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月光物语

轻小+言情+耽美+同人杂食写手
主角总受党

© 月光物语
Powered by LOFTER

【双界第一集】迷雾森林中的召唤师-第三章

阿诺瓦是个恶贯满盈的强盗,他不只杀人劫财,还奸淫少年,是大陆十大通缉犯之一。但他不只是个中阶剑士,还是个药剂师,会制作许多效果诡异的药剂,让人防不胜防,所以才能一直逃脱追捕,在外逍遥。

但现在,这个在外风光一时的强盗却满身是伤,狼狈万分的在迷失森林之中行走,他边走边用树枝小心翼翼的戳着地上,确定没有危险后才敢继续朝前走。

前段日子,他听说有人出了天价雇佣了大陆最顶尖的杀手暗夜的行走者前来杀他,当时他还满不服气,专程等待这个顶尖杀手想与之较量一番,结果却以他受伤败退告终,见无法打赢对方,为保命阿诺瓦只好找地方躲,但鉴于暗夜的行走者还有一个无人能从他手中逃脱的夸张记录,仗着自己对植物有几分了解的阿诺瓦选择铤而走险的逃进迷失森林之中。

但现实并没有他想象中的这么美好,这段日子阿诺瓦在迷失森林之中吃尽了苦头,还有好几次险些丧命在那些奇怪的植物手上,若不是他身手厉害,现在恐怕已经成为饲料了。

可恶!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见鬼的森林啊!心生怨念的阿诺瓦用力握紧手中的树枝,几乎要将它一折为二。

突然,阿诺瓦停下前进的脚步,注视着前方的双眼不自觉的瞪大,粗犷的脸上流露出惊恐的神色。

他的前方,穿着一件黑色的带帽斗篷,戴着一张遮住上半张脸的黑色面具的暗夜行走者正站在那里,他的唇紧紧的抿住,一双红色的眼眸中充满了冷冽的杀意。

「为,为什么你会在这里!!!」阿诺瓦忍不住惨叫起来,他躲了这么久,受了那么多的苦,结果还是没躲开这个死神吗!

「呵。」零发出一声冷笑,「你以为你逃到这里就能逃过我的追杀?」

原来没有人能从暗夜的行走者手上逃脱的传闻是真的。阿诺瓦咽了咽口水,额头有冷汗滴下。

「你到底是怎么找到我的。」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做好受死的准备了吗?」零缓缓抽出一把匕首,冷冷的看着阿诺瓦。

阿诺瓦终究是个亡命之徒,当他被彻底逼上绝路后,索性也就豁出去了。深呼吸一口气,他压下对零的恐惧之情,重新恢复冷静。

「那就让我见识一下暗夜的行走者究竟有多大的本领吧!」阿诺瓦握住背在背后的巨剑的剑柄,用力抽了出来,然后他先发制人,快速的朝零冲去。

零面无表情的看着提剑朝自己冲来的阿诺瓦,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看起来就像是被吓傻了一般,阿诺瓦狞笑着挥出手中的剑,就在他以为万无一失自己一定能砍中零的时候,零突然动了,速度快得使原地留下一道残影,阿诺瓦挥出的剑刚好将这道残影打散。

见到这情形,阿诺瓦微微一怔,他还未来得及多想,常年在危险之中锻炼出来的本能就让他下意识的往左边一躲,然后他只感觉有一阵凌厉的风从自己的身边掠过,眼角瞥见一道光影闪过,零那黑色的身影悄然无息的出现在他身旁。

 铛的一声,剑与匕首相互撞击在一起发出刺耳的声响,阿诺瓦与零同时被震开,两人双双向后退了两步。

阿诺瓦握住剑得手无法控制的开始发抖,他紧盯着零,内心则充满了惊讶,他很清楚自己在力量方面的优势,即使来一个比自己高大两倍的男人,阿诺瓦都有自信自己是绝不会输给对方的,而如今,他竟然无法从眼前这个身材纤瘦,和个女人似的家伙身上占到便宜?反而还把自己的手都给震麻了,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暗夜的行走者果然不是一个简单的家伙啊。

可恶,别让老子我知道是谁花钱雇暗夜的行走者来杀我的,若让我知道了,我非把他碎尸万段不可!

阿诺瓦一边在心里咬牙切齿的咒骂着,一边露出和善的笑容与零商量道:「喂,朋友,不如这样吧,我给你三倍,啊不,我给你五倍的钱,你就放弃这次任务如何?」他虽然爱钱,但更在乎自己的命,钱没了可以再抢,命没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零看着阿诺瓦,宛如鲜血凝固而成的双眸深不见底,被盯住的阿诺瓦感觉一阵阵寒意从心底泛起。

突然,零一言不发的握紧匕首朝阿诺瓦冲去,与阿诺瓦之前的进攻不同,零的速度更快,前进的路线也在不断变动,宛如鬼魅般变幻莫测,让人无法探知他下一秒会出现在哪里。

阿诺瓦的额头滴下冷汗,他握紧手中的剑,集中起全部的精神来感知零的所在。

听——烫……听——烫……听——烫……

两人的剑与匕首不断的相交、撞击、分离,虽然零的攻击速度很快,但阿诺瓦凭借着自己在无数战斗中所磨练出来的战斗本能与他不断僵持着,一时间两人倒也战得难舍难分。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阿诺瓦感觉自己越来越疲惫,全身心的集中注意力是一件非常消耗体力与精神的事,而反观零,他的呼吸始终平稳,没有露出一丝疲态。

这样下去不行。阿诺瓦微微一眯眼,突然掏出一大把粉末抛向零。

「嘿嘿,感谢我的仁慈吧,暗夜的行走者,你就在睡梦中毫无痛苦的死去吧!」得手后的阿诺瓦猖狂的大笑起来。

零连眼睛都没眨一下,攻击依旧凌厉。阿诺瓦被迫应对,但因刚刚得手而一下子松懈下来的他难以再进入刚才全身心集中的状态,一时间落了下风。

刚开始阿诺瓦还满怀信心的等待着零倒下,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明明已经到了药效发挥的时候,可零的身上却没有发生任何变化,这让精神已经濒临崩溃的阿诺瓦失控的大叫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没有事!」

零自然不会放过他暴露出来的疏漏,匕首狠狠的扎进他的腰腹处。

看着那张近在咫尺被面具所遮掩的脸,阿诺瓦的心中泛起一阵凉意,他非常清楚若让暗夜的行走者这样等级的杀手近身之后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所以他硬是忍下剧烈的疼痛,反手一挥剑,逼迫零与他拉开距离。

轻轻向后一跃躲开攻击的零看着阿诺瓦,发出一声不屑的嗤笑:「你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知道梦眠花的存在吗?若论对这里的熟悉程度,我可比你强多了。」

疼痛让阿诺瓦的疯狂的大脑重新恢复冷静,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将零扎进他腰腹处的匕首拔了出来,扔到地上。鲜血立刻就从伤口处喷洒而出,阿诺瓦的表情因疼痛而扭曲,他死死地盯住零,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暗夜的行走者。」零慢慢抬起垂下的右手,一把匕首悄然无声的出现他修长的手指间。

难道我真的要命丧于此吗?不!我不甘心啊!

望着那越来越接近的黑色身影,阿诺瓦大吼一声,从空间手镯之中掏出一瓶药水一口气喝了下去。

这是阿诺瓦用来救命的宝贝,喝下这瓶药水后他就能激发出两倍的能力,不只力量,还有速度,反应都能得到提高,但因为配制这种药水的材料都太过稀有,他一共也就配制出三瓶,前两瓶在很久以前就被他用来救命了,这最后一瓶一直被他珍藏着,没想到今天却要在这里被逼着要用掉了。

「我一定会让你死得很难看!!!」肉疼不已的阿诺瓦冲着零发出一声怒吼。

喝下去的药水在他的身体之中开始发生作用,阿诺瓦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有一股无穷无尽的力量从他的身体身处喷发出来,身体逐渐被一道白色的斗气所笼罩。

剑士按能力等级被分为学徒、初阶剑士、中阶剑士、高阶剑士、剑圣,只有修炼到中阶的程度才能修炼出斗气,拥有斗气的剑士能将斗气转化成剑气,发挥出与初阶剑士截然不同的力量。

阿诺瓦闭上眼仰天长嚎一声,似乎想要将之前一直压抑在心中的不忿发泄出来,当他睁开通红的双眼后,阿诺瓦突然跳起举高利剑朝他挥去,零立刻朝旁一闪,惊险万分的躲开攻击,但斗篷的下摆却被切开一道大口子。

零微微眯起眼,红色的眸中有恼意涌动。

一击未得手的阿诺瓦丝毫没有给零喘息的机会,他的手腕微微一扭,剑锋顺势从下往上挑起,沿着零的手臂直刺他的心脏,零举起匕首勉强一挡,但却没有挡住,阿诺瓦的剑还是刺中了他的胸口,只不过经他这一挡只是在胸口处留下一道划伤,而没有直接刺入心脏。

阿诺瓦用手指拂过沾血的剑身,然后将手指移到唇边伸出舌头舔去上面的血迹。

「哈哈哈哈,死吧死吧!给我去死吧,你这个混蛋!!!」阿诺瓦一边大笑,一边挥舞着手中的剑,零只能被迫狼狈的闪躲。

力量被完全激发出来的阿诺瓦杀红了眼,他的每一次攻击都充满破坏性,斗气传递到剑身在地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剑痕,飞溅起来的泥土与小石块不断擦过零的脸颊,留下一道道伤口。

害怕会被零发现而跟得远远,还因此迷了一小段路的莫伊,在听见战斗的声音后才终于终于找对了地方,好不容易追来的莫伊刚到就看见零被压制着打的这一幕。

虽然男人戴着一张面具无法看清楚长相,但那熟悉的衣着打扮还是让莫伊轻易的认出了他的身份。

眼见零的情况越来越危险,莫伊吓得魂儿都要没了,他立刻放出风刃攻击阿诺瓦,以便为零解除困境。

感觉危险接近的阿诺瓦下意识的挥剑,正巧与朝自己攻击而来的风刃撞击在一起,莫伊那微弱的魔法一下子就被打没了。

抓住机会的零趁着阿诺瓦被缠住的这一空隙赶忙从地上翻起,然后疾退数步,与他拉开一段距离。

终于得以喘息的零在看清帮助自己的人竟然是莫伊后微怔了一下。

小鬼竟然追来了!

「零!你没事吧!」忧心忡忡的莫伊一边嚷道,一边朝零所在的地方跑来。

「小心!」一直分心关注阿诺瓦的零在看见他的动作后,立刻大叫,但还是晚了一步。

毫无防备的莫伊被阿诺瓦的斗气击中,整个人被打飞出去,倒地的莫伊刚巧落在一个斜坡上,整个人就顺着斜坡滚了下去。

「莫伊!」零立刻朝莫伊摔落的地方跑去。

阿诺瓦却拦在路中间,狞笑着不断挥舞着剑,释放剑气攻击零。

被迫躲避攻击的零速度大大减慢,十分恼火的零一把扯掉妨碍他行动的带帽斗篷,露出里面暗杀者常穿的黑色紧身衣。

当阿诺瓦看清零的模样后,一下子愣住了,释放剑气的动作也停滞下来。

零没有放过他闪神的空隙,足下一发力,一下子就与阿诺瓦拉近了一大段距离,然后腰身一扭,抬起腿踢向阿诺瓦的胸口。

毫无防备的阿诺瓦被踢个正着,胸口一阵发闷,零趁胜追击,曲膝再次撞击他的心脏处,但这次却被挡下,阿诺瓦一手挡住零的膝踢,一手则挥剑朝他砍去,见事不妙的零立刻抽身,虽然躲过了攻击,但还是被削掉几根头发。

阿诺瓦握紧手中的剑,将剑尖对准零,再次集中起精力。

零微微下蹲身体,然后小腿一发力,整个人高高的弹跳起来,一跃跳到阿诺瓦的身上,双膝死死的扣住他的脖子。

窒息的感觉一下子朝阿诺瓦袭来,被卡住脖子的他只觉得呼吸困难,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人开始晕眩,身体无法控制的朝后退了两步,踩中了一颗石子,摔倒在地,倒地的阿诺瓦步上莫伊的后尘,一路滚下斜坡。

在阿诺瓦失去平衡的一瞬间,零及时从他的身上跳离,安稳的站在斜坡旁,没有跟着一起滚下去。

当站在高处的零看清底下的景象后,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这里竟然是个食人花花丛!

放眼望去斜坡下的洼谷之中长满了颜色艳丽的花朵,一朵朵花大得到人的胸口处,更恐怖的是,这些花都长着一张大嘴,张开的嘴中那充满森冷感觉的利齿让人胆颤。

他看着滚入花丛中的阿诺瓦被其中一朵花咬住了手臂,硬生生的从他的身上撕扯下来。

「啊啊啊啊——」失去一只手臂的阿诺瓦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一想到莫伊那嫩生生的小鬼会被这些花给分食,零总是面无表情的脸上也不自觉的流露出一丝担忧。

「莫伊!莫伊你在哪里!」零一边叫着莫伊的名字,一边四处张望,希望能从花丛中找到之前滚下去的莫伊的身影。

小鬼你可千万别被吃掉啊!

「我,我在这里。」微弱的声音从零的左手边传来,零立刻扭头,循着声音望去。只见莫伊正利用漂浮术颤巍巍的漂浮在距离花丛一米高的空中,身形十分不不稳,忽高忽低,低的时候似乎差一点点就能让那些恐怖的花张嘴咬到,显得惊险万分。

见莫伊平安无事,零高悬的心终于安定下来。

「能飘过来吗?」零问。

「我努力一下看看。」莫伊边说,边小心翼翼的控制住自己的身体,慢慢从远处朝零所站的地方移动。

在惊险万分的移动了一小段距离后,莫伊像是一下子失去了对魔法的失控一般,整个人从高处摔了下去,眼见着就要落入食人花的花丛之中,那些恐怖贪婪的食人花也都张大着嘴等待这即将到来的美食。

「莫伊!」零紧张的大叫起来。

「呀啊啊——」莫伊发出惨叫,手忙脚乱的重新施放漂浮术,终于在食人花的牙齿即将咬到他嫩嫩的屁股前止住了下跌。

「呼呼——呼呼——」莫伊一边喘着粗气,一边伸手擦拭自己额头的冷汗,感觉自己的手脚都在发软。

「算了,你还是别动了,保持住现在的样子别再掉下去,我来想办法救你。」零看不下去了,放弃让莫伊自救念头,而换成自己想办法。

「哦。」莫伊乖乖点头,努力激发自己那微弱的魔力延长漂浮的时间。

零张望了一下四周,终于在最接近莫伊所在的地方找到了一个高大的树,「那棵树没危险吧?」零指了指自己看中的树,向莫伊问道。

莫伊一边保持自己的平衡,一边分心转头看了眼零所说的树,点了点头道:「很安全,就是普通的树。」

得到肯定答复的零开始行动,他跑到树旁,轻松的踏着树干而上,一直爬到最高处才停下,然后在一根粗壮的树枝上系了根绳索,系好后他又用力拉了拉,确定绑得足够牢固后他将绳索的另一头系在自己的腰上,然后从树上一跃而下,踢了下树干,荡到莫伊的身边。

「把手给我。」

莫伊依言努力伸长手,零也努力探出身子伸长手,错开好几次后,两人的双手终于艰难的抓到一起,握紧莫伊的手后,零用力一拉将莫伊扯入怀中,就在他准备带着莫伊荡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去时,事情突然发生变故。

被食人花啃咬得遍体鳞伤的阿诺瓦吼叫着朝两人扑来,仅剩的单臂抓住利剑释放出最后的斗气,一下子就砍断莫伊与零的救命绳索。

「哈哈哈哈哈哈,和我一起死吧!」狂笑中的阿诺瓦再次被食人花咬住,生生吞噬掉。

摔到食人花花丛中的零只觉得有无数把利刃正在割开他的皮肤,撕扯他的肉,吞噬他的血液,疼痛不断袭向他的大脑,让人难以忍受。

他微微皱了下眉,就他在考虑该如何自救之际,耳边突然想起少年清脆的声音。

「撕开空间的通道,我召唤你从另一个世界而来,焰!」

耳边,少年清脆的声音变得厚重,带有一种无法言语的古老与神圣的感觉,零睁开自己的双眼,看见了意料之中的景象。

空气开始扭曲,形成一个漩涡,漩涡的转动越来越快,就在它即将失控时,一只火红的爪子从漩涡的另外一头探出,然后是肩膀、脑袋、身体以及尾巴,当全身毛发都是红色,宛如燃烧的火焰一般,外形神似狐狸,但又像狗一样,古怪又美丽的生物就站在两人面前。

完全不敢看零此刻表情的莫伊立刻向自己召唤出的生物下达命令,「烧掉它们。」

焰张大嘴,喷出一口火焰,瞬间就将莫伊和零周围的食人花全部烧毁干净,做完这些之后看起来比莫伊大了一倍还不止的焰低下头用鼻子蹭了蹭倒在地上的莫伊,然后伸出舌头舔过他正在流血的伤口,黑色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担忧。

「我没事的,焰。」莫伊伸手摸了摸焰的脑袋安抚它,然后撑起上半身看向躺在自己身旁的零问:「零,你还好吗?」

「嗯。」零从地上爬起,银色的长发从他的肩上滑落,散发出水银般美丽的光泽。

之前因为距离太远加之在生死的紧要关头,莫伊都没有注意到零已经脱下带帽斗篷。

黑色的肌肤、尖尖的耳朵、银色的头、红色的眼眸,面具下那让人窒息的美貌。

看清零此刻模样的莫伊惊讶的瞪大眼,发出一声惊呼,「黑精灵!」

这个世界除了人类,还居住着许许多多的种族,最常见的有矮人、兽人、龙族与精灵。精灵一族是所有种族中最美丽的,他们拥有仅次于龙族的漫长生命,热爱自然,居住在森林之中,不爱与其他种族交往,是个神秘又骄傲的族群。

但在精灵一族之中却有一个遭受排斥的族类——黑精灵,黑色皮肤的黑精灵对精灵一族来说就像是黑夜与邪恶的化身,精灵们不承认他们与高贵的自己是同一种族,将他们从精灵之乡中驱逐出去,数量稀少的黑精灵在大陆上是非常少见的。

「有这么惊讶吗?」零扯动了一下唇角,「而且比起我黑精灵的身份,你这个召唤师才更让人吃惊吧。」

这个世界被分为光明之界与暗无之界,召唤师所召唤的就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常常在书中被描写为邪恶、肮脏的暗无之界的生物。

万年前一些暗无之界的野心家不甘受困于终日见不到阳光的贫瘠之所,于是发动战争想要侵占光明之界,在它们强大的力量面前,光明之界节节败退。后来有人突发奇想觉得暗无之界的生物或许可以用暗无之界的生物来对付,于是就找了方法将其他对光明无兴趣的暗无之界生物召唤而来,贡献上自己的灵力作为交换的代价,驱使它们战斗。

但是当战争结束之后,能驱使强大的暗无之界生物的召唤师却成了邪恶的象征,他们被整个大陆的人所排斥,他们可以被任意追杀,随着时间的推移,召唤师逐渐稀少,几百年以来大陆上已经几乎看不到召唤师的身影了,所有人都以为召唤师已经被完全消灭。

「嘿嘿……」莫伊抓了抓头发,干笑起来,没办法,从莫伊有记忆开始,老师就不断在他耳边叮嘱自己召唤师的身份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绝不能暴露给别人,久而久之,这个理念就深刻在他的大脑之中。

「我不是故意想瞒你的,是老师说如果让别人知道我是召唤师会很危险,很可能被杀掉,所以我才……」莫伊喃喃的解释道。

「我明白,如果换成我,我也不会轻易向别人说出这个秘密的,你做得很对。」

「我们先离开这里找个安全的地方休息吧,你的伤口还在流血需要包扎。」

虽然莫伊有满肚子的问题想问他,比如他找那个男人到底有什么事?为什么两人会打起来?这些事莫伊都想知道,但现在不管是他们所处的环境,还是两人此刻的身体状况都不容许他们继续待在这里闲聊下去。

「嗯。」零没有异议。

莫伊摸了摸焰的脖子,下达命令:「开一条路出来。」

焰呜呜的轻鸣两声,开始朝前走,它一边走一边张嘴喷火,将挡在路上的食人花全部烧掉,开出了一条安全的小路,莫伊和零跟在它的身后,顺利的从洼谷之中走了出来。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