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月光物语

轻小+言情+耽美+同人杂食写手
主角总受党

© 月光物语
Powered by LOFTER

【夏目友人帐】双生印(的夏)-01

√式神Paro

√年下

※打算在CP19首发的夏目本~~~放点连载给大家看,还是和以前一样,网上会放全文,但番外只收录在本子中

第五季终于等到的场BOSS,我心满意足了,哈哈哈



低调奢华的黑色豪车缓缓从远处驶来,七濑带领着的场一门的众人站在古宅门前静静地等待着。待车在大门前停下后,七濑身后走出一人上前打开车门,一只踩着木屐的脚从车中踏出,随后身穿黑色和服的男人便进入众人的视野之中。

漆黑的长发扎成一束落在后背,右眼被一张符纸所覆,虽然大半张被遮,但依旧无法掩藏住男人俊美的容貌。

面对虽然年轻却深不可测的家主,的场一门的众人都下意识地低下头,不敢多看他。

微微抬头望了一眼敞开的大门,黑如深渊一般深沉的眼微微眯起。

“欢迎回来,首领。”七濑带头对着的场鞠躬行礼。

收回视线,的场颔首回礼,随后在众人的簇拥下走进了宅子。

“我不在的期间,有发生什么事吗?”的场边走,边侧头询问走在自己左后方的七濑。

“一切都顺利,请您放心。”

的场满意地点了下头,随后转头看向某处,又问:“那他呢?”

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七濑很清楚的场在问谁。

“一直都在南院待着,并没有出来走动过。”知道的场非常看中那位大人,七濑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我有定期去询问那位大人是否有什么需求。”

的场的面色虽无任何变化,但听闻那人一直乖乖待在自己的院子里,并没有出过门时,那只裸露在外的眼还是透露出几分满意地笑意。

“干得不错。”的场称赞了一句七濑的办事能力。

七濑谦和地一笑。“这是我应该做的。”

虽然归心似箭,但的场还是很清楚身为一个家主的职责,所以他按捺下心中的焦躁,沉声问道:“那有什么紧急的事需要现在就向我汇报吗?”

幸好七濑十分了解的场的心思,摇头道:“暂无。”

“那你们先去忙吧,有什么事明天再来和我汇报。”

“是。”

应了一声,七濑带着众人止步,恭敬地弯下腰目送他离去,一直到的场的身影消失在庭院之中,大家才散开,去做自己的事。

 

 

伸手推开南院紧闭的院落小门,南院的景色就印入的场的眼中。

南院虽然是整个宅子中最小的院子,但其布置却是最精美的,养在南院中的花草树木异常珍稀名贵,其他各处的装饰甚至比的场自己住的地方还要考究精致。

踏入南院的地盘后就再也见不到仆人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几个拿着扫帚打扫院落的小妖怪。不过这几个小妖怪并不是的场抓来的,而是自愿踏入除妖师巢穴的,为的就是能服侍那位大人。当然如果可以的话,的场最想做的是将这些小妖怪都丢出去,省得它们总是打扰到他们单独相处的时光。

对于那人强大的魅力,的场自然是感觉不快的,但又不能对他如何,只能暗地里想办法将那些想要凑到他面前的人都扫清了。

看着从面前走过的黑发除妖师,几个小妖怪立刻就慌慌张张地躲了起来,虽然已经共处那么久,但这些小妖怪还是能敏锐地感觉到眼前这个除妖师对它们并无好感。

穿过庭院,透过敞开的拉门,的场一眼就看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身影。

褐发的青年身穿一件单薄的白色和服,坐在木质的走廊上,身前站着一个只到他膝盖高的矮小身影正手舞足蹈地对他说着什么,那人的大半张脸都被掩在印有封字的符纸之下,唯有那片形状姣好的唇裸露在外,而此时侧头倾听小妖怪讲话的他嘴角弯弯,露出一抹温柔地微笑。

看见这一幕的的场有些不快地抿了抿唇角,脱下木屐,踩上内室的地板朝他走去。

似乎是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正在听小妖怪讲话的青年刚想转头,就被拥入一个熟悉的怀抱。

“看来你一点都没想我啊,夏目。”

略带委屈的声音传入耳中,夏目的唇角不自觉的勾勒出一抹既无奈又带着一丝宠溺的笑,他侧头看向将脑袋靠在自己肩膀处的男人。

这个在外人看来深不可测,捉摸不透的男人只有在他的面前才会褪下一切伪装,不自觉得流露出一丝青年人才有的活泼。

夏目抬手摸了摸他柔顺的黑发长发,笑道:“你终于回来了,静司。”

“我可不是小孩子了。”不满夏目还用从前的方式安抚自己,的场侧头咬住了裸露在和服外那诱人白皙的脖颈。虽然很喜欢在这个人身上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不过的场也不舍得让他疼,最后这咬变成暧昧的吮吸。

夏目有些害羞的缩了下肩膀,但还是没能逃脱的场的掌控。侧头垂目,夏目对上的场那双深不可测的黑眸,其中充斥着不可直视的灼热欲望,光看一眼,就让夏目仓皇地移开了视线,由脖颈处被吮吸的那一点开始,热度一点点蔓延至全身,让他产生一种自己快要烧起来的错觉。

直到对上一双透露出懵懂不解之情的清澈双眸后,夏目一惊,终于用力将的场从自己的身上推开。

抬手捂着被吮吸出的痕迹,夏目结结巴巴地对着小妖怪道:“没,没事你就先走吧。”

虽然不是很懂为什么这个人类要咬夏目,但认为心爱的大人被欺负的小妖怪刚想挺身而出,就被因被夏目推开而感觉生气的的场给瞪了,那眼神之中所透露出来的冷漠与狠戾让胆小单纯的小妖怪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想起之前被告诫过关于这个除妖师的可怕传闻,小妖怪哭唧唧地跑掉了。

“你吓到它了。”夏目满脸无奈地说道。

而的场的回应则是冷哼了一声,话也不愿多说一句,以示自己更生气了。

“你现在的脾气可真是越来越坏了,明明小时候还挺乖巧的。”夏目拽了拽的场垂在胸前的长发发尾,念叨起来。

的场顺势躺下,将脑袋枕靠在夏目的膝盖上。

“那当然是因为小时候你就将目光放在我一个人身上啊。”

低头对上那双带笑的眼,夏目微红起了脸,忍不住抬手覆在他的双眼之上,不再看那双深不可测,仿佛能让人溺毙其中的黑色之眼。

被夏目气息所包围的的场放松了身体,不过他虽然乖乖躺着,可也没打算这么轻易放过夏目,朗声质问道:“那个小妖怪又是从哪里来的?”

的场可是记得非常清楚,他走之前这院子里可没这小妖怪的存在。

“是前几日被猫咪老师带回来的。”

想起那个总爱和他作对的肥猫,的场就不快地弹了下舌,连带的更讨厌起这个完全不会看眼色的小妖怪。

“不过你竟知道我院子里有哪些小妖怪?”夏目感觉有些惊讶。

他一直以为身为一个顶尖的除妖师,的场对于他院子里的小妖怪都是不屑一顾的,更别提还能记得它们的模样。

“你的事我自然都放在心上。”对于任何能接近夏目的人或妖怪,的场都会记在心上,并暗中观察一番,确定不会对夏目造成任何伤害。虽然知道夏目很强大,但对于他的事,的场是恨不得能事事代劳,只求这人的目光只留在他一人身上。

面对说起情话来头头是道的的场,完全无招架之力的夏目只能抬起手软绵绵地拍了一下他的脸。

“以前怎么没觉得你这么油嘴滑舌。”

“我可是你养大的。”的场意思自己长歪了也是夏目的错。

“可别这么说,你绝对是在离开我的那段时间里长歪的。”夏目拒绝背这个锅。想起自己养的好好的乖小孩变成现在这副深不可测,自己也猜不透心思的模样,夏目就觉得心痛,一时失察,这孩子就变了呀。

听夏目这么说,的场不高兴了,他从夏目的膝盖上爬起,将上半身趴在他身上,面对面将脸凑得极近。

那张近在咫尺的俊脸看得夏目有些手痒地想推开,结果他手还没动,的场就先动了。

抬手掀开遮住夏目大半张脸的符纸,当那张秀美略带惊讶的脸完全裸露在自己面前时,的场忍不住眯了眯眼,感觉喉咙略干,有种想将眼前这人压倒吃抹干净的冲动,心里这么想了,的场当然不会亏待自己忍着,只是他也不喜就猴急地将夏目压了,总是要讲个循环渐进,省得只顾得一时爽,吃抹干净后让夏目恼了,又要不理他几日,那就不太妙了。

认为自己要做个绅士的的场将自己的狼子野心完全掩下,很文质彬彬地开口控诉起来,“夏目,你现在这是嫌弃我了?”

“要是真嫌弃你,早些年就嫌弃了。”

“我伤心了。”的场将自己的脸凑得更近,两人之间都能交换彼此的呼吸。

察觉到情况不太对,夏目微红着脸想与的场拉开一段距离,但无奈后路被封,他的后颈被的场托住,无法朝后躲。

“所以……你要给我安慰啊。”最后的字眼消失在两人的双唇之间。


评论
热度 ( 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