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月光物语

轻小+言情+耽美+同人杂食写手
主角总受党

© 月光物语
Powered by LOFTER

【莫毛】嗜血乱舞-Chapter 01

√拿到校对稿了,索性就把之前的文删了,重新统和在一起发一下,大家看起来也方便些~~~


可人侧头看向站在自己身旁的青年,一向清冷的目光之中透露出一丝担心。

青年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左右,有着一张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的俊脸,一身黑色的制服本该给人一种冷硬不可亲近的感觉,却全被这人温和的气质所化去。

似乎是注意到可人的目光,青年侧头看她,不解地眨了眨眼问:“可人姐,你一直看着我做什么?”

“玄英,第一次出任务会害怕吗?”

“不会啊。”穆玄英摇头,如墨般的眼中透露出一丝兴奋,“我可是好不容易才争取到这次机会的。”

对于众人一直把他当成小孩来看待这点,穆玄英虽感念大家的爱护,但多少还是有些怨念。他是个男孩子,但谢叔叔却总像对待闺女似的,把他保护得严严实实的,明明公会内好多比他小的人都已经开始出任务了,可他却始终被拒绝。

“出任务可没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要万事小心。”虽知道穆玄英的性子稳妥,但可人还是忍不住多嘴提醒了一句。

“嗯,我会注意的。”穆玄英虚心地点头。

可人本就是一个冷性子的人,若对象不是被她视为弟弟的穆玄英,她可不会多提点一句,现见穆玄英做出了保证,她也就不再多言,转头继续监视酒吧的大门。

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本喧嚣的街道慢慢变得冷清,一直从酒吧门口进进出出的客人也逐渐少了下来。

可人用眼角余光扫了穆玄英一眼,见他并没因五个小时的枯燥等待而露出一丝不耐烦的表情后,稍稍安下了心。

当一个俊美的红发青年勾搭着一个美女从酒吧里走出来时。穆玄英的眼睛一亮,他按捺下激动的心情,侧头看向可人问:“可人姐,就是他吧?”

可人扫了那人一眼,点头道:“跟上。”

话落,她便率先从隐藏的角落中走了出去,悄然无声地跟随在那一男一女身后,穆玄英赶忙追上。

已经喝醉的女子靠在青年的怀中,跌跌撞撞朝前走着,全然不知自己被带向一个越来越荒僻的地方。

青年看了一下周围,确定已经没人后,便拐进一个小巷子中,将怀中的女子推到墙上。

背脊碰撞到坚硬的墙壁时所产生的疼痛让女人已经迷糊成一团的脑子稍稍清醒了片刻,但当她已经模糊成一片的目光对上青年那张俊美的脸后,她原本紧绷的神经又再次松懈了下来,她抬起手环抱住青年,微笑着献上了自己的吻。

青年并没有拒绝,他单手扣住女人的双手将她压制在墙上,狂野地吻着对方,直接把女人吻得晕晕乎乎的。

一吻结束后,青年的唇顺着女人优美的下巴慢慢移到纤细的脖子处,而他的另一只手则掀起女人的衣摆,极富技巧性地挑逗起了她的身体。慢慢被引出情欲的女人沉溺在青年所带给她的快感之中,全然没有注意到,将脸埋在他脖子处的青年慢慢张开了嘴,两颗尖锐的獠牙在黑暗之中散发出令人胆寒的光泽。

就在青年要狠狠咬住女人脖子的一瞬间,一个声响引起了他的警觉,寒毛直竖的危机感让他立刻丢开怀中的女人,从原地跳开,下一秒,他原先所站的位置就留下了一个弹痕。

“什么人!”被打断好事的青年狰狞着脸看向小巷口。

只见两个身穿黑色制服的男女手执银色的手枪站在那里。

“吸血鬼猎人。”青年磨着牙说出了两人的身份。

“我以滥杀人类的罪名逮捕你,乖乖跟我回吸血鬼公会接受审判。”可人举起手中的枪,冷冰冰地说道。

“呵,就凭你们。”吸血鬼虽然嚣张地笑了起来,但当他看清可人手中银枪上所绘得花纹后,表情也不由得抽搐了一下。

竟然是七星之一的开阳。

意识到对手并不简单的青年不敢留手,他将自己的速度提升到极致,如风一般地朝可人飞奔而去,妄想能近身攻击她。

站在原地的可人临危不乱地举着枪,一枪一枪地朝他射去,无奈却始终没有击中他。

见状不妙的穆玄英也出手了,他与可人并肩而立,修长的手指稳稳地扣住扳机,漆黑的眼眸专注地盯着那吸血鬼的身影。

这吸血鬼的速度快到已经能在空气中留下残像,他一左一右地以不规则的路径朝两人跑来,让人完全无法定位他的行踪。但穆玄英却毫不气馁,他握紧手中的枪,目光如狼一般锐利地注视着越来越接近的吸血鬼。

身旁的枪响声突然停下,已经将子弹全部射完的可人放下手,吸血鬼心中一喜,打算一鼓作气抓住机会解决掉她,但就在他脚下再次准备发力之际,穆玄英开枪了。

混杂着银的子弹直接击中吸血鬼的腰侧,留下了一道无法愈合的伤口。

吸血鬼发出一声闷哼,他愤恨地瞪了一眼先前并未被他放在眼中的青年,刚打算给他点颜色看看,却不料可人也动了。

直接冲到吸血鬼身边的可人一脚踢向吸血鬼的腹部,措手不及的吸血鬼被踢个正着。

“啊——”混着银制作而成的靴子在吸血鬼的肌肤下留下一个烧焦的痕迹。吸血鬼忍不住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可还未等他回过神,可人一连串的攻击就朝他袭来,可人手上所戴的手套也是混着银制成,吸血鬼在被打得找不到北的同时身上也留下了无数伤痕。虽然他尝试着回击了几次,但让他感到意外的是,这个娇小的女人实力竟丝毫不逊于吸血鬼。

该说不愧是七星之一吗?明明只是一个人类,却……眼见拼不过,吸血鬼自然也不会傻到死扛,他抓住一个机会抽身从可人身边离开,仓皇地朝小巷的另一边跑去。

可人自然不会放过他,立刻追去。

见状穆玄英也赶忙跟上,但当他从晕倒在地上的女人身边路过时,他猛地停下脚步,走到女人身边,蹲下身子检查了一下,确定她无生命之忧后,拨了个电话给医院,然后才起身追了上去。

只是因为耽搁了一段时间,穆玄英已经完全失去了可人和吸血鬼的踪影。懊恼地咬了咬唇,穆玄英在错综复杂的小巷中选了个路口走去,希望能好运碰到他们。

奔跑中的穆玄英一个没注意,与突然从一个路口走出的人撞到了一起,两人都不由得向后退了两步才站稳。

“抱歉。”当抬头道歉的穆玄英看清对方的脸后,不由得愣了一下。

男人的肌肤十分苍白,但却并没有病弱的感觉,配上那张极其俊美的脸,反而透露出一种冷漠不可接近的高傲感。

而在这已经透出一丝寒意的季节中,男人也只不过穿了一件红色衬衫,外披一件及膝的黑色风衣而已,更别提那衬衫的衣扣还散开了大半,露出性感结实的锁骨与胸肌,看起来狂放不羁。

穆玄英有些不自在地将目光从那片裸露的肌肤上移开,结果就对上了男人那双狭长的散发出让人胆寒冷意的黑眸。

与那双眼睛对上后,穆玄英才猛然意识到自己正极其不礼貌地盯着陌生人直看,他有些尴尬地移开视线,咳嗽一声道:“你没事吧?”

男人瞥了穆玄英一眼,不语,径直从他身边离开。

目送男人远去的身影,穆玄英抓了抓头发,转身继续朝前跑去。

 

 

吸血鬼仗着自己对这附近熟,硬是靠着复杂得宛如迷宫一样的地形渐渐摆脱了可人的追捕。

确定已经听不见身后的脚步声后,吸血鬼才缓步停下,捂着腰际的枪伤,咬牙切齿地暗自发誓,等他伤好后一定要给这群吸血鬼猎人点颜色看看!以报今天受伤之仇。

身上被烫伤的地方传来一阵阵刺痛,这种被混银武器所伤的伤口并不能靠吸血鬼自身逆天的恢复能力来恢复,只能去找吸血鬼一族的医生。稍作休息,恢复了一点体力的吸血鬼起身准备离开去找医生。

但刚朝前踏出两步,一个麻袋就从天而降,将他完全罩住,他还没来得及挣扎两下,就被人一手刀打到后颈处,他昏迷前的唯一念头就是——靠,是谁下手这么黑,我的脖子都快断掉了!

将晕倒的吸血鬼扛上肩,身材魁梧的男人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之中。

 

 

回到住处时,莫红泥开了门,她扫了一眼被莫杀扛在肩上的麻袋,问道:“还顺利吗?没被吸血鬼猎人发现吧?”

莫杀沉默地摇了摇头。

莫红泥侧身让他进了屋子,然后关上门,带路道:“少爷在书房。”

两人一起上了二楼,莫红泥敲了敲书房的门,得到许可后,才推开门走了进去,莫雨坐在书桌后,双脚交叠地放在书桌上,他垂目看着自己的手,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莫蓉蓉则站在书房的角落里,看着也像是在发呆。

“少爷,人带来了。”莫杀将肩上的麻袋丢到地上,恭敬地说道。

“嗯。”莫雨懒洋洋地应了一声,“把他弄醒。”

莫杀解开麻袋,露出那吸血鬼的脑袋,然后毫不客气地用力拍打他的脸颊。

疼痛将吸血鬼从昏迷中唤醒,睁开眼,他就对上一张凶神恶煞的脸,他下意识地将五指的指甲变成利爪,狠狠地挠向那人。

不过却被莫杀轻易地躲开了,吸血鬼从地上跳起,还想放肆,却突然被一股强大的气势给压得跪倒在地,上等吸血鬼对下等吸血鬼天然的压制力融在他们的血脉之中,永远无法反抗。

吸血鬼的牙齿发出“咯咯咯”的颤抖声,他低垂着脑袋,完全不敢动弹,身上的衣服也被冷汗所打湿。

见吸血鬼终于安分下来,莫雨才稍稍收敛了一些气势,冷着嗓音道:“沈眠风在哪里?”

吸血鬼低头不语,虽然他面对的是一个比他更加强大的吸血鬼,但他也不愿屈服,轻易说出他初拥者的下落。

“看不出来还挺有骨气。”莫雨从书桌后站起,慢慢踱步到吸血鬼的面前。

吸血鬼抖得像筛子似的,却始终跪在地上不敢动弹。

莫雨垂目看着他,然后抬起脚面无表情地一脚踩碎他的手指骨。

剧烈的疼痛让吸血鬼发出了一声惨叫。

“不过你也该知道,我们吸血鬼最多的就是时间,可以慢慢熬。”莫雨边说,边将吸血鬼的五根手指都踩碎了。

“莫杀,把他带下去,问出沈眠风的下落。”

“是,少爷。”莫杀伸手抓住吸血鬼的一只腿,将人拖了出去。

“你们两个也出去吧。”

“是。”莫红泥和莫蓉蓉一起恭敬地退下。

重新坐回到书桌后的莫雨,闭上眼再次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之中。

而他的脑海中,先前与他相撞的青年那双黑白分明的眼不时地在他的脑海中闪现。

为什么有种熟悉的感觉?

 

 

 

第一次出任务就失败,给穆玄英的打击不小,他垂头丧气地跟着可人回到吸血鬼公会向谢渊汇报情况。

可人将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后,主动认错道:“抱歉,会长,这次都是我的失误,让那吸血鬼给跑了。”

“不是的,会长,这其中也有我的责任,是我没和可人姐配合好……”穆玄英急忙解释。

“好了。”谢渊抬手示意两人不要争了,“玄英你第一次出任务会出差错也不怪你,可人你既要照顾玄英,又要追捕那吸血鬼会出纰漏也正常,这次就算了,但下不为例。”

“是。”可人与穆玄英齐声应道。

“忙了一晚也累了,可人你去休息吧。玄英留下。”

待办公室内只剩下谢渊和穆玄英两人后,谢渊起身走到穆玄英的身边,关切地问道:“没受伤吧?”

穆玄英摇了摇头,丧气地垂下脑袋道:“对不起,谢叔叔,我第一次出任务就失败了。”

“你以为抓捕吸血鬼像在抓小狗小猫一样那么容易,每次只要出任务都能抓到?”谢渊失笑,“按正常情况来说,每出五次任务能抓到一次吸血鬼就算是不错的战绩了,你也别因为一次失败就钻牛角尖了,下次再努力。”

一听还有下次机会,穆玄英低落的情绪立刻就一扫而空,他原先就怕因为这次的失败,他会被剥夺出任务的机会,现在有了谢渊的保证,他的心情瞬间就好转了。

“谢叔叔你放心,我下一次一定会抓到一个吸血鬼的!”穆玄英信心满满地许诺道。

“嗯,谢叔叔信你。”见穆玄英不再无精打采,谢渊也安下心来,“好了,去休息吧。”

“谢谢你,谢叔叔!”穆玄英对谢渊笑了一下,然后才转身离开。

看着被自己养大的孩子充满活力的样子,谢渊一向严肃的表情也不由得软化了几分。

 


评论
热度 ( 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