是他不能那么自私。

笨拙的夏目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解的场,只能一遍又一遍地轻抚着他的后背。

感觉夏目无言的温柔,的场却更难过了。这几年来,他只有和夏目在一起的时候才感觉自己是自由快乐的,他一点都不想回到那冰冷的家,也不想去上学和那些陌生的孩子相处。但他知道自己是没有权利任性的,他的父亲不会允许。

虽然这些年来他来找夏目的时候都很小心,但他也知道自己来后山的事一定瞒不住所有人。万一自己真跑了,父亲一定会找来,他不能给夏目添麻烦。

所以即使不高兴,他也只能和夏目撒撒娇、发发牢骚以缓解心中的郁闷而已。

“夏目,你真的不能离开这座山一步吗?”躺在夏目的怀中,的场怨念地问道。

“是啊。”

夏目作为守护这座山的神明保护着这些妖怪,而这些妖怪则服侍信奉着夏目,妖怪们的信仰是夏目力量的来源,一旦离开山,他就会变得极度虚弱,然后慢慢消亡。

“真的没任何办法吗?”的场不死心地追问。

“其实是有的……”夏目面露犹豫之色,“只是……”

“会对你造成伤害?”的场敏锐的打断道。

夏目老老实实地点头。

“那还是算了,不要告诉我了,对我来说,什么都没有夏目你重要。”

夏目十分感动,觉得自己没有白疼他。

“不过……看在我们快要分别的份上,你把面具脱下来,让我看看你的模样吧?”对于摘除夏目面具这件事,的场已经乐此不疲地折腾了三年,只可惜一直未能得偿所愿。

对于神明来说,为保持威严,他们的容貌是轻易不会让旁人窥视的。不过夏目与的场已经很熟悉了,所以其实让他看一眼也无所谓,只是夏目一直觉得自己的容貌并不出色,的场见了之后或许会失望,所以才一直没答应。

不过……一个念头在夏目的脑海中浮现,他一边安抚着的场,一边决定等晚些时候与别人商量看看。

 

 

因离开的日子将近,最后的几日里的场也不再进行修炼,而是收拾东西或休息调整状态。趁此机会,的场跑去见夏目的频率也更多了。

躺在夏目身边,听着一向不爱多话的神明絮絮叨叨地和自己说着离开后要注意的事情,的场的脸上始终挂着开心的笑容。他很清楚,只有自己才能得到夏目这样的关怀,而他最喜欢夏目对他特别了。

只是该来的还是会来,无法逃避。性格还算坚定果决的的场只纠结了一小会儿,就开口道:“夏目,我大后天就要走了,所以明天是和你见面的最后一次机会了,之后就要等我放暑假才能回来了。”

“那你明天晚上能过来一下吗?”

“怎么了?”的场好奇地问。

这么多年来夏目一直都不允许他晚上出门,今天竟然会主动提起?的场可奇怪其中的原因了。

“总之就是有重要的事……”夏目支支吾吾地敷衍道。

见夏目不愿详细说明,的场自然也不会逼他。他乖巧地点头道:“嗯,我知道了,我吃过晚饭就会溜出来。”

“要不要我让一丁来接你?”夏目提议。让的场晚上单独出门,他终究还是不太放心的。

“不用,我家毕竟都是除妖师,万一让其他人发现一丁就不妙了。”在他们见面的第三次,的场就老实地交代了自己除妖师世家继承人的身份。并不知道夏目早已看穿他身份的的场当时还十分愧疚,毕竟自己欺骗了夏目。

“而且我都这么大了,绝对没问题。”的场拍着胸口道。

看着只有八岁的小豆丁在自己面前强调自己已经是个大人了,夏目就忍不住想笑,但为了顾忌的场的面子,他还是勉强忍住了。

“那好吧,晚上见。”夏目点头应下了。


评论
热度 ( 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