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月光物语

轻小+言情+耽美+同人杂食写手
主角总受党

© 月光物语
Powered by LOFTER

【池袋西口公园】乐园(崇诚)-12 完

※ 乐园连载完结,本子里还收录了另外一篇文就不放出来了~



关上房门后,我直接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俊介现在就在我家,我需要他父母的联系方式。」

「你直接把神崎交给我们带回去就可以了。」

「不行。」

女人微微眯起了眼,不屑的冷哼了一声,道:「怎么,你打算像神崎的父母要好处费吗?」

我还没来得及生气,站在我身旁的崇仔就怒了,他冷冷得看着那女人,面色十分不善。

「我劝你最好斟酌一下说辞再开口,不然我可无法保证你在池袋的安全。」

或许是崇仔太有黑社会大佬的气势了,那两个L.H.机构的职员立刻就被吓得直哆嗦。

「你,你们果然不是什么好人。」男人虚张声势得叫嚣道。

对于这种不知好歹的人,我也懒得多费心思,直接强势的开口道:「摆在你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乖乖交出俊介父母的联系方式;二是继续保持抵抗,但到时候事情会变成怎么样,我可就不敢保证了,反正我不急,过几天总能从俊介那里拿到他父母的联系方式。」

「你别嚣张,我们随时可以告你诱拐儿童。」

「那就去告啊。」我有恃无恐地笑道。学生逃跑,这个消息若被散播出去,一定会对他们的机构造成很大的影响,不然他们也不会不报警,偷偷摸摸的来找人了。

果然,一见我这么镇定,对方刚燃起的气焰就立刻灭了。房间内的气氛一下子僵持住了,不过我这边并不着急,我有八分把握他们到最后一定会妥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在两人中占据主导地位的男人思索了许久,才犹犹豫豫地开口问:「如果我把神崎父母的联系方式告诉你……有什么好处……」

「那我就不会在他们面前乱说话,诋毁你们机构。」

对方显然很气愤我无赖的做法,但他们也清楚他们并没有资本与我抗衡。

「……好吧,我把他们的联系方式告诉你。」最终,男人咬了咬牙,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从宾馆里走出来后,我就立刻拨通了写在字条上的电话号码。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一个冷静自制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

「喂?」

「你好,请问神崎夫人吗?」

「你是?」

「我是真岛诚,您的儿子俊介目前正在池袋,我的家中。」

「什么?」那冷静的声音终于出现一丝裂缝,「俊介不是应该在L.H.机构吗?怎么会跑到池袋去了?」

「他从L.H.机构里逃了出来,请问你有时间来池袋一次吗?我想和你见个面,谈一下关于俊介的事情。」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随后女人回道:「我知道了,我现在立刻就来池袋。」

「好的,等您到了之后请联系我。」

挂断电话后,我长舒了一口气,暗暗为自己打气。最后一道障碍即将来临,为了俊介,我一定会努力攻克掉的!

「走吧,该去接俊介了。」崇仔甩了下车钥匙。

「嗯,这次多谢你了,崇仔。」

「没关系,反正我也会索取报酬的。」

「……」想起他之前所说的话,我突然就想祈祷俊介的父母晚点来了。

「想好接下来要带俊介去哪里玩了吗?」

「嗯?」我不解崇仔为什么问出这样一个问题来。

「我今天休假,陪你一起带着他玩吧。」

我有些诧异地眨了眨眼,随即笑问:「崇仔,你该不会舍不得他吧?」

「我只是在考虑有没有必要去领养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而已。」崇仔侧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我。

「……我们走吧。」我僵硬的转移了话题。

崇仔挑了下唇角,与我一同上了车。

 

 

俊介的父母是在傍晚的时候到达池袋的,接到电话的时候,我正好和崇仔一起带着俊介在公园玩,顺便等猴子来汇合。

「我有点事要处理,崇仔你先带着俊介玩一会儿。」我边说,边和崇仔使了个眼色。

他了然的点了点头。

「那你早点回来啊,阿诚。」俊介恋恋不舍地叮嘱道。

「放心,事情一办完我就立刻回来找你。」与他互击一掌,做好保证后,我才赶往与他父母约好见面的咖啡馆。

我原以为只有俊介的母亲一个人来,没想到到达咖啡馆时,见到的却是他的父母两人。

看着这两位气质高雅,但性格却显得十分严肃严谨的中年男女,我不由地松了一口气,虽然看起来不好相处,不过从他们两个一接到消息就立刻赶来的行径看,这对夫妻应该还是很关心俊介的。

「你们好,我是真岛诚。」我在两人的对面坐下。

「你好,我是神崎隆介。」俊介的父亲对我点了下头。「请问我的儿子现在在哪里?」

「正在公园里玩,不用担心,他现在很好。」

「多谢你这几日来对俊介的照顾,不过我们想立刻见一见他。」神崎先生提出自己的要求。虽然他的态度很理智也很有礼貌,但我看得出来他在担心俊介的安危,也在怀疑我的身份。

对于再次被当成恶人,我感觉很无奈,不过倒也没介意,换成我是他们,突然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说儿子在他那里,也一定会怀有戒心。

「等谈话结束后我就带你们去见他。」

「你想谈什么?还有你是怎么认识我儿子的?」

我在心里组织了一下语言,删减了一部分不太适合让他父母知道的内容后,便将这两日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

「昨日一早我在我家门口看见了俊介,他只说他是我杂志专栏的忠实读者,特地跑来找我玩,但不管我怎么追问他的身份,他都不愿意说,不过我已经拜托了相识的警官留意是否有失踪的孩子。」

听见我报过警,俊介父母原本充满戒备的神情终于消散了一些。

「这两天我就一直带着他玩,原本是希望他玩够之后告诉我你们的联系方式,却没想到后来遇见了L.H.机构的工作人员,在我的逼问下,俊介才告诉了我事情的真相。」接着,我把俊介的那番被父母忽略,觉得生活无望的谈话重复了一遍。

显然从来没与儿子进行过深刻交流,完全不知道他竟会有这种想法的父母两沉默了。

「那孩子……怎么会认为我们不爱他呢?」总是显得十分冷静干练的俊介母亲用手掩住脸,语气之中透出一丝难过与自责。

俊介的父亲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想要安慰,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接下来的话可能有点严厉,请见谅。」我放在桌上的双手交握在一起,「我觉得作为父母来说,你们是失败的,不管你们心里有多爱俊介,但你们却从来都没有表现出这一点,导致俊介一直都没有安全感。虽然俊介很聪明,但他始终只是一个六岁的孩子,他需要你们的关爱。」

「我们只是想努力工作,为他营造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俊介的父亲苍白无力的解释道。

「我觉得你们有点本末倒置了,这次把俊介带回去后,我希望你们能和他好好的谈一下,知道一下他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俊介的父母失魂落魄地点了点头,两人都在垂目沉思,认真思索我刚才所说的话。

「你们稍等片刻,我让我朋友带俊介过来。」说着,我便朝两人点了点头,拨通了崇仔的电话。

没过多久,俊介就被崇仔带到了咖啡馆内,当他看见自己的父母时,露出了吃惊的表情,显然很意外他们的出现。

俊介的母亲一见到他,立刻就站了起来,但看见俊介站在我身边,面露抗拒之色后,又胆怯了,露出想去抱他却又不敢的表情。

「和他们回去吧,然后好好谈一下,把自己的心里话都说出来,别一直憋着。」我摸了摸俊介的头,然后将手覆在他的后背,轻轻地推了他一下。

俊介被迫朝前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回头看我。

「去吧,他们终究是你的父母。」

俊介看了我几秒,最后转头乖乖地走到他母亲的身边,被他母亲一把抱住。

「俊介!我的孩子!」抱着失而复得的儿子,俊介的母亲激动地哭了出来。

俊介似乎很不习惯母亲如此情绪外露的模样,他有些不安地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露出鼓励的笑容。

迟疑片刻后,俊介伸出手轻拍了一下母亲的后背,激动的俊介母亲将他抱得更紧了。

当天晚上俊介的父母跟着我一起来到我家,对我老妈以及我表达了感谢之情,第二天一早才离开池袋。

临别前,我对俊介许诺,以后只要他愿意随时都能来池袋找我玩,我也会一直与他保持联系。做出这份保证后才让他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俊介离开后一周,我收到了他写来的信。

信上说他回去后就和父母开诚布公的谈了一下,之后他和父母的关系就缓和了下来,虽然他们三人还不习惯外露的表达出自己的关心,但都在笨拙的努力着,他感觉很开心。而且他还离开了L.H.机构,进入一所普通的学校成为了一名普通的学生。

知道他过得很好,我便放心了。

信的最后,俊介这样写道:『与阿诚你相处的这两日,将会我一生之中最美好的回忆,它将成为我心中的净土,我的乐园,以后不管遇见任何困难,只要依靠着它们,我就能无所畏惧的前行。』

 

 


评论
热度 ( 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