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月光物语

轻小+言情+耽美+同人杂食写手
主角总受党

© 月光物语
Powered by LOFTER

【莫毛】嗜血乱舞-Chapter 05

√本子预售ING


叩叩。抬手敲了敲门板,得到许可后,天旋影才推开了门。走进办公室,他发现除了谢渊之外,军师翟季真也在。

谢渊手上正拿着一份文件,而翟季真则站在他的身边,在他进来前,两人似乎正在讨论些什么。

“影你来啦。”谢渊抬头看了一眼沉默的青年,指了指摆放在办公桌前的位子,“先坐吧。”

天旋影依言走上前坐了下来。

谢渊和翟季真又交谈了几句后,两人暂时先结束了话题。

谢渊看向天旋影道:“有件事需要你去调查。”

天旋影看着他,静静地等待下文。

“前几天玄英遭到袭击的事你已经知道了吧?”

天旋影点了点头。虽然他之前外出了,不过昨天回来后就已经听说了这件事。

“是要我去调查袭击玄英的人吗?”

“不是。”谢渊摇头,抬手将摆放在桌子上的一份文件拿起,递给他。

天旋影接过文件,翻看了起来,从夹在文件中的照片上,他能清楚地看出,这些尸体的伤口是被徒手撕裂开的。而有这么大力气的,除了吸血鬼之外,不作他想,而穆玄英也说了自己遭到一个吸血鬼的袭击。

“我们检查了别墅里的那五具尸体,发现那是五个B级吸血鬼。”

“吸血鬼在自相残杀?”天旋影冷淡的脸上总算是透露出一丝诧异。

“这就是我要你去调查的事。最近吸血鬼们似乎不太太平,你去查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谢渊沉着脸道。

“我知道了。”合上文件,天旋影站了起来,“会长,若没其他事,我就先离开了。”

“嗯,去吧。”

直到天旋影的身影消失在门后,翟季真才再次开口。

“会长,我觉得我们需要做好准备了。”

两人之前已经根据近期的蛛丝马迹察觉到吸血鬼之间似乎有发生内乱的迹象,若吸血鬼真的失去控制,撕毁以前与吸血鬼猎人公会达成的协议,肆意捕杀人类的话,那将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嗯,你吩咐下去,让七星们做好准备吧。”谢渊的眼中也流露出一丝惆怅,“现在只希望王遗风能将事态控制住吧。”

 

 

脱下制服换上便装的穆玄英拎起背包就朝外走,结果他刚踏出更衣室没几步,就被一只手给拦了下来。

停下脚步的穆玄英就见陈月用探究的目光盯着他,并围着他绕了一圈,像是在打量什么稀奇的物品一样,那眼神把穆玄英看得毛毛的,他忍不住开口道:“小月,你看什么?”

“毛毛,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陈月终于停下脚步,在穆玄英面前站停,神情严肃地盯着他。

“啊?”

“你最近实在是太反常了,除了出任务,训练之外,其他时候根本就不见踪影,说,你是不是谈恋爱了?”陈月细数着他之前的反常举动,最后露出一脸的八卦。

穆玄英哭笑不得:“我恋爱了肯定一个就告诉你。”

“那你说你最近这段时间都干什么去了?”

穆玄英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自从和莫雨相认后,莫雨就像是要弥补曾经遗失的十年时光一样,经常来找他。为了避免让其他吸血鬼或是吸血鬼猎人看见身份对立的两人常在一起,他们通常都在穆玄英的公寓见面,或是一起做饭,或是一起看片子,或是一起聊天,两人逐渐从最开始的陌生恢复成从前的亲密无间,而与莫雨在一起轻松愉快的感觉也让穆玄英十分期待两人的见面。

结果却给陈月造成了这么大的误会。

“你想说什么?快说啊。”陈月催促道。

“我先去打个电话,等等回来。”说着,穆玄英也不等陈月回话,就走到一旁拨通了莫雨的电话。

嘟嘟声没响两下就被接通,莫雨略带磁性的声音从话筒的另一头传了过来。

“毛毛?你什么时候到家?”

“我现在就要准备回来了。那个……莫雨哥哥。”

“嗯?”

“我能带小月一起回来吗?”

早些聊天的时候,穆玄英已经将自己与陈月重遇,两人现在同在吸血鬼猎人公会的事告诉给莫雨听过了。

电话那头的莫雨沉默了片刻,随后道:“好啊,那么久没见了,我也挺想念她的。”

闻言,穆玄英立刻欣喜地回道:“嗯,我们很快就到。”

“好,等你们。”

挂断电话后,穆玄英步履轻快地回到陈月身边,笑着说道:“小月,去我家一趟吧,我带你去见个人。”

“见谁?”

“秘密,你去了就知道了。”

“这么神秘?”陈月翻了个白眼,“算了,跟你走一趟吧,我倒要看看你最近这段时间到底在搞什么鬼。”

穆玄英“嘿嘿”笑了一下,拉着她就走。

 

 

回到家后,穆玄英也不拿钥匙开门,反而将陈月推上前,随后抬手按了下门铃。

一头雾水的陈月侧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的穆玄英,刚想开口说什么,房门就被人从里打开了。她下意识地转头看向开门的人,就见到一个令人印象深刻,但却完全不认识的帅哥。

“好久不见了,小月。”低头看着这个已经长得亭亭玉立的幼年伙伴,莫雨对她笑了一下。

这人是谁?我认识?陈月愣愣地看着他。

瞧见陈月这副呆愣的模样,穆玄英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随后才开口为陈月解开了疑惑。

“小月,他是莫雨哥哥啊。”

“什么?他是莫雨哥哥?”陈月惊讶地大叫了起来。

“先进来再说吧。”莫雨侧身示意两人进屋。

穆玄英伸手推着陈月的后背,将她带进了屋内。

大脑完全当机的陈月在屋内站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她立刻看向穆玄英问:“可你当初不是说莫雨哥哥已经……”

“我也是前几天才知道他还活着。”

闻言,陈月细细地打量了莫雨一番,总算是从那张英俊的脸上瞧出了一丝幼年时的痕迹,但同时她也发现他是……

“莫雨哥哥你变成了吸血鬼?”陈月皱眉道。

“是啊。”莫雨爽快地承认了。

站在一旁的穆玄英则紧张地盯着陈月,不敢确定她在得知了莫雨的身份后会作何反应。此时他也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将毫不知情的陈月带了过来。

不过幸好陈月也不是一个古板的吸血鬼猎人,更何况眼前这人是她曾经亲密无间的童年友人。

所以在最初的惊讶过后,陈月很快就恢复了平静,笑着说道:“虽然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那个在孤儿院里护着我们的莫雨哥哥。”

两人相视而笑。

而放下心来的穆玄英则欢呼一声,伸出双手揽上两个童年友人的肩膀,大笑道:“阔别那么多年,难得有缘再见,今天我们不醉不归!”

见穆玄英兴致那么高,莫雨和陈月也没反对,对于能再次相见这件事,他们也是感到很高兴的。

三人去了楼下的超市买了好几打啤酒回来,边喝边交流着这些年来发生在身边的趣事。

结果提议不醉不归的人却是第一个倒下的。看着脑袋一歪,整个人斜靠在莫雨肩上,沉沉睡去的穆玄英,陈月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就知道毛毛的酒量最差。”

莫雨也勾了勾唇角。

将手中的啤酒罐放下后,陈月抬手揉了揉眉心道:“我也该回去了。”

“你也醉得不轻,还是留下来住一晚吧,若明日让毛毛知道我让你独自回去,他肯定也会埋怨我的。”莫雨开口挽留道。

“可毛毛家就只有一间房。”

“那就只能委屈他睡沙发了。”看出陈月在担心什么,莫雨直言道,“放心吧,我会留下来照顾他的,不会让他明天起来发现自己躺地上的。”

陈月哈哈大笑起来:“那好吧,我去睡了,莫雨哥哥,晚安。”

“晚安。”

目送陈月走进卧室后,莫雨才将视线重新投回到还靠在自己怀里睡觉的穆玄英身上。

因为之前曾有过失去理智差点强迫穆玄英的黑历史——虽然莫雨一直努力淡化这件事,但为了避免让穆玄英重新心生警觉,这段时间两人虽然时常见面相处,但莫雨始终把握着一个度,没有做出过任何暧昧的举动,也从不留下过夜。

不过今天倒是一个好机会,以照顾醉酒的他为名义留下,以后再找其他借口留宿就不会那么困难了。毕竟只要得到过一次安全感,人就会不自觉地放下警惕心了。

将穆玄英公主抱抱起,莫雨迈开长腿,跨了两三步就走到沙发前,轻轻地将怀中的人放下。

看着全然毫无防备的穆玄英,莫雨忍不住苦笑。

这需要忍耐的日子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叹了口气,莫雨在沙发旁的地上坐下,上半身趴在沙发上,侧头看着熟睡中的穆玄英。但光这样看着,他却还是感觉不够,想了想,他抬起手,将十指与穆玄英的手交握在一起,就好像许多年前一样。

终于感觉满意的莫雨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孩子气的笑容。

 

 

当刺目的阳光从没有被拉上窗帘的窗户外照射到眼皮上后,头疼欲裂的穆玄英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随后才心不甘情不愿地睁开了双眼。不过仍然不愿起来的他刚想抬起一只手遮住自己的脸时,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什么东西抓住了。

疑惑地低下头,穆玄英就看见拥有精致奢华容貌的男人正毫无防备地睡在自己身旁,而自己的手则被他紧紧地抓住。

这熟悉的一幕让穆玄英的目光变得异常地柔软。

他忍不住回忆起了年幼时与莫雨一起流浪的那段时光,莫雨就是在那时养成这个不管在哪里睡觉都会紧紧抓住他手的习惯。

低头看着熟睡的莫雨,穆玄英仿佛受到什么蛊惑一般,不自觉地伸出手抚上了莫雨苍白的脸颊。

打开房门的陈月打了个哈欠,当她看见坐在沙发上的穆玄英后,下意识地说了一句:“毛毛,早啊。”

穆玄英一下子被惊醒,他有些惊慌失措地收回放在莫雨脸上的手,硬着头皮抬头看向陈月,尴尬地笑道:“早啊,小月。”

而抬手擦去因打哈欠而从眼角渗出的泪水的陈月并没有注意到他的怪异,她只是好奇地说道:“真没想到最先醒的人是你,明明是莫雨哥哥的酒量比较好,他怎么还在睡?”

结果陈月话音刚落,一直趴着不动的莫雨就慢慢睁开了眼。只是他虽然醒了,却一动不动,整个人看起来都很没精神,原本就苍白的脸色看起来都有些发青了。

“莫雨哥哥,你不舒服吗?”穆玄英担忧地问道。

“现在是白天。”莫雨无精打采地回道。

虽然阳光不会对A级的吸血鬼造成伤害,但在白天他们总是会感到无精打采,所以一般的情况下,他们都还是习惯昼伏夜出。

有在书本上学到这些知识的穆玄英立刻就明白了莫雨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睡眠,他试探性地问道:“那莫雨哥哥,你先在我房间里睡一会儿吧,等到了晚上再走?”

“会麻烦到你吗?”莫雨问。

“不会的,不过我待会儿就要去公会了,你一个人待着没问题吧?”

“嗯。”

虽然有些遗憾穆玄英不能陪伴在他身边,不过莫雨是不会白白浪费能入侵到穆玄英私人地盘的这个机会的。所以即使他现在只是有些乏力,莫雨还是装出一副虚弱的样子。

“毛毛,你的备用床被昨晚已经被我用过了。”陈月提醒道。

穆玄英露出了为难的表情,因为就一个人住的关系,他家一共也就备了两床床被而已,而莫雨其实是一个有轻微洁癖的人。

“那……我用毛毛你的床被可以吗?”莫雨问。

“啊?我没关系的,莫雨哥哥你不介意就好。”

“我不介意。”

“那你等等,我去换床被。”说着,穆玄英就从沙发上站起。

“那就麻烦你了,毛毛。”为了效果逼真,莫雨只有咽下想要帮忙的话语,依旧坐在地上装出一副虚弱不堪的样子。

“才不会呢。”穆玄英笑了笑,迈步走了房间。

 

 

“那……莫雨哥哥,我们先走了,你好好休息。”穆玄英将莫雨扶上床。

“下次再聚。”陈月也在一旁道。

“嗯,路上小心。”

当门被关上后,莫雨躺到了床上,拥有敏锐嗅觉的他感觉自己完全被穆玄英的气息所包围了,这个认知让他感觉十分地愉快。

在床上打了个滚,他很快就在这个让他安心的气息中睡着了。


评论
热度 ( 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