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月光物语

轻小+言情+耽美+同人杂食写手
主角总受党

© 月光物语
Powered by LOFTER

【剑三】鬼夜情话(莫毛)-章五(上)

次日清晨,当穆玄英从昏睡中醒来时,就感觉自己全身像是被人打过一顿似的,酸痛不已,连动都没办法动一下。

低下头,他看着满身的痕迹,就不由地回想起昨夜的荒诞,脸一下子变得通红。

虽然告诫自己昨晚只是在疗伤,但和与那男鬼交合时的记忆却清晰的刻在了脑海之中,每一个细节他都记得异常清楚。穆玄英挫败地抬起手捂住自己的脸。

“在发什么呆?”

突然响起的声音把穆玄英吓了一跳,他猛然抬起头就看见昨夜与自己交欢的男鬼正站在床边,双手环抱在胸前,看着自己。

“为什么你白天也能出现!”穆玄英大惊,他下意识地就拉起被子遮住自己满身的痕迹,等反应过来,他才察觉自己的动作就像被侵犯的良家妇女似的……

“在白天现形会比较耗费力气而已,并不是不能。”

“但你不是鬼吗?为什么会有实体?”回忆起昨晚,穆玄英有些惊奇他除了身体比较冷之外,竟与人无异。

莫雨想了一下,决定把这个答案留到下次使用,便卖了个关子道:“秘密。”

“噢……”

莫雨看着神情有些呆呆地穆玄英,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脑袋。“起来吧,时候已经不早了,你再不出去,主人家就该派人来叫你了。”

穆玄英并不喜欢被当成小孩,但不知为何,他却并抗拒莫雨摸自己脑袋的动作。

这种奇怪的亲近感让穆玄英感到很迷惑,难不成以前我和他很熟?但为什么我一点都不记得了……

“毛毛?”见穆玄英又陷入自己的思绪中,莫雨无奈地再次出声唤道。

“啊?哦!”回过神的穆玄英刚想掀开被子就顿住了,他微红着脸对莫雨道:“你……能不能暂时离开一下?”

莫雨挑了挑眉,不怀好意地笑道:“毛毛害羞了?”

穆玄英低垂着脑袋不说话,要他承认自己害羞也太尴尬了。

“好吧,我离开。”随着话音落下,莫雨的身影就慢慢地消失在空气之中。

环视了一圈空无一人的屋子,穆玄英才掀开被子走下床,穆玄英虽然感觉浑身酸痛,但身体并没有不舒服,满身的黏液也被清理干净了,低下头看了一眼胸口,昨晚被女鬼抓到的伤口已经消失无踪,他有些恍惚,觉得自己昨晚见到女鬼的那一幕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似的。

冷意袭上穆玄英裸露的肌肤,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赶忙拿起摆放在床边的干净衣物穿戴起来。

他刚穿好衣服,房门就被敲响,夏如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穆少侠,你醒了吗?”

穆玄英拖着酸痛的身体走到门口,打开了门。

“有事吗?”

“家主想邀请您一同去用早膳。”

“好的,我梳洗一下就过去。”

“是。”

重新合上门,穆玄英还未转身,就感觉自己的后背撞上了什么,然后一只手覆上他酸痛的腰际揉了揉。

“难受?”

穆玄英回过头,不出意外地看见了莫雨。

“你刚才真的离开了?”

“当然。”莫雨神色自若地回道。

穆玄英觉得自己还是别深究他刚才是真的离开了,还是隐身了。不然知道真相后,郁闷的肯定还是自己。

奇异的是他的腰被莫雨揉了两下后,竟意外地不再酸痛了。

“还有哪儿不舒服吗?”见穆玄英原本紧皱得眉头松开后,莫雨又问。

想到哪难以启齿的部位,穆玄英决定还是自己忍一下吧。

他摇了摇头,违心地回道:“没有了。”

莫雨一眼就看出穆玄英在撒谎,不过为了体谅他,莫雨决定还是装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为妙。

不敢让轩辕凌久等,穆玄英快速地梳洗了一番就准备出门,在伸手准备开门前,他突然想起一件事。

“昨晚被女鬼杀掉的男人尸体……”

“我已经处理掉了,大家只会认为他失踪了。”

穆玄英觉得自己还是别问他是怎么处理的……

虽然知道那人罪有应得,但一想到他连死掉都没人知道,穆玄英还是觉得有些唏嘘。这也算是恶有恶报吧。

推开门,穆玄英刚朝外迈了一步,发现莫雨还是跟在他身边,忍不住开口问:“你准备一直跟着我?”

闻言,莫雨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毛毛你太狠心了,用过就丢?”

一下子联想到昨晚所发生的事,穆玄英立刻变得面红耳赤,他结结巴巴地叫道:“什什什么叫用过就丢!”

“难道不是吗?用我疗完伤后,就想赶我走。”莫雨黑着脸控诉道。

本就不善口舌之争的穆玄英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毕竟莫雨说的也是事实,他的确是救了自己一命。不过穆玄英很快就发觉自己的话题完全被带偏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你突然冒出来,我没想好该如何向别人解释。”

听了他的解释,莫雨的脸色终于有所好转。也不知他做了什么,原本凝视的身体竟慢慢地变成半透明。

穆玄英好奇地伸出手去碰了碰他,结果手一下子就从他的身体中穿过。

“除了你之外,别人看不见我的。”

见难题解决,穆玄英没再说什么,继续迈开步子朝大厅走去。

 

 

来到大厅时,穆玄英正好看见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正在对轩辕凌说些什么,凭着过人的耳力,他隐隐约约的听见『门客……不见了……』

他脸色微变。

“镇定点,没人会知道那人失踪的事与你有关。”莫雨在他身边提醒道。

其实穆玄英倒也不是心虚,他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向别人来解释昨晚所发生的事,毕竟鬼怪之谈太过儿戏,没多少人会相信。

轩辕凌的眼角扫到来到大厅门口,正不知该进还是该退的穆玄英,打断了管家的话。“我知道了,你再派人去找找。”

说完,他便转过头,笑着对穆玄英招了招手,示意他进来。

“轩辕前辈。”

“昨晚休息得还好吗?”轩辕凌堆着满脸和蔼地笑容看着穆玄英。

“嗯,多谢前辈的款待。”

“穆少侠你何须如此客气。”

穆玄英抬手抓了抓头发,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

“快过来用膳吧。”

“啊,让前辈等我,真是太过意不去了。”

“穆少侠,你再如此客气,我可就要生气啦。”轩辕凌佯怒道。

穆玄英不敢再多言,赶忙走到桌子旁坐下。

轩辕凌示意守在一旁的婢女上菜。

“呃,其他人呢?”看见桌上就坐着自己和轩辕凌两人,穆玄英好奇地问道。昨晚晚宴时,他可是见到了不少轩辕家的人。

“他们早上都有事,一般是不聚在一起用早膳的,今天多亏有穆少侠你啊,老头子我才不至于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吃饭。”

“这是我的荣幸才对。”

轩辕凌越看穆玄英越满意,他忍不住开口试探道:“不知穆少侠年方几何?”

“呃……刚及弱冠。”

“与我孙女的年岁倒是极其相配啊。”轩辕凌抚须大笑。

听出他话中意思的穆玄英神情有些尴尬,而更让坐立不安的是从身旁射来的冰冷目光。

幸而婢女及时将食物送上,才解了穆玄英的尴尬。

“前辈,快用膳吧。”

“嗳,好好好。”

在轩辕凌看来穆玄英是害羞了,而且婚配之事本就该由长辈来商谈,他不发表意见也是正常的。

好不容易在莫雨充满压力的注视下将早膳用完,穆玄英赶忙将自己准备离去的意思说了出来。

“不多留几日吗?”轩辕凌挽留道。

“不了,我还要将请帖送往其它地方。”

“这样啊……那待谢盟主寿辰过后,穆少侠再来我府小住几日吧。”

“有时间我一定来。”穆玄英的话音刚落,他就感觉一直刺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变得更锐利了,扎得他生疼。

“那好,期待穆少侠下次再来。”

与轩辕凌寒暄几句后,穆玄英就告辞了。

 

 

一出城来到人烟稀少的林间小道,莫雨的身体就转虚为实,一把勾住穆玄英的腰,将人拖进自己的怀中,将唇贴在他的耳边抱怨道:“穆少侠真是好本事,这么快就勾得旁人想要你做孙女婿了。”

温热的气息喷洒过敏感的耳朵,穆玄英的脸颊染上淡淡的红晕,他满脸尴尬地回道:“我没那意思。”

“哼,但架不住别人有这个意思。”

察觉出莫雨话中的酸味,穆玄英感觉有些头疼,虽然他与莫雨有了肌肤之亲,但关于他们之间的关系……他并没有理出个头绪来。

莫雨看出了穆玄英心中的纠结,他暗自弹了下舌。将下巴靠在穆玄英的肩膀上,语气低落地说道:“没想到毛毛你竟然是个始乱终弃的人。”

“……”穆玄英真不知道该怎么和一个男鬼谈始乱终弃,而且……昨晚吃亏的明明是他才对!

“咳,莫雨,先不说你是个男的,最重要的是你是鬼,我是人,人鬼殊途……你还是尽早去投胎转世吧?”

穆玄英突然感觉自己的手臂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他低下头就看见莫雨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臂,那力道大得快要把他的手都给折断了。

“毛毛,你不想和莫雨哥哥我在一起了吗?”

穆玄英听出莫雨的声音中透出一丝危险的气息,他不安地微微偏过头,就见莫雨漆黑的眸中隐隐闪动着红光,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了,但还是能看出他的情况不太对劲。

“莫雨?莫雨你怎么了?”穆玄英焦急地唤着他的名字。

但已经完全陷入自己情绪中的莫雨充耳不闻,他随意的挥了一下手,然后一把将穆玄英推到路旁的树干上,压住他的身体就开始撕扯他的衣服。


评论 ( 2 )
热度 ( 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