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月光物语

轻小+言情+耽美+同人杂食写手
主角总受党

© 月光物语
Powered by LOFTER

【夏目友人帐】双生印(的夏)-04

CP19的摊位号出来了,两天都在I24

《双生印》首发~~~两日前十名购买者可得棒棒糖一根,欢迎来找我玩~~~

本子预售持续中~~~



+++++

“好了,起来吧,既然没事了我就送你离开这里。”夏目站起身,对的场道。

“我不要。”的场立刻拒绝。

原本以为他是迷路到此的夏目一下子就头大了,他耐着性子问:“为什么不想回去?”

“就是不想回去。”的场一扭头,任性地回道。

面具之下,夏目轻皱起眉头,也不知道该拿他如何是好。他现在有些后悔这么快就将的场治疗好了,如果受了伤,他肯定会乖乖回去。

人类的小孩虽然长得可爱,但任性起来可就变成了小恶魔一般的存在。

“那你不回去想干什么?这里可不是什么好玩的地方。”实在没办法的夏目说着并不怎么吓人的恐吓话。

“你是不是讨厌我?”察觉到夏目并不想让自己留下的的场回瞪了他一眼,白嫩的小脸上流露出一丝委屈,谁都不想和他待在一起,父亲是这样,这个自称神明的家伙也是这样。

夏目顿时慌了手脚:“你,你可别哭啊。”

“我才不会哭呢!”的场边说,边狠狠地揉了一下自己有些发红的眼角。

那倔强的小模样让夏目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下来,他叹了口气,在的场身边坐下。

过了许久,也不见夏目有任何动静的的场侧过头,满脸疑惑地看着他问:“你干什么?”

“既然你不想回家,我只好坐着陪你了。”

夏目笨拙的话语让的场微愣了一下,随后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神明都像你这么呆吗?”

看着展颜大笑的孩子,夏目也不介意他这近乎冒犯的话语。他侧头看着他,面具之下的唇角微微勾起,流露出一抹温柔的笑容。

与夏目相处久了,的场也放下了先前的戒备之心,好奇地追问:“你叫什么名字?”

夏目苦恼地回道:“神明是不能随便将名字告诉别人的。”

“噢,我懂,和妖怪一样。”的场吐了吐舌头,察觉自己鲁莽了。

夏目也没揭穿他已经自泄自己是除妖师家族之人的老底,转而说道:“不过你可以叫我夏目。”

的场双眼亮晶晶地看着他,显然很高兴。

“我叫的场,的场静司。”

噢……的场一门的孩子。夏目了然地点了点头。

身为古老而著名的除妖师一族,的场这个姓氏不只在妖怪界很有名,许多神明也略有耳闻,更别提夏目这种常年与妖怪相处的神明,自然更为清楚。

完全不知道已经将自己的老底泄露得干干净净的的场还兴致勃勃地说道:“你一直都生活在这里吗?”

“是啊,我从出生起就待在这儿了。”

“你是神明的话,是不是活了很久很久?”

夏目歪头盘算了一下后回道:“大概一百多年吧。”

对于拥有漫长生命的神明来说,夏目其实还很年轻。但对于只有五岁的的场来说,一百多年已经是一个非常非常久的时间了。

“那你一定懂很多吧?”的场双眼亮晶晶地看着他。

“应该……还好?”夏目回答得有些迟疑,最后他还是老老实实地解释道,“毕竟我一直都生活在山里,并不是太了解人类世界的事情。”

听见夏目如此朴实,毫无心机的回答,的场眨了眨眼,随后哈哈哈大笑起来。

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话戳中他什么笑点的夏目好脾气地看着的场,甚至在他快要笑得摔倒在地时,还伸手扶了他一把。

“这下我真的相信你是神明,而不是那些坏妖怪了。”

常年与妖怪生活在一起的夏目不赞同地反驳道:“并不是所有妖怪都是坏的,就像人类之中有好人也有坏人一样,妖怪也有好妖怪和坏妖怪之分,你不应该一概而论。”

夏目的话与的场常年所受到的教育相驳斥,五岁的他露出茫然迷惑的表情。

虽然知道的场还小,并不能理解他所说的话的意思,但夏目还是认认真真地将自己所想的事情告诉了他。

“遇事不能只听别人说,你需要用你自己的眼睛去看,用自己的脑子去思考,什么才是真实的,什么才是正确的。”

“虽然不是很懂你的话,但我会好好想一想的。”的场也认认真真地回道。

猛然惊觉自己与的场说得太多的夏目闭上了嘴,他原本并不打算与的场多有交集,只是准备安静地陪在他身边,待他倦了之时再带他离开这里,结果现在却节外生枝了……

于是满心懊恼的夏目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即使听见的场叽叽喳喳的提问后,也依旧选择了保持沉默。

小孩子都是很敏感的,所以察觉到夏目的冷淡后,原本兴奋的的场立刻垮下小脸,委屈地说道:“你是不是也讨厌我……”

也?夏目的耳朵动了一下。

“父亲不喜欢我,老师也只会和我说教,我身边连一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

的场悲惨的处境立刻就让原本就心软的夏目产生了愧疚之情。

是他太自私了,只因害怕不想与人类多产生交际,就伤害了一个无辜幼小的孩子。

“我没讨厌你……”夏目笨拙地解释道:“只是我不太与人类接触,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对待你们……”

“噢……算了,我还是走吧。”的场闷闷地说道,随后就站起身朝外走。

害怕他迷路的夏目赶忙追了上去,一边跟着,一边挖空心思想着与的场重修旧好。

“那个……的场,你的母亲呢?”

“生我的时候就死了。”

“……”察觉到自己引入的话题非常之糟糕,夏目更紧张了,他结结巴巴地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嗯,我知道。”

嘴拙的夏目怕自己说的话又踩雷,只能沉默地跟在的场身后。

一神一人默然无语地一前一后走着,没一会儿的场的耳中又传来了各种说话声。

“啊,是夏目大人。”

“大人怎么会和一个人类的小孩在一起?”

“这个人类的孩子是谁?”

“好久没有见到人类了呢。”

这次的场终于看见隐藏在树木后和草丛中的小妖怪了。

见不是鬼在作怪,他偷偷舒了口气。

转过头,的场看着宛如小媳妇一样乖乖跟在自己身后的神明,突然觉得闹别扭的自己实在是太小心眼了。

说到底夏目并没有做错任何事,对于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孩子,他已经表达出了足够的善意,是他贪恋夏目的温柔,得寸进尺了。

父亲曾说过,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无条件地对另一个人好,凡事都应自力更生。

想通后,的场突然停下脚步,夏目险险停下才没撞上。

“对不起,夏目,我只是想找一个人能听我毫无顾忌地倾吐心中的烦恼而已,你不想做这个人,我也不应该朝你发脾气。”

“我,我可以的。”夏目急急忙忙地回道。

“你不用勉强自己的,我知道神明其实都不爱和人类多打交道。”

“如果是的场的话,我愿意与你产生联系。”

或许神明是没有人类精明狡猾,但他们却能一眼看穿人类的伪装。而对现在的人类越来越失望也是越来越多的神明选择陷入沉睡的原因之一。

所以虽然只是短短地相处了一会儿,但温柔的神明还是看出的场是一个好孩子。

“真的吗?”的场的眼睛一亮。

“嗯。”

“我以后还能来找你玩?”

“当然可以。”

“太好了!”的场开心地大笑起来。

看见的场这么高兴,将面容隐藏在面具之下的神明也情不自禁地露出一丝微笑。

那时的一人一神并不知道,在之后两人的命运会紧紧地纠缠在一起,宛如两根缠在一起打了无数个结的线,理不清头绪,分不清彼此。


评论 ( 1 )
热度 (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