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月光物语

轻小+言情+耽美+同人杂食写手
主角总受党

© 月光物语
Powered by LOFTER

【剑三】血脉之契(烟影)-上

  √答应写给大家的嗜血乱舞的烟影后续~~~先丢一点上来,后面的慢慢撸.............


       影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双手被手铐铐在床头,他下意识地动了下手腕,细微的声响立刻就引起了房内另一人的注意。

  放下手中的红酒杯,那人迈着猫一般灵巧地步子走到床边,低下头俯视被自己捆绑起来的猎物,涂抹着艳色唇膏的红唇微微勾起,形状妩媚的双眼之中透出独属于狩猎者的自信光彩。

  虽然早有预感,但当真的看见那张与自己神似却更加艳丽的脸时,影心中泛出一阵苦涩。没想到千逃万逃,最后还是落在了他的手中,只是看着完全女性化打扮的烟,影闭上眼,眉头忍不住抽了一下,他记得他当年养的是个弟弟,而不是妹妹吧?

  烟不满影对自己的无视,他用涂着红色甲油的手指捏住影的下巴,迫使他抬头,自己则弯下腰,将脸凑到他的面前,两人的距离近得几乎能交换彼此的呼吸。

  淡淡地幽香传入鼻中,影的脸色又冷了几分。

  “这么久不见了,不睁开眼仔细看看我吗?哥哥?”甜腻地声音在影的耳旁响起,话落烟还张嘴轻咬了影的耳垂一下。

  影睁开眼,面无表情地看着烟,问:“玄英呢?”既然他被抓住了,那就代表酒吧中的一切都是陷阱。

  听见他问话的烟敛去了唇角的笑意,漆黑的眸中透露出几分冷意,他捏着影下巴的手指下意识地使上了几分力,但即使被捏得生疼,影的脸色也没有丝毫变化,这让烟的心情变得更加得不悦了。

  “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关心别人啊,哥哥。”

  “都已经落到你手上了,还能有什么比这个更糟的?”影倒是显得很冷静,他再次开口问,“玄英到底如何了?”

  “你猜?”

  瞧见那面无表情的英俊脸孔上终于流露出一丝波动,烟的唇角再一次扬起一抹笑容。

  “好了,躺在我床上的时候就别提别的男人了。”烟松开捏住影下巴的时候,爬到床上跨坐在硬的身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和自己留有一样血脉的人,眼中流露出一丝狂热。

  在这样的目光注视下,影瑟缩了一下身体,开始挣扎起来。

  “冷静点哥哥,你刚才不是说不会有比被我抓住更糟的事了吗?既然如此,你现在又在害怕些什么呢?”看着流露出惧意的影,烟脸上的笑意变得更浓了。

  他当然知道影在害怕些什么,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亲密的人,即使有些话没有说出口,他们也能猜到对方想要做什么。

  “你别忘了我们是双胞胎。”虽然知道希望渺茫,但影还是不放弃劝说。

  “我当然知道,我一直都知道,可那又如何呢?”烟俯下身,将脸贴在影的胸口处。“多么奇妙啊,明明我们是吸血鬼与人类结合而生下的双胞胎,但你身上却流着更多人类的血,即使混在吸血鬼猎人公会中,也没人能发现你其实是半个吸血鬼,而我,则更多的像一个吸血鬼。哥哥,你说这是不是因为上天也希望我们结合呢?”

  “你胡言乱语什么。”

  “我知道你害怕别人知道我们乱伦的关系,但是……”烟抬头盯着影,“除了我们自己之外,有谁会知道我们是双胞胎呢?而且知道你喜欢女人,我还特地打扮成这样,怎么样?喜欢吗?哥哥?”

  影刚想开口,却被烟用食指抵住唇,“好吧好吧,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我不想听,既然无法用言语来说服哥哥,那我们就换种方式吧。”烟又笑了起来,“反正从今天起,你除了我的床之外,再也无法去任何地方了。”

  话音落下,烟就吻住了影的唇,堵住了影的所有想要说的话语。

  烟用唇轻蹭着影的唇,想要他张开嘴,但无奈影完全不配合,他睁着眼冷冷地盯着烟,眼神中透露出一丝讥讽。烟眯眼笑了一下,随后抬起手,干净利落地卸下了影的下巴,剧烈的疼痛让影闷哼了一声。再无阻力的烟轻而易举地将舌头闯入影的口中,肆无忌惮地扫荡着每一寸领地。

  一吻结束,烟笑得心满意足地抬起头道:“果然早该这么做呢。如果哥哥说出我不喜欢听的话,就卸掉你的下巴让你无法再开口,如果哥哥再逃走,就打断你的腿让你无法再行走。哥哥,我已经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心慈手软,以至于让你从我身边离开了十年之久。”

  影愤怒地抬起脚想将人从自己的身上踹开,但身材纤瘦的烟却轻而易举地压制住了他的反抗。这让影的眼中流露出一丝诧异。

  明明以前他们之间的武力值并没有相差那么多啊,最起码还能打得旗鼓相当,哪会像现在,烟竟给他一种完全无法撼动的感觉。

  看出影的疑惑,烟笑得更愉悦了,“哥哥,我可是吸血鬼啊,更像人类的你怎么可能打得过我,以前那是我让着你而已。”

  当年就是因为他察觉到烟对自己抱有那令人恐惧的想法才会逃走的,没想到十年的时间非但没让他打消那个念头,反而变本加厉,变得越来越可怕。

  眼前这个人真的与那乖巧地一直依靠着他的弟弟是同一个人吗?

  感觉到影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烟张开双臂将人搂进了自己的怀中。

  感受着怀中那无比契合的身体,烟多年来一直暴躁的心情终于被安抚下来。十年的时间几乎要把他逼疯,一想到自己竟然大意的让哥哥察觉到自己的念头并成功逃走,烟就想将十年前的自己给掐死。

  不过现在也不晚,吸血鬼的时间有那么长,接下来他可以和哥哥好好相处。

  “对了,差点忘记给哥哥的礼物了。”烟从影的身上起来,走到书桌旁,打开了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盒子。

  重新回到影身旁的烟像个献宝贝的孩子一般,将盒子打开,笑眯眯地问道:“哥哥你喜欢吗?”

  看清盒中物品的影睁大眼,挣扎得越发激烈了。

  “你疯了吗!”

  

评论 ( 2 )
热度 ( 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