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月光物语

轻小+言情+耽美+同人杂食写手
主角总受党

© 月光物语
Powered by LOFTER

【双界第二集试阅】暗夜的行走者-第一章

长得像是望不到尽头的走廊上只有两个人的脚步声,身穿白袍,肩披蓝色披肩的男人与身穿修身黑袍的男人一前一后的走着。

走在前面的白袍男子时不时的用眼角偷偷打量跟在自己身后两步远的男人。

拥有一头深得发黑的紫发的男人面容端正俊美,虽然面无表情,却无端的让人感觉寒意袭来,突然,紫发的男人用他那双宛如玻璃一般透明的淡紫色双眼看向偷偷打量他的男人,男人被吓了一跳,但在对上这个男人空洞得仿佛没有任何东西能进入其中的双眼后,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害怕了。

「有什么事吗?」紫发男人开口问,他的声音轻柔优雅,宛如醇酒让人不自觉的沉醉其中。

「啊,不,没什么。」白袍男子立刻摇头,并不自觉的加快脚步。

没一会儿,一扇雕花的大门就出现在两人面前。

白袍男子走到门前抬手敲了敲门,然后嚷声禀报:「大人,扎古拉斯到了。」

「进来吧。」门内传出一个威严的声音。

得到许可后,白袍男子推开门,自己却没有走进屋内,而是站在门口对着紫发男子做了个请的手势,待男人走进屋内后,他关上大门,安静的守在门口。

走进屋内,看清站在里面的人后,扎古拉斯虽然依旧面无表情,但心中却闪过一丝惊讶。到底是什么任务?竟然连教皇大人都出现了。

「好久不见了,扎古拉斯」教皇露出温和的笑容看着眼前这个光明神殿之中最出色的执行者。

虽然已经年约六十,可教皇的身上完全看不出一丝老态,像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只有那双充满睿智光彩的双眼显露出岁月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

扎古拉斯低下头行了一个礼。「不知教皇大人找我来是为了何事?」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么直接。」教皇笑了一声,然后对站在自己身旁的红衣主教说道:「凡尔纳,和扎古拉斯说明一下情况。」

「是。」凡尔纳将手放在胸口处行了一个礼后才转身看向扎古拉斯。

「扎古拉斯,身为光明神殿之中最出色的执行者,你一定听说过一则预言吧。」

扎古拉斯抬起头直视他,俊美的脸上没有任何变化。不过凡尔纳本来也没准备从他这里听到答案,他继续说道:「万年前的两界战争结束后,神殿就一直保留着一则传说,万年后将会有召唤师集齐七件圣物召唤魔神重新打开两界的通道,再次引发两界的战争,所以从这则预言出现起神殿就一直致力于追杀召唤师,原本以为召唤师已经灭绝了,却没想到终究还是有漏网之鱼。」

「凡尔纳大人您的意思是这则预言实现了?」扎古拉斯问。

凡尔纳点头,「三天前,存放在圣伊皇宫中的七件圣物之一魔神之剑被一个召唤师抢走。」

扎古拉斯沉默不语,等待凡尔纳下达命令,虽然他已经猜到命令的内容是什么了。

「所以,扎古拉斯去找到那个召唤师,并将他带来。」一直保持沉默的教皇再次开口。

「活捉?」扎古拉斯不自觉的皱了下眉。

「是的,活捉。」

真是麻烦。扎古拉斯在心里叹了口气,所谓的执行者就是光明神殿但私底下所豢养的杀手,而对一个杀手来说,最麻烦的要求就是要保证猎物活着。

但麻烦归麻烦,既然是命令就只能接受。他低下头,低声道:「我明白了。」

「这是剩下的六件圣物的资料,你拿去看一下吧。」凡尔纳拿着一本笔记本和一个盒子走到扎古拉斯的面前,然后将盒子打开,扎古拉斯看见里面放着一颗白色的水晶。

「这是一直在神殿之中从古流传下来的狩猎水晶,这颗水晶能够感知你周围三十公里是否有召唤师。」凡尔纳为扎古拉斯解释了水晶的作用。

「扎古拉斯,我相信你一定会给我带来好消息的对吗?」教皇微笑着问道。

「是的。」

「那我就在这里等待着你的胜利归来。」

「是。」再次行了一个礼后,扎古拉斯从凡尔纳手上接过笔记本和盒子,转身走出房间。

待门再次被关上后,凡尔纳转过身看向坐在椅子上的教皇,有些迟疑的问:「教皇大人,光靠扎古拉斯一个人不会有问题吗?圣伊王国的国王也一定会派人去追杀那个召唤师吧。」

「呵,凡尔纳都过了这么久你竟然还不相信我们最出色的执行者吗?他,一定可以完成任务的,当然,如果你实在不放心,可以给底下的人下命令,只要是扎古拉斯需要的,就全部给他。」

「是,我知道了。」

 

 

自从知道目标是魔物森林后,零就一直在莫伊的耳边提点魔物森林有多可怕,需要多小心,所以在进入森林之前莫伊对这里一直怀有一种畏惧的心情。但当他真正身处在这片森林之中,看清这里的景象后,他心中的那点害怕之情立刻就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兴奋。

虽然已经变种,但这里的魔物终究都是由暗界子民所变化而来的,在外表上有极高的相似度,当许许多多曾经只在图鉴上看见过的生物真实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时,身为召唤师的莫伊激动了,他恨不得立刻飞扑上去,抓几只养着。

莫伊的异样很快就引起了零和费里的注意,瞧见莫伊那兴奋得呼吸急促,满脸通红,两眼放光,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费里担忧的问道:「莫伊,你还好吗?」

零悄悄拽了一下莫伊的衣袖,用眼神示意他收敛一下自己的情绪。

接到指示的莫伊轻咳一声,勉强将自己的目光从一只可爱的兔子外形的魔物身上移开,转到费里身上,疑惑的反问:「我很好啊,怎么了?」

「我看你似乎有点激动?」费里觉得莫伊的神经实在是太强韧了,大多数的人第一次进入魔物森林后没害怕的转身就跑已经算是不错了,他呢,反而还兴奋起来。

「能看见这么多可爱的小动物我当然激动啦。」莫伊理所当然的回道。

可爱的小动物?费里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莫伊,十分有冲动想要摸摸他的额头看他是不是发烧了,他需要更正之前的话,莫伊不是神经太强韧,而是根本就没有神经这种东西吧!

站在一旁的零很想扶额叹气,这家伙是不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召唤师的身份啊!竟然说出这么没大脑的话!

被两人同时在心里吐槽的莫伊丝毫没顾虑他们的心情,注意力不断的被那些在探头探脑偷看他们的魔物所引诱过去。

注意到他举动的费里顺着他的视线望去,看见了一只体型小巧,看起来像一团毛茸茸的球一样的狐丘。

或许他只是小孩子脾气,喜欢可爱的东西吧。费里瞧见莫伊专注的目光后忍不住笑了起来,不过他觉得自己应该还是要告诫他一下,凡事不能只看表面,有时候可爱的外表下会隐藏可怕的杀机,他可不希望这个有趣善良的少年哪天莫名其妙的死掉。

「你可别被它的外表骗了,狐丘常常借着自己无害的外表优势袭击初次见到它的人,它的速度极快,攻击基本上是一击即中,十分可怕。」

我当然知道啊,我还知道这种生物在暗无之界被称为狐狼,常被召唤师召出用来执行暗杀的。

莫伊强忍住想要解释的欲望乖乖点了点头。

费里是何等敏锐的人,他一眼就看出莫伊神情中所透出的不以为然,面对乐观又天真,在某些方面还特别固执的莫伊,他忍不住想要叹气。看来这小家伙不吃一次亏是绝不会认清楚现实的。

害怕莫伊与费里再继续交谈下去会露出老底,零打断两人的谈话,问:「莫伊,接下来该往哪里走?」

「不知道啊。」目光依旧粘在狐丘身上的莫伊敷衍的回道。

不知道???零额头的青筋跳了跳,他火大的一把扯住莫伊的耳朵,在他耳边阴森森的威胁道:「再看我就把你的眼睛挖出来。」

莫伊的皮抖了抖,他立刻捂住双眼用行动表示自己绝对不看了。

「现在,再给我仔细的,认真的,好好的动一动你那没用的脑子再回答我,我们接下来该怎么走?」

零超可怕……莫伊被吓得几乎要飙泪。

「在想了没?」虽然莫伊用手捂住大半张脸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凭借着直觉以及对他的了解,零百分百肯定他又在走神了。

「在想在想。」莫伊猛点头,赶忙拉回又要飞走的神智,绞尽脑汁的回想书本上所写的内容。

「啊,有了!」莫伊放下捂住双眼的手,一只手握成拳轻击另一只手的掌心,露出灵感忽然而来的表情。

「说。」

「我们要寻的是一片焦土。」

「……」

眼见着零又露出想要揍莫伊的表情,为了他小命着想的费里赶忙插话道:「魔物森林很大,要寻一个特定的地方并不容易。你要找的那片焦土附近还有没有其他标识或什么明显的特征?」

「或者等第十六颗繁星亮起时,跟着森林里的魔物走就行了,它们会带我们找到那片土地。」莫伊打了个响指不知死活的说道。

「……」

「……」

这一次,连脾气温和的费里也无语了。更别提零了,他毫不客气的一拳头砸向莫伊的脑袋。

「你在耍我们吗?」

莫伊被揍得哇哇惨叫。「我耍谁都不敢耍你啊!」

「哼,既然不是耍我,那你就是把我当白痴吗?跟着魔物走就能找到七夜莲?会有这么好的事?」

为了避免被揍得更惨,莫伊飞快地解释道:「真的!真的!七夜莲能帮助魔物进化,没有一个魔物能抗拒得了,所以每当七夜莲盛开之时,整个魔物森林中的魔物都会去争夺它。」

闻言,费里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呢喃道:「原来这就是传说中兽潮的真相吗?」

零显然也想到了这个传闻,意识到自己误会了莫伊,他面无表情地放下了揍莫伊的手,理直气壮地说道:「你刚刚就应该直接把这个理由说出来,讲那么多废话干吗。」

莫伊捂着脑袋,委屈的回道:「我不过是想把事情说得全面一点……」哪有废话……最后一句抱怨莫伊可不敢说出口,他怕零再揍他一顿。

「下次直接说重点。」

「哦……」被白白揍了一顿的莫伊乖乖受教,谁让动手的人是他最爱的零呢……能被美人揍是荣幸。莫伊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

见莫伊认错态度良好,零十分满意,总算给了他一个好脸色看。莫伊立刻就忘记了身上的痛,屁颠屁颠地凑到他的身边打转。

「这样说来,我们从整个魔物森林中所有的魔物手上抢夺七夜莲吗?」费里摸着下巴,问道。

……费里你好像发现了事情的盲点!莫伊呆了一下,然后面带心虚地看着费里,小心翼翼地开口道:「是,是的……我知道这很危险,如果你不愿意……」

「不会啊,我很乐意。」费里笑眯眯地打算了莫伊的话。

费里舔了舔干涩的唇,总是洋溢着温和笑容的脸上涌现出了一丝战意。虽然在自我放逐之后他一直都在挑战危险的事,可从来没有像这次玩得这么大。

注意到费里变化的零眸色闪烁了一下,看来这个男人也不像表面上所表现得那么温和啊,不过这样正好,有他的配合,他就更有把握抢到七夜莲了。

「真的吗?」莫伊看着费里,神色之中还是带着一丝不安。

「真的。」费里笑了笑,直接将这个话题带过,「我们要怎么办?继续朝里走?还是在原地休息?等兽潮开始?」

零看向莫伊问:「你觉得呢?」

有前车之鉴的莫伊这次认真思考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开口道:「我觉得应该继续朝里走,魔物森林背靠索塞山脉,是半弧状的,越是靠近山脉的地方,魔物越是强大,好东西肯定是藏在里面的。」

听了莫伊的话,费里赞同地点头道:「我也觉得应该继续朝里走,兽潮可不容小觑,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能先一步找到我们想要的东西。」。

见两人意见统一,零自然也无异议。

三人继续朝森林内前行。

「费里,费里!」莫伊突然趴到费里的背后。

走在最前面警戒的费里被吓了一跳,侧过头看着将下巴靠在自己肩膀上的莫伊,温和的笑问:「嗯?怎么了?」

「你把魔物森林全部走遍了吗?」

「怎么可能,这里很大的。」

「那你上次走到了哪里?」莫伊好奇的问。

「唔……我上次只走到八阶的一小块区域。」

费里的话让零暗自心惊。竟然独自一人就走到了八阶的区域,这个男人的实力比他预料中的还要强上许多。

但完全没有常识的莫伊根本就意识不到费里有多厉害,他还奇怪的反问:「那为什么不继续走下去?」

若换成其他人这么问,费里一定会认为对方在嘲讽他,但从莫伊的眼中他只看到了纯粹的疑惑与好奇,完全没有一丝恶意。

费里笑了笑,毫不介怀的回道:「因为后面太危险走不下去了。」

「原来是这样啊。」莫伊理解的点点头。

零沉默的跟在两人身后,时刻戒备着周围的情况。

突然,有一道黑影直扑正在与费里说话的莫伊,察觉到危险的费里立刻将莫伊拉到自己身后,抽出腰际的长剑,零眼中精光一闪,匕首滑落到掌心之中,然后朝空中飞快的一划,黑影的身形一顿,然后掉到地上再也无法动弹。

见危机解除,费里收起武器,慢慢走到尸体旁。

「过来。」零没有跟过去看,而是唤了还傻站在原地的莫伊一声,回过神的莫伊乖乖走到他身旁。

「是三阶的影鼠。」费里随手找了根树枝拨弄了一下尸体,「咦?」

「怎么了?」知道莫伊害怕血肉模糊的尸体,而零又不敢离他太远,只好站在原地,开口询问。

「这只影鼠身上除了你的刀伤之外还有受到魔法攻击的痕迹。」

「是什么系的魔法?」莫伊立刻追问。

察觉到莫伊语气中所蕴含的紧张之情,费里抬头看了他一眼,不过并未多问,很快又低下头仔细的查看起伤口。

「唔,从伤口的形状看来应该是风系的魔法所造成的。」

费里的话音刚落,零就感觉自己的手臂一疼,低下头,他看见莫伊正无意识的用手指紧紧的掐住他的手臂。他的脸色苍白,目光溃散,口中喃喃道:「是他,他真的来了……」

零犹豫了一下,伸手揽过莫伊的肩膀,让他靠在自己的怀中,安抚性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别担心,我会帮你的。」

感觉到隐藏在零淡漠嗓音之下的温柔与坚定,莫伊闭上眼,慢慢冷静了下来。

「莫伊,你还好吗?」费里走到两人身边,担心的看着他。

「我没事。」揉了揉脸,调整好心态的莫伊嘿嘿一笑道。

看出莫伊不想让他担心,费里也只好顺着他的意说道:「那就好。」

「唔,我觉得有件事要先告诉你一下。」说话期间,莫伊不断偷瞄零。

零猜出莫伊想要说什么,他心里有些犹豫,但同时又觉得他们把所有事都瞒着也说不过去,毕竟费里现在也算是他们的同伴,应该有知道一些事情的权利。

见零没有反对的意思后,莫伊才继续道:「我们来魔物森林是为了找一种名叫七夜莲的花,而我师兄会来与我们抢夺,到时候我们可能会与他战斗,他很强,如果……如果你不愿意被卷入这种麻烦的话,可以选择现在离开。」

「你为什么要与你的师兄战斗?」费里好奇地问。

「因为他可能杀掉了老师……」想起老师倒在血泊之中的模样,莫伊忍不住低下头,语气之中透出一丝痛楚。

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戳到了莫伊的痛处,费里满脸歉意的呢喃道:「抱歉……」

「这又不是你的错。」莫伊耸了耸肩膀,他的脸上虽然还残留了一丝痛苦,但情绪已经被很好的控制住了。

「我说过要报恩的,所以不管前方有什么困难,我都会为你扫平!」

「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虽然感动于费里的义气,但莫伊还是忍不住劝了一句。

「我已经考虑的很清楚了。」

「谢谢你,费里!」莫伊感动极了。

「感动归感动,可别哭鼻子啊。」费里笑道。

「才不会!」莫伊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努力将感动的眼泪收回去。

看着莫伊与费里之间的互动,零感觉心里有些不太舒服。

有强手帮忙他应该感到安心才是,可为什么看见莫伊这么信任费里的样子,他就感觉很不愉快呢?明明之前他都一直在依靠他。猛然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零暗叫糟糕,他不会真的喜欢上这个呆呆傻傻的小家伙了吧?零的脸色有些发青。

虽然内心纠结不已,但零表面上依旧维持着一派高冷的模样,他站在一旁,面无表情的听见莫伊与费里之间的谈话。

「你的师兄会风系魔法?」联想到莫伊刚才的异样,费里推测道。

「嗯,所以我猜他应该已经到这里了。」

「这只影鼠已经受伤了,所以它不可能跑太远,你师兄一定就在附近,我们分头找找?」

「好。」莫伊点头赞同,早点将奈哲尔找出与他当面对质,自己也能早日解开心头的疑惑。他真的为了夺取召唤书就杀了老师吗?

「嗯,那我去东边找,你和莫伊从西边找,两个小时候我们在这里汇合如何?」费里看向零,提出自己的想法。

「好。」零突然觉得费里也没那么碍眼了,最起码他还挺自觉的。

挥挥手,费里转身走远。

直到费里的身影从视野中消失,莫伊立刻仰头看向零,笑嘻嘻的说道:「我就说费里是个好人吧,我的直觉可是很厉害的。」他脸上满是『快来夸奖我,快来夸奖我。』的期待。

「那以后就由费里陪着你如何?」零冷淡的反问。

「咦——当然不行,费里的脸蛋没你漂亮,所以我最喜欢的人还是你!」

你的意思就是以后有比我更漂亮的人出现,你就会去喜欢他吗!零的表情一阵扭曲,相信这个小鬼话的自己真是个比他更笨的笨蛋!

「零……你怎么了?」零阴冷的表情让莫伊感觉有些害怕,他怯生生的问。

「走!」零磨牙。

呜……零就这么讨厌被我喜欢吗?看着目不斜视,踏着重重脚步朝前走的零,莫伊垂头丧气的跟在他的身后。

 

 

一个小时后,三人都无功而返。

看着无精打采的莫伊,费里安慰道:「今天太晚了,我们先休息一下,明天一早我再帮你找,既然他已经来到这里了,总是能找到的,别太担心。」

「啊?」莫伊抬起头,茫然的眨了眨眼,其实他没精神并不是因为没找到奈哲尔,而是因为零这一路上都没有理睬过他,少年心初动就被嫌弃的他感觉有些受伤了。

「今天晚上我们就住在这里?」零开口问。

「嗯,这里的环境都差不多,也没什么特别安全的地方,所以我们晚上可不能像待在沙漠里那么安心睡觉了,需要有人来守夜。」

零点点头,「那我上半夜,你下半夜如何?」

「可以。」费里没有意见。

「我也可以守夜……」莫伊突然冒出一句。

「你?」零不屑的扫了他一眼,「你守夜估计连魔物来到你身边都察觉不到,我可不想死得不明不白。」

莫伊低下头,更忧伤了。

费里终于察觉到这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不对劲了,虽然不知道他们之间出了什么事,但他觉得自己还是不要搅合进去为妙,万一好心办坏事就糟了。

咳嗽一声,费里忍住想要安慰莫伊的念头,继续说道:「既然分派好了,那我们就先吃饭吧。」

一提到吃饭,莫伊的眼睛立刻亮了,他从自己的空间戒指之中拿出锅碗瓢盆,献宝似的对零说道:「零零,你想喝什么汤?我煮给你喝!」

莫伊刻意讨好的模样让零的心情稍稍有所好转,但一想到他喜欢的只是自己的这张脸,他心中那丝温情就立刻消失不见,他冷着脸道:「我吃水果就可以了。」

莫伊真的快哭了。

费里实在不忍心,犹豫再三后,还是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那个……莫伊,你能不能煮第一次煮给我喝的那个汤?」

「哦。」虽然心情还是很沉重,但莫伊也不好意思拒绝费里难得的要求,点了点头便开始动手煮汤。

趁着莫伊忙碌的间隙,费里拉着零到旁边搭建帐篷。

「本来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也不想多嘴,但是我看的出来莫伊真的很在乎你,你还是不要太欺负他了。」

在乎?这个小鬼在乎的只是我的脸而已!零冷着脸,泄恨似的的往地上打桩,那碰碰碰的力道大得让费里感觉心惊胆战。

看来这边的这位心情也很不好啊……费里苦恼的抓了抓头发,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帐篷搭完后,莫伊的汤也刚好煮好,递了一碗给费里后,他又舀了一碗捧在手里小步小步的挪到零的身旁。

「那个……零,晚上冷,喝点热的暖一下身子吧。」莫伊小心翼翼的将汤递了过去,满脸期待。

零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像是没听见他说话。

莫伊瘪瘪嘴,有点泄气,不过他并没有沮丧多久,很快就调整好心情,再接再厉地将脸凑到零的眼前,对他露出讨好的笑。

零皱起眉头,抬手嫌弃的将莫伊的脸推开。

「……被我喜欢就这么让你讨厌吗?」莫伊可怜兮兮地看着零,那模样委屈的就像一只被抛弃的小动物一样。

再次认识到他们之间存在着巨大代沟的零磨着牙道:「我不是因为这事生气。」

「那你在气些什么呀?」莫伊露出茫然又不解的表情。

零又感一阵胸闷。

这世上还有比生气对象不知道自己在生什么气更让人郁闷的事吗?零突然感觉自己就像个傻瓜。

眼见零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莫伊赶忙讨好地说道:「总之都是我不对,你不要生气了。」

感觉自己被当做小孩子一样哄的零心情异样复杂。垂下眼,他看着莫伊那副委曲求全的模样,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

他突然意识到因为一件小事就和莫伊赌气的自己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冷这一张脸,他伸手接过莫伊的碗,慢慢喝了起来。

虽然他还是没有理会莫伊的意思,但肯喝汤的举动已经大大鼓舞了莫伊的心情,紧盯着零的莫伊脸上重新挂起了灿烂的笑容。

此时的零完全没有意识到莫伊在他心中的份量变得越来越重,正是因为在乎了,所以才会为对方的一句无心话语而变得患得患失。

各自用过晚餐后,费里帮莫伊收拾完东西就先进帐篷休息,而零坐在火堆旁守夜,莫伊站在原地想了想,就蹭到零的身边坐下。

「去睡觉。」零瞥他一眼,道。

「不要,我想陪你。」莫伊一口拒绝。

「别逞强了,我可不希望明天如果因为你没休息够而拖累行程。」

被零看不起的莫伊一阵气结,他挺直腰板,拍着胸口信誓旦旦地保证道:「肯定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随你。」零懒得再劝,反正等他累了自然会乖乖去睡。

得到首肯的莫伊喜滋滋地挪了挪屁股,和零的距离拉得更近,已经到了手臂贴着手臂的地步。

「一边去。」零满脸嫌弃。

「这大晚上的,我怕你冷啊。」说着,莫伊更得寸进尺的一把抱住零的手臂,整个人都贴到了他身上。

零眼角抽了一下,磨着牙道:「我不冷。」

「我冷。」莫伊从善如流地回道。

零感觉自己的手痒得很,实在很想给莫伊的脑袋一巴掌,不过还没等他的想法付诸行动,莫伊就机智的转移了话题。

「零零零,和我说说关于你的事吧?」

「没什么好说的。」零拒绝他的八卦。

「怎么会没呢,比如你喜欢吃什么?喜欢做什么?家乡在哪里?」莫伊不甘心的扳着手指举例道。

「你还真多事。」

「我是想多多了解你一点啊。」莫伊理直气壮地回道,「感情是需要多交流的!」

零嫌弃地瞥了他一眼,道:「我可不想和你交流。」

「零,你对我始乱终弃!」

「……」为什么这小鬼的思维方式能跳跃得这么夸张!零真的很想把他的脑袋给劈开来看看。

「不会说话就不要乱说话,我什么时候对你始乱终弃了!」气恼不已的零抬手敲着莫伊的脑袋数落起来。

莫伊抱着零的手臂,用可怜兮兮地仿佛小动物一般的目光看着他。

零扭头当做没看见。

不死心地莫伊伸长脖子,努力将自己的脸凑到他面前。

零额头的青筋跳了跳,忍无可忍地抬手拍开他的脸,低声吼道:「你还有完没完?」

「人家想多了解你一点嘛,零,你别这么冷漠嘛。」莫伊低头对着手指道。

人家……零感觉一阵恶寒。

「给我正常点说话。」

脑袋再次遭到重创的莫伊眼泪汪汪的抗议道:「零,我迟早会被你打傻的。」

「不可能,你绝对不会比现在更傻了。」零斩钉截铁的回道。

莫伊受到会心一击,哭晕在地上。

实在受不住他折腾的零为求安宁只好认命地开口道:「好了,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真的?」莫伊一秒原地满血复活,双眼亮晶晶地望着他。

「嗯……」零艰难地点了点头。

莫伊欢呼一声,立刻爬起乖乖坐到零的身边,喋喋不休的问起了各种自己好奇的事。

在两人的一问一答间,时间过得飞快,直到费里掀开帐篷的门帘走了出来,零才意识到上半夜已经过去了。

看见坐在零身旁的莫伊,费里微怔了一下,但他很快就掩去脸上的惊讶,笑着说道:「辛苦你们了,快去睡吧。」

终于结束苦难煎熬的零一刻也不愿多耽搁,立刻就起身朝帐篷走去,莫伊也急急忙忙的跟了上去。

「你去费里的帐篷睡。」零头也不回地说道。

莫伊在他身后做了个鬼脸,理所当然的将他的话当做耳旁风。他已经摸清了零面冷心热的性格,只要不踩到他的底线,他对自己的容忍度还是很高的。

果然,当莫伊紧挨着零躺下后,零只是瞪了他一眼,并没有将他赶走。

带着愉悦的心情,莫伊陷入了甜美的睡梦之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