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月光物语

轻小+言情+耽美+同人杂食写手
主角总受党

© 月光物语
Powered by LOFTER

【双界第一集】迷雾森林中的召唤师-第二章

迷失森林之所以被列为三大禁林之一,就是因为这里蕴藏了无数看不见的杀机,而莫伊之前被老师保护得太好,虽然之前被软金藤追杀得很惨,差点丢了小命,但莫伊其实并没有清楚的认识到整座迷失森林有多么的可怕。

所以当大大咧咧行走的莫伊一脚踩断青麦裸露在土地外的根须时已经晚了,绿色的汁液从断裂的根须中流出,一股浓郁的香气也随之飘散在空气之中。

青麦是一种很温和无害的植物,可以当食物吃,但唯一也是必须要值得注意的一点就是,它的共生物——青麦蜂。

作为为数不多能在迷失森林中存活下来的动物,青麦蜂的危险程度能排上迷失森林危险榜的第六位,更可怕的是这种蜂是群居的!

当看见铺天盖地的青麦蜂从蜂巢中飞出来后,莫伊的小脸都白了。

零见状,当机立断的将莫伊推进青麦丛中,随后以身为饵,将青麦蜂引走了。

「零!」从青麦丛中爬起来的莫伊担忧的大叫,脸上满是懊悔之色。

因为青麦蜂常年与青麦共存,所以对于躲在青麦丛中的生活会反应比较迟钝一点,但花些时间的话,还是能找到,所以若零和莫伊两人一同躲起来的话,谁也活不了。只是莫伊万万没想到,一直嫌弃他,想将他丢到的零竟然会在最关键的时候将生的机会留给了他。

莫伊的脑子转得飞快,努力思索该用什么方法能引开青麦蜂,最后他从自己的空间手镯中翻找出一瓶药水,往自己身上倒了半瓶,消除了自己身上的气味。然后握紧剩下的半瓶药水,朝零刚刚消失的方向追去。

 

 

靠在一棵树后,零屏住呼吸,放松精神将自己的气息完全融入到周围的环境之中,慢慢的他的存在感就彻底消失了。

原本追着他气息而来的青麦蜂一下子乱成一团,在附近转悠了好几圈也没找到零的踪迹之后,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飞走了。

确定已经听不到青麦蜂翅膀挥动的声音后,零慢慢的吐了口气,从树后走了出来,他在原地等了一会儿,也没见青麦蜂再回来,终于安下心,准备回去找莫伊,可他刚走了两步,危机就再次来临。

当缠柳的枝叶缠住他的脚裸时,他才猛然回神,但为时已晚,力量强大且充满韧性的缠柳猛力一拉,完全失去平衡的零摔倒在地,整个人被一路拖行。

缠柳是一种食人树,它由一棵树体和十根长长的枝叶构成,枝叶可以活动的范围很广,只要一找到猎物强韧的枝叶就会将猎物完全缠绕住,一路拖回到树体所在的位置,然后由树体所喷出的汁液将猎物完全侵蚀掉化成养分吸收。

或许是分散开的距离太远,缠柳的其他九根枝叶并没有立刻出现,依旧有动弹能力的零当机立断的抽出两把匕首,一把用力插入土地之中,想借力减慢被拖行的速度,另一把匕首则狠狠的砍向缠住自己脚裸的枝叶,深棕色的外皮被利刃切开,绿色的汁液从伤口处流出,散发出一股腥臭的味道,受伤的枝叶发狂的扭动起来,毫无防备的零一下子就被甩了出去,随着舞动的枝叶一会儿被甩到左边,一会儿又被甩到右边,甩得头昏眼花。

但身体上的难过并没有影响到零的判断,长久以来不断由危险所淬炼出来的强硬神经没有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在被枝叶甩出去的瞬间,零单手抓住另一棵树的树干,然后快速的用四肢缠住,死死的固定住自己的身体,没再被缠柳的枝叶拉动。

零喘了口气,然后抬起右手朝缠住自己脚裸的枝叶用力一挥,也不知他做了什么,原本坚韧的枝叶瞬间被切开,绿色的汁液洒了他一身。

终于摆脱掉缠柳的零丝毫不敢懈怠,他爬到树枝上,小腿用力一蹬,立刻从这棵树跳至另外一个树,然后不断重复跳跃,希望能尽快远离缠柳的狩猎范围。

此时,生长在同一棵树体之上的另外九根枝叶也赶来,充满韧性的枝叶像粗壮的鞭子,不断朝零抽去,但零凭借着灵活的身姿,惊险万分的躲开了攻击。

缠柳的攻击变得越发的密集,零也很清楚再这样继续下去的话,他很快就会被追上,红色的眸中闪过一丝狠戾,他突然停下脚步,站立在一根树枝之上,慢慢的脱下戴在手上的手套。

九根缠柳的枝叶一齐朝零抽来,零一动也不动,默默的注视着眼前的这一幕,宛如鲜血凝固而成的双眼之中没有一丝怯意与害怕,平静得可怕。

就在零准备动的那一刻,一个意外的声音在这片安静的区域内响起。

「风之缚!」

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形成一个环,将九根缠柳的枝叶紧紧的束缚住,九根枝叶不断的在挣扎,却始终无法挣开风的束缚。

「美人!这边!快跳下来!」

循声望去,零看见莫伊正站在不远处焦急的朝他挥手。

零微微眯起眼,看着他却没有动。

以为零被吓得无法做出回应的莫伊急了,他扯开喉咙大叫道:「美人!别发呆了,逃命要紧啊,我可坚持不了多久!」

弹了下舌,零轻松的从树上跃下,朝莫伊跑去。

莫伊一把抓住跑到自己身边的零的手腕,拉着他拼命朝前跑。

完全被激怒的缠柳以惊人的力量挣脱了风之缚,笔直朝两人扑来。

「风刃!」莫伊一边跑,一边朝身后放魔法,希望能借此阻挡一下缠柳,但可惜效果并不佳,只有魔法学徒水平的莫伊力量太过微弱,缠柳的枝叶轻轻松松的就将他发出的风刃挥开,连皮都没破一点。

不间断的放魔法是一件极其消耗体力的事,再加上莫伊还要不停的在跑,没一会儿,他就累得满头大汗,脸色开始发白,脚步也变得凌乱虚浮。

可恶,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莫伊咬了咬牙,决定拿出自己的压箱底。

「美人,你继续跑。」莫伊放开零的手,自己则停下脚步。

「你呢?」零也停下脚步,盯着莫伊问。

「我把这家伙解决了再去追你。」莫伊冲他微微一笑,催促道:「好了,你快跑,这里交给我就行了。」

零看了他一眼,不发一言的继续朝前跑。

待零离开后,莫伊从自己的空间手镯之中拿出一瓶红色的液体,缓慢将它倒出,左手则快速的施展出风之缚,并将风之缚的形态变成一个球状,包裹住红色的液体。

当莫伊做完这一切后,缠柳已出现在他眼前,面对以惊人的气势朝自己抽来的缠柳,莫伊的神情十分镇定,他的左手伸直,掌心朝上平摊着,包裹住红色液体的风之球在他的掌心中调皮的翻滚着,然后……在九根缠柳的枝叶汇合在一起即将缠住他的一瞬间,他动了。

莫伊将红色的风之球朝缠柳抛去后飞快的趴下,连滚带爬的逃离原地。

轰的一声,在红色的风之球触碰到缠柳枝叶的一瞬间,爆炸了,九根缠柳被完全炸烂,绿色的汁液洒满了一地。

巨大的爆炸还波及到了没有逃远的莫伊,他整个人被一阵热浪吹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痛死了……被吹翻在地的莫伊感觉自己浑身的骨头快散架了,内脏险些都要被摔出来,闭上眼,莫伊默默等待脑子的晕眩感过去,突然,他听见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从远处慢慢走来。

睁开眼,眼前一片模糊的莫伊眯起眼盯着前方看了好一会儿才聚焦,当他看清来人的模样后,有些惊讶的说道:「哎?美人,你怎么回来了?」

虽然莫伊让零先逃,但他并没有走远,刚才所发生的事全部都落入他的眼中。

蹲下身子零看着灰头土脸的莫伊,眼神有些复杂。

「怎么了?」见零一直不说话,莫伊不解地问。

「为什么来救我?」即使莫伊没有来,零自己也能逃走,但看见这么弱小的莫伊为了救他这么努力,即使零这样冷漠的人也不由地被触动了。

「我可舍不得让美人受伤!」莫伊回答得一脸理直气壮,让零一阵无语。「而且,你也救了我不是吗?」

看着莫伊灿烂的笑脸,零陷入沉默之中。

「舌头不想要了吗?我说过不准你再叫我美人的。」零冷冷的瞪了莫伊一眼,吓得莫伊赶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

「不过看在你救了我一命的份上,这次就不拔你的舌头了,下次如果再犯我可就不客气了。」

莫伊猛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爬得起来吗?」

「爬不起来!零你背我吧!」莫伊的眼睛一下亮了。

「那你就继续再躺一会儿。」零冷冷淡淡的回道。

莫伊垮下脸抗议,「零你真没爱心。」

零直接忽略莫伊的话,开口问:「你刚才丢出去的是什么?」

莫伊扭过头不理他。

零一言不发,直接伸手捏住他的脸颊,从第一次见面时,他就觉得莫伊有些婴儿肥的脸颊看起来很好捏,正好趁此机会满足一下自己的愿望。

「痛痛痛……」莫伊泪眼汪汪的看向零,表情委屈得不得了。

「愿意说话了?」

「嗯嗯!」莫伊拼命点头。

闻言,零才松开手。

莫伊揉着自己被捏红的脸颊,欲哭无泪,美人下手好重……肉都快被捏下来了。

还在独自怨念的莫伊瞥见零逐渐不耐的眼神,生怕另外半边脸颊也惨遭毒手的他吓得立刻抬手捂住另外半边脸,赶忙开口解释道:「那是烈焰花的花蜜。」

「烈焰花?」零微微有些惊讶,「是传说中那极其珍贵,数量稀少,对火系法师用处极大的烈焰花?」零没想到莫伊竟然连这种传说级的植物都有,他似乎太小看这个少年了,或许他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有用得多?

「对火系法师很有用?这个我不清楚,不过数量稀少倒是真的,我一共就只找到过三朵,这花很有用的,是我的压箱宝。」

烈焰花可以说全身都是宝,它的花蜜具有爆裂的作用,但因为十分不稳定且只要一碰触到物体就会爆炸,所以每次使用都需要十分小心,莫伊和老师研究了很久才找出这种用风系魔法包覆住花蜜进行攻击的办法。至于烈焰花的花朵……都被莫伊拿来饲养小宠物了。

「你是药剂师?」

「唔,算是吧,不过我只跟着老师学了点皮毛而已。」被迫用掉花蜜的莫伊现在心疼得要死,他的目光转到零的身上,嬉皮笑脸的说道:「所以美……啊,不,零你要补偿我!」

「哦?你要我补偿你什么?」零没有拒绝,在他看来等价交换本来就是件很合理的事,而且他也很好奇莫伊到底想从他这里得到什么。

「带我出迷失森林,不准再丢掉我!」

听完莫伊的要求,零不由的愣了一下,他完全没想到莫伊的要求竟然会这么简单。

「只要这些补偿?」零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嗯!」莫伊用力一点头,满脸期待的望着零,眼中写满了『答应我吧,答应我吧。』

见零迟迟没有回答,莫伊立刻扑到他身上,死命抓住他,「你一定要带我出去,我可不想在这里迷失一辈子啊!!!」

面对莫伊摆出一副你不带我出去,我也会死跟着你的态度,零感觉十分无奈。

见过无赖的,但没见过这么无赖的,而且最重要的是,零无法用对付其他无赖的办法来对付他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鬼,感觉太欺负人了。

「你确定你不会后悔?外面的世界可比这里凶险多了。」

「嗯,绝不后悔!」莫伊回答得十分坚定。

「我知道了,我会带你出去。」

得到零的保证后,莫伊立刻露出开心的笑容,「我就知道美……」零扫来的冰冷视线让莫伊硬生生截断自己差点要脱口而出的称呼,改口道:「零是个大好人!」

收回视线,零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有些发麻的脚,开口问:「能走了吗?」

「……还没恢复。」莫伊再次躺平在地上装柔弱。

零下意识的拽紧自己的手掌,真的很想给这个总爱装死的小鬼一拳。

即使被零冰冷的眼神扎得浑身痛,莫伊依旧厚着脸皮躺地上不动。

「起来吧,我背你走。」最后依旧是零让步。对于自己一再纵容这个小鬼的行为,零感到既火大又无奈。

但不管零的心思如何复杂,听见他话的莫伊却开心得很,他立刻从地上爬起来,喜滋滋的爬上零的背,笑得一脸灿烂。

 

 

两人很幸运的赶再天黑前找到了一处适合过夜的地方,待莫伊确定了这附近没有危险的植物后,零开始动手清理出一块干净的地方睡觉,而莫伊则坐在一旁拿清水洗脸处理身上的擦伤,爆炸的热浪掀起了不少小石头,幸好莫伊及时护住了脸,只有脖子和手上有一些擦伤。

看着自己身上的旧伤未好又添新伤,莫伊不由的有些感慨,虽然他是个孤儿,但从小他就在老师的关爱下长大,几乎没有吃过什么苦,受伤更是极少出现的事。结果现在老师一死,他受伤就成了家常便饭。

此刻的莫伊非常想念待他如父一般慈爱的老师,如果老师还在,他根本就不用出迷失森林,也就不会吃那么多的苦了。感觉委屈的莫伊鼻子微微发酸。

清理完空地的零看见莫伊拿着药水坐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发什么呆?」

被零碰了碰肩膀的莫伊从沉思中回过神,一脸茫然的抬头看着他,显然没听见他刚才的问话。

注意到莫伊的眼眶发红,零不由的怔了一下,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总是疯疯癫癫,乐观开朗,仿佛没有任何烦心事的少年竟然会露出如此脆弱的模样。

「怎么了?」见零久久不说话,莫伊疑惑的问了一句。

回过神的零掩下自己的思绪,将刚才的问题重复了一遍。

「你在发什么呆。」

「发呆当然就是把脑袋放空什么都没想啊,还有为什么吗?」莫伊奇怪的反问。

被一下子噎住的零觉得跑来关心他的自己简直就是个傻瓜。他眼眶发红肯定是被沙子迷了眼!

「快把伤口处理了。」感觉丢脸的零恶声恶气的说道。

「哦。」

零起身准备离开,却被莫伊一把拉住,险些狼狈的摔倒在地,稳住身形的他面无表情的转过头,眼神充满了杀气,可是当他对上莫伊茫然得宛如一个迷路的孩子般的表情后,心中的火气就一下子熄灭了。

犹豫了一下,他最后还是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脑袋,纯黑的头发如他所想的一般柔软。

「喂,小鬼,你到底怎么了?」

莫伊顺势倒入零的怀抱之中,零怔了一下,他下意识的想伸手推开,但当他的手碰到少年的肩膀时,他发现他在微微颤抖,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没狠下心来推开他。

算了,我的年纪都可以当他爷爷了,被靠一下也没什么,零这么安慰了自己一句。

「我想老师了。」

零本就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的他只好默默的听着。

「我是一个孤儿,从小就是老师养大的,我一直都将他当成我的父亲,他宠我,疼我,虽然没有人陪我玩耍,但他总是尽最大的努力让我快乐的生活着。」长久以来的委屈突然找到了一个宣泄口,莫伊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感情,大声哭了起来。

「我一定要走出迷失森林去找那个人问个明白,问清楚他为什么要杀了老师!零,请你一定要带我走出去!」莫伊抓住零的黑袍,仰着头认真的恳求道。

零沉默的看着他,最后伸手手擦去他眼角的泪,道了一声「好。」

「谢谢。」莫伊重新将脑袋埋进零的胸口。

零又默默的让莫伊抱了好一会儿,直到察觉到他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后,他终于忍不住伸手推他的脑袋,「你要在我怀里赖到什么时候?」

「有什么关系,让我再抱一会儿啦。」莫伊索性用双手环住零的腰,死命的抱紧。

「松手。」

「不要。」莫伊秒答。

对他产生同情心的我简直就是个白痴!!!零差点气晕了。

好不容易扯开挂在自己身上的莫伊,零再一次告诫自己以后一定不能对他心软!这小鬼将得寸进尺这个词运用得太好了!

被拉开的莫伊满脸哀怨的望着零,表情委屈得宛如一只被抛弃的小动物。

零扫了他一眼,道:「我饿了。」

「啊!等我!」莫伊立刻跳起来,开始准备食物。

看着独自忙碌开的莫伊,零的眼神之中透露出一丝他自己都没有发觉到的温柔。

 

 

隔天一早,零被一些细微的声音吵醒,睁开眼,红色的眸中还残留着一丝睡意,他茫茫然的看见已经穿戴整齐的莫伊正在整理毯子,瞬间清醒了过来。

「你起来多久了?」

听见零的声音,正在折叠毯子的莫伊吓了一跳,转过头,他看见零正一脸警戒的看着自己,疑惑的眨了眨眼,回道:「唔,起来一会儿了。」

太大意了。零暗恼,莫伊起来这么久,他竟然完全没有察觉!若他有心要杀自己的话,自己都不知道要死多少次了!

「零,别发呆了,快起来。」

「嗯。」零一边起身,一边暗自告诫自己绝不能再如此大意了。

「零,为什么你连睡觉都不把斗篷脱下来?」蹭在零身边的莫伊好奇死了。

正在用沾湿了水的布擦脸的零顿了一下,冷淡的回道:「与你无关。」

「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嘛。」

「不要。」

「难道你斗篷下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难道你是秃头?啊!不要,这个太打击我的心了,难道是大肚子?可也不对啊,零你穿的衣服还挺紧身的,唔,到底是什么原因呢?」莫伊缠在零身边,叽叽喳喳的自问自答。

「吵死了,你还走不走?」零对莫伊各种乱七八糟的猜测完全无语,再不阻止他,零觉得自己一定会克制不住揍他一顿的!

话落,零也不管他,大步朝前走。被吼的莫伊一脸委屈的跟在他的身后,忍不住小声的碎碎念:「你肯告诉我不就没事了,干嘛还要装神秘,我真的是好奇死了!」

零假装听不见,直接忽略他。

 

 

经过昨天重重磨难的两人变得更加小心,情愿放慢速度,也不愿继续让植物追着跑,而变得更加谨慎的莫伊凭借着对迷失森林之中植物的了解,也使得两人的行程变得更加的顺利。

但是……连续在迷失森林内转悠了三天的莫伊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零,你真的能在这么大的森林之中找到一个人吗?我们已经走了好几天了。」

莫伊觉得自己再继续走下去一定能从一个体力废柴的魔法师学徒锻炼成为一个体力惊人的魔法师学徒!

「当然可以,被我做过标记的猎物是没有一个能逃脱的。」零自信的回道。

「猎物?」莫伊愣了一下。

察觉自己口误的零咳嗽了一声,「没什么,快走吧,我已经感觉到我们快接近了。」

「啊?哦。」累惨的莫伊已经懒得动脑子想为什么零会称呼要找的人为猎物的意思了,他只是麻木的跟在零的身后一直走。

幸好零说的快接近的确是快了,一天之后,通过他在猎物身上留下的印记,他感觉到自己所要找的那人就在附近。

停下脚步,零对莫伊道:「好了,你找个地方等我回来。」

「哎?」莫伊一下子没明白零话中的意思。

「你找个安全的地方休息,等我回来。」零耐下性子重新说了一遍。

「不用我跟着吗?」莫伊好奇的问。

「嗯,不用,有点事我要单独解决。」

「哦……」莫伊闷闷的点了点头,被零排斥在外的感觉让他觉得很不开心。

目送零的身影逐渐远去,莫伊站在原地没有动,脸上的神情十分挣扎,他正在纠结是否要跟上去,虽然零已经摆明了将他排斥在外,但他真的很好奇零要做什么。

或许一开始他的确是对零的美貌一见钟情,但随着这段时间的相处,他真的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冷面心软的人了,莫伊清楚,零是个防备心极重的人,若不想办法抓紧他,自己随时都可能被抛弃,这样的结果他无法接受。

最后莫伊一咬牙,还是选择跟了上去。

我想要更加的了解你!你是否也能更加的信任我一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