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月光物语

轻小+言情+耽美+同人杂食写手
主角总受党

© 月光物语
Powered by LOFTER

【莫毛】嗜血乱舞-Chapter 04

√这章是新更内容,不要漏掉了啊~~~


莫杀按了两下车喇叭,稍等片刻后,原本紧闭的两扇铁门自动朝两旁分开,他驱车继续朝里驶去。

偌大的庄园内种植着无数珍奇的植物,只是在漆黑的夜里看来却多少显得有些阴森恐怖,加之很少有人出入,这座庄园在附近的居民眼中充满了神秘感。

汽车最后在主宅门口停下,莫杀静静等了好一会儿也没听见动静,忍不住小心地回头望了一眼。只见莫雨正闭着双眼仰头靠在椅背上,原本就苍白的肌肤透出一丝不健康的青色,似乎显得很疲惫。

不过也是,昨天才受了那么重的伤……莫杀虽然心疼自家少爷,但也不能让那位等太久,只好小声唤道:“少爷,到了。”

当闭目养神的莫雨睁开眼时,目光显得十分清醒,之前那丝疲惫的影子已经完全消失,莫杀恍惚间产生了一种先前其实是自己看错的错觉。

莫雨走进屋子的时候,王遗风正拿着把小剪刀修剪他新养的盆栽,一派悠然自得的模样让劳心劳力的莫雨觉得极其刺眼。

不过再不爽,基于这吸血鬼救了自己,那他只能认命地卖命给他当作偿还。

见王遗风没理会自己的意思,莫雨也不急,寻了个位子坐下耐心等待。

王遗风对着盆栽上下左右仔细打量了一番,确定已经修剪得足够完美后,他才放下剪刀,掀起眼皮瞧了坐在一旁的莫雨一眼。

“听说你昨天晚上吃了一个不小的亏?”

莫雨双手环抱在胸前,沉默着没理会。

王遗风也不在意他的冷漠,自顾自地继续道:“早就和你说了,别太小看沈眠风他们,人家成为吸血鬼的时候,估计你还没出生呢。”

“哼,活得久又如何?”莫雨傲气地冷笑道,“斗心眼看的是智商。”

王遗风哈哈大笑了起来:“你倒是自信,所以不需要我出手帮忙?”

“不用,既然我之前答应你做了,那这些麻烦我自然都能解决。”

王遗风点头表示知道了,虽然他对莫雨有信心,但还是多叮嘱了一句:“若真无法解决,也别死扛着,我不想再听见你受伤的消息了。”

虽然两人之间的关系总是不冷不热,但对于自己的血亲,王遗风还是很看重的。

“我知道了。”

“去吧。”

王遗风对莫雨挥了挥手,随后拿起剪刀开始修剪第二盆盆栽。

莫雨也没多废话,利落地转身就离开了。

坐在车内的莫杀看见莫雨出来后,赶忙下车为他开门。

莫雨刚弯腰准备进车里,他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轻皱了下眉,莫雨有些不耐烦地掏出了手机,但当他看见屏幕上闪烁着不灭烟的名字后,立刻迫不及待地按下了通话键。

“喂?”

“莫少爷,你先前要我调查的人,他的信息我已经查全了。”

“我马上过来。”

挂掉电话,莫雨的心情有些复杂,一方面他觉得那人肯定就是毛毛,但另一方面他又怕不灭烟查出来的资料说不是,不过不管是不是,总归都有结果了。

“去不灭烟那里。”莫雨坐进了车内。

“是。”莫杀沉声应道。

 

 

这次来到不灭烟的酒吧时,不灭烟已经贴心地安排了一个人等在门口,看见莫雨下车后,就主动迎了上来带路。

“哟,莫少爷来得挺快呀。”不灭烟从办公桌后的椅子上站起,走到摆放在中央的会客沙发上坐下。

瞧着穿着高叉旗袍,身段妖娆的不灭烟,莫雨的表情还是忍不住扭曲了一下。

他这36D的胸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

不过比起研究奇奇怪怪的不灭烟,莫雨更在意自己此行的目的。

“资料?”

“这儿呢。”

不灭烟将左腿叠到右腿上,翘着穿着高跟鞋的脚凭空点了点面前的茶几,那上面除了装饰用的鲜花盆栽之外,还有一个牛皮文件袋。

莫雨快步走到茶几前,拿起文件袋就拆开翻看起来。

“我真没想到你让我查的人竟然是谢渊的养子。”不灭烟从烟盒中拿出一根烟叼在嘴里,“我可是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弄到他的资料。”

“嗯。”莫雨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句,他一目十行地看着手中的文件,心情变得越来越好。

穆玄英是在十年前被谢渊收养的,这与他和毛毛分开的时间一致。

不灭烟敏锐地发现莫雨一直紧抿的唇角有微微向上翘起的迹象,他忍不住好奇,追问道:“莫少爷,你和这位小公子是什么关系呀?”

“与你无关。”莫雨将资料重新装回到文件袋中。

“OK,OK。”不灭烟也不再不识趣地多问,不过他提醒了一句,“莫少爷,你这次可欠了我一个大人情啊。”

“这个人情你现在要用吗?”莫雨并不怎么喜欢欠债。

不灭烟侧头想了片刻,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先留着。”

“那等你想到了再联系我吧,我先走走了。”

“不留下来玩玩吗?”不灭烟嚷声问。

而莫雨给予的回答是直接关上了们。

“呀~还真是无趣的人。”不灭烟点燃了叼在嘴里的烟,食指轻抚过唇喃喃自语道,“不过听闻莫少爷还是个处男,也不知这个消息是真是假。”

 

 

 

穆玄英走进屋子后,关上房门,背靠在门板上闭眼深深地叹了口气。

这两天简直可以用兵荒马乱来形容,先是被吸血鬼吸了血,还差点被强暴,之后联系吸血鬼公会处理这幢血腥的别墅,最后被带回吸血鬼公会强制检查身体,例行询问,一直到现在才有喘息的空间。

谢渊原本是想跟回来照顾他的,但无奈他身为吸血鬼猎人公会的会长有太多的事要忙,最后只能反复叮嘱穆玄英自己多注意休息,有事就打电话给他后,就放他独自一人回家了。

站在原地稍稍休息了一会儿后,穆玄英才继续朝房间里走。

他现在只想躺在床上舒舒服服地大睡一觉,不过低头瞧了一眼又是血又是汗的制服,穆玄英决定还是先洗个澡。

走进浴室,穆玄英伸手开始脱制服,偌大的半身镜很快就映出了他赤裸紧实的上半身,而脖子上的咬痕则显得异常地清晰醒目。

穆玄英抬起手摸了摸那咬痕,心情有些复杂。

虽然醒来后发现身体没有任何不适而推测出自己并没有被强暴,但那晚的经历还是让穆玄英留下了很深的阴影。身为一个男人,他竟然被另一个人男人压在身下为所欲为,那种无力感让穆玄英现在想来都恨得牙痒痒。

即使之前他莫名地对那个吸血鬼留有不错的印象,但现在发生了这种事,下次见面他们就只能是敌人。

再次叹了口气,穆玄英收回视线,转身跨入浴缸之中。

正在享受沐浴乐趣的穆玄英完全不会知道,此时自家客厅的窗户已经被人无声无息地打开,一个身影竟从容地从处于八楼的窗口跃了进来。

环视了一圈黑漆漆的客厅,来者微皱了下眉,直到细微的水声传入他的耳中,回头望了一眼紧闭的浴室门,他走到沙发前坐下,耐心地等待。

在腰间围了条毛巾就从浴室里走出来的穆玄英低头擦着头发,当他的脚一踏入客厅就敏锐地感觉到有其他人的存在。

他三步并两步地跑到墙边,按下电灯开关,原本仅有一丝月光照入的客厅内立刻变得灯火通明,穆玄英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不速之客。

莫雨微微眯起眼看着眼前美好的风景,近乎半裸的穆玄英毫无防备地在他面前展露出自己锻炼良好的身材,想起自己的手与唇曾碰触过这具身体,莫雨的心就突兀地火热起来。

而看清来人竟然是先前刚刚被自己列为敌人的男人后,穆玄英像被踩到尾巴炸了毛的猫一样,跳了起来大吼:“你是怎么找来的!”

意识到穆玄英对自己充满了戒备,莫雨感觉有点伤心,他举起双手,满脸无害地解释道:“我并没有敌意。”

但这显然对已经看见过他残暴一面的穆玄英无效,穆玄英脸上的戒备之色丝毫不减。不过他面上虽然表现得很冷静,但心里其实一点底气都没有,之前他全副武装的时候都打不过他,而他现在浑身上下就只围了一块毛巾,赤手空拳的怎么和他打?穆玄英的脑子飞快地转动起来。

莫雨叹了口气,神情忧郁地看着穆玄英道:“毛毛,原来你一点都没想起我是谁吗?”

听见莫雨叫出自己极少有人知道的小名,穆玄英微微瞪大眼,露出了一丝惊讶的表情。虽然理智告诉自己这可能是这个吸血鬼的诡计,想要麻痹自己,但潜意识中穆玄英还是忍不住细细打量起莫雨的脸。

而慢慢的,眼前这人的脸逐渐与记忆中那张充满傲气的脸重叠了起来。但这是不可能的,明明谢叔叔告诉他,那人,那人应该已经死了……

想起那个曾在他心中留下浓重笔墨的人,穆玄英就觉得心口疼得仿佛要裂开来。这么多年来,他甚至想都不敢去想他,那人就是他的禁地,他连碰触一下的勇气都没有,只能懦弱地假装遗忘。

而如今……注视着莫雨那张陌生却有一丝熟悉感的脸,穆玄英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该喜还是该忧。

一直紧盯着穆玄英的莫雨看出他神色的变化,勾了勾唇角道:“看来你是想起什么了?”

“莫雨哥哥……?”穆玄英有些不确定地唤道,他的眼神十分复杂,饱含着期待,但又夹杂了一丝怀疑。

时隔十年,当再次听见这个熟悉的称呼时,即使冷漠如莫雨也不由得放柔了目光,露出一丝怀念的神色。

这些年他一直都在寻找毛毛,但始终音讯全无,就是在他快麻木,失去信心之时,他的毛毛竟然出现了。

“一别十年,这些年来你过得还好吗?毛毛?”莫雨关切地问道。

“你真的是莫雨哥哥?”惊喜来得太过突然,让穆玄英有些不敢相信。

莫雨微微眯起眼,揶揄地笑道:“毛毛你一直到五岁的时候都还在尿床,直到和我一起离开了稻香村孤儿院才改掉了这个坏毛病,小时候总像个小女孩似的抱着个布娃娃,被我抢走你就只会哭。最喜欢吃冰糖葫芦和肉包子,还……”

“够,够了,我确定你就是莫雨哥哥了!”穆玄英红着脸打断莫雨喋喋不休的回忆史,哦,不,应该称为他的出丑史。

“既然如此,你是不是该对我表现得友好一点?”莫雨若有所指地瞥了一眼穆玄英放在背后的左手。

虽然知道穆玄英身为一个吸血鬼猎人应该多几分戒心,但当这份戒心用在他身上时,还是让他感到了一丝不快。

穆玄英干笑着将不知何时握在手中的银刀放到桌子上。他抬眼看了莫雨两眼,有些尴尬地不知道该说什么。虽然曾经的他们是那么亲密,但十年的岁月还是让他们之间产生了一道巨大的鸿沟,穆玄英一时之间也不知该如何面对莫雨。

最后还是莫雨出声打破了两人之间尴尬的气氛。

“你先去穿件衣服吧,小心着凉。”

“啊?哦!好。”

瞧着虽然已经长大,但依旧和年幼时一样傻气的青年,莫雨的目光变得柔和,总是紧抿在一起,让人感觉薄情的唇角也不自觉地微微勾了一下。

而后知后觉地穆玄英则微红着脸快步走进房间。

关上房门,他滑坐到地上,有些苦恼地抓了抓半干的头发。穆玄英现在的脑袋一片混乱,他刚刚将这个男人列为自己的敌人,结果转眼他就成为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这其中的落差真是让他感到无所适从。

不过不管如何,这个人就是莫雨哥哥,他回来了。穆玄英抚上自己的心口,那里涌现出一阵酸涩的感觉。

待穆玄英穿好衣服,重新从房间内走出来时,他已经恢复了冷静。

犹豫了一下,穆玄英没有选择在莫雨的身边坐下,而是拖了一个椅子过来,与他相隔了一个小矮几,面对面坐着。

穆玄英的这个举动让莫雨的眼神微暗了一下,他嗤笑一声,自嘲地说道:“没想到在你心中,我已经是一个坏人了。”

“莫……”

莫雨抬手打断了他。

“是因为我前几天对你做的事吧?”他其实很清楚问题的症结在哪里。

无法反抗的屈辱,灼热的喘息,从身体中喷涌而出的欲望。这些感触再次在穆玄英的脑海之中复苏,他无意地将手指蜷缩起来握成拳,恶狠狠地将这个感觉强压下去。

“我只能说抱歉。那天我遭到了埋伏受了重伤,遇见你的时候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只能靠本能吸食人血恢复。”莫雨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也不怪你对我充满了戒心,我的确已经变成了一个怪物,和当年那些绑走我们的吸血鬼一样。”

“莫雨哥哥!”穆玄英的脸色大变,他猛地站起身,快步走到莫雨的身边,这一次他没有任何迟疑地握住莫雨的手,“你和他们是不一样的!”

“怎么会不一样?”莫雨抬起头看着穆玄英冷笑,“我一样是吸食人血为生的怪物。”

“是他们将你变成了吸血鬼吗?”穆玄英红着眼问。

他永远不会忘记,当年在面如如此强大的怪物时,是莫雨将生的机会让给了他,硬将他送出了那个魔窟。而他现在竟然会害怕与戒备这个为他付出了一切的人?穆玄英愧疚得几乎无地自容。

察觉到穆玄英那满得几乎要溢出来的歉疚之情,莫雨在心里轻笑了一下。

并不会觉得理亏或是不忍心,对于利用穆玄英的弱点。这些年来的生存之道让莫雨清楚地知道,想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就要利用一切可利用的。

而终其一生,他最想要的就是眼前的这个青年,所以即使他们之间的隔阂如墙一般厚,他也会全部打破,他要他们的关系恢复成以前那亲密无间的样子。

低下头,隐去唇边微微透露的笑意,莫雨摇了摇头道:“不是,是王遗风救了我。”

听见王遗风的名字,穆玄英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

只要是吸血鬼猎人,就没有人会不知道这个站在吸血鬼世界最顶端的吸血鬼的名字。

难怪莫雨哥哥的力量这么强。想起先前的交锋,穆玄英总算是解了惑。在吸血鬼这个以血统定强弱的世界里,被S级吸血鬼转变为吸血鬼的莫雨无疑是个顶尖的存在。

“也算是我运气好吧,碰上了正好闲逛到此的王遗风。”莫雨简单地提了一句就结束了这个话题,“你呢?怎么会成为了吸血鬼猎人?”

“我跑出去之后就遇见了来清理吸血鬼的谢叔叔,他救了我。不过我当时晕了过去,醒来后我请他回去找过你,但他回来后说你已经死了……”穆玄英解释了一下当年的情况。

“我知道你不会抛下我不管的。”莫雨抬手摸了一下满脸自责的穆玄英的脑袋,“所以不要愧疚了,我还活着不是吗?”

但以这种模样活着,真的会比死去更好吗?穆玄英只觉得莫雨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全是他害的,若他当年没有晕过去,早些请谢渊回去救他,莫雨或许就不会被王遗风变成吸血鬼了。满心悲伤的他已经完全将莫雨之前凶残的模样抛之脑后,心里记着的全是他的好。

莫雨自然乐见事态如此发展,他最后加了一把火。

“只是你现在已经是吸血鬼猎人,而我却是个吸血鬼……若继续与我相交,对你总是不好的。”莫雨叹了口气,他站起身,目光温柔地看着穆玄英道,“我今天来就是想见见你,见你过得好,我就放心了。”

再次眷恋地看了他一眼,莫雨转身准备离去。

看着他的背影,穆玄英没由来地感觉一阵心慌,就好像此时若让他离去了,那他们这辈子都不会再相见。

脑子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身体却已经先一步动了,他起身快步追上莫雨,一把抓住他的手腕。

莫雨转头,面上流露出一丝诧异。

“莫雨哥哥就算你变成了吸血鬼,你也永远都是我的莫雨哥哥。”穆玄英顿了一下,神情坚定地说道,“吸血鬼猎人不会对付遵守秩序的吸血鬼,我相信你。”

“毛毛。”莫雨伸出手一把将穆玄英拥入怀中。

“莫雨哥哥。”穆玄英笑着回抱住了他。

 




评论
热度 ( 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