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月光物语

轻小+言情+耽美+同人杂食写手
主角总受党

© 月光物语
Powered by LOFTER

【池袋西口公园】乐园(崇诚)-10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思来想去,我觉得对付这聪明得可怕的孩子,还是打直球比较适合。

刚才Zero One给我打过电话了。」

果然,我的话一说出口,俊介就立刻转头看我,眼中流露出一丝诧异。

「他说了一点关于你的事情。」我继续道。

俊介垂目沉思了片刻,再次抬头看向我时,神态已恢复平静。

「阿诚想问我什么?」

「所有的一切,如果你什么都不愿意说,我也帮不了你任何忙。」

无意识的咬了咬唇,俊介犹豫了一会儿,最后点头道:「好。」

我放慢了脚步,耐心地等待这这个戒心极重的孩子慢慢地道出属于他的故事。

「虽然我是从五岁的时候被父母送进L.H.机构的,但在我五岁之前,我的父母也并没有关心我太多,他们留给我的永远只有忙碌的身影,以及列行公事般的询问,我一直都是由保姆带大的。之后当测出我的智商高达280时,我就被送进了L.H.机构,虽说我的父母有每月能来看我一次的机会,但他们太忙了,有时候甚至三、四月都不会来见我一次。」俊介说话的声音十分平静,但我却能感受出在这份平静之下所蕴含的失望与悲痛。

我实在想象不出是怎样的父母会如此冷淡的对待自己的孩子,虽然我从小就没有父亲,我家老妈也是个粗鲁的女人,她并不懂的表达她的爱,但我还是能无时无刻的感受到她对我的关心。

「L.H.机构虽然是一个培养精英的学校,但那个地方充满着冷漠与残酷的竞争,身处在那个环境的我感觉自己就像行尸走肉一般,直到我在网络上认识了Zero One。认识他其实也是一个意外,那天我闲着无聊就黑了一个网站。」

……我该说天才的世界,我等凡人不懂吗?

「正巧Zero One也在那个网站找东西,我们进行了一番争斗,虽然我输了,不过最后我们两个就成为了网友,当我听他说着池袋那些精彩缤纷的故事,出于好奇,我去找了你连载故事的杂志看,慢慢地我产生了一丝渴望,我想亲眼见一见那个世界,想亲眼见一见你——池袋的麻烦终结者,于是我就从那个逃了出来。」俊介转头直视我。

「亲眼看见之后,感觉如何?还满意吗?」我摸了摸他的头,笑问。

「嗯,很有趣,非常的有趣。」俊介露出了一丝微笑,他似有眷恋一般的将我的脖子抱得更紧,小脑袋则埋进了我的胸口之中。

「我很开心,阿诚你真好。」

「笨蛋小鬼。」

俊介哼了哼,却没动,像只爱撒娇的小猫,让我突然觉得有这样一个儿子也不错,不过可惜的是这终究是一个美好的梦想而已。

「你打算什么时候联系你的父母?」

「我不打算联系他们,或许等我回到L.H.机构后,他们也不一定知道我曾经跑过一次。」说起自己的父母,俊介的语气之中带上了一丝委屈与埋怨。

「L.H.机构有这么大的本事?小孩子失踪了竟然敢不告诉他的父母?」我惊讶的反问。

「……今天在东池袋中央公园里跟踪我们的一男一女就是L.H.机构的人。」

「他们是来找你的?」

俊介不甘不愿地点了点头。「应该是。只要我在每月一次的探访日前被带回去,我父母就不会知道我跑过一次的事情,反正我也不愿意和他们说。」

「既然他们不通知,那我来通知,把你爸妈的联系方式给我。」

「我不记得了。」俊介撇嘴。

知道他在气头上,我也就没再多问,转而聊起了其他话题。

至于他父母的联系方式,等过两天他气消了总能问到。        

 

 

回到家后,我让俊介先去洗澡,自己则帮老妈收拾东西准备关店。

不过我刚忙到一半的时候,就接到了崇仔的电话。

示意老妈去休息,剩下的由我来处理后,我走到店门口,确定老妈已经上楼后才接起了电话。

「怎么啦?长夜难耐,我刚离开一会儿国王大人想我了吗?」

「我不介意现在就过来与你共度良宵。」

「……对不起,我开玩笑的。」

崇仔轻哼一声。

「找我什么事?」

「阿诚,你太大意了,被人偷拍都没发现吗?」

我挑了一下眉,挺意外的。「难不成有模特公司的人想找我拍照?」

「你想太多了。」

不愧是冷酷无情的崇仔,明明是恋人却总是说一些打击我的话,现在想来,除了我之外,还有哪个人能忍受得了他的坏脾气啊。

「刚才有两个晚到的G少年向我汇报,说看见有一男一女拿着由手机偷拍的照片在街上问路人是否见过照片上面的人。」

一男一女?我心中很快就有了答案。「是我和俊介的照片吗?」

「嗯。那小鬼的家人来找他了?」崇仔问。

我简单的将俊介的故事复述了一遍。

崇仔听完后,沉吟片刻问:「那两个人你打算如何处理?」

「不用理会他们。」反正我已经向吉冈报备过了,也不怕别人说我诱拐儿童。而且凭他们只敢在路上找人问,却不敢报警的行为看来,他们并不想把事情闹大,也是,若让其他家长知道有孩子从他们机构里跑了出来,一定会对他们的声誉造成很大影响吧。

「你心里有数就行。」崇仔也只是打算向我提个醒。

「等等。」我想了想,又改变了主意,「能麻烦G少年们帮我注意他们一下的行踪吗?我打算明天和他们谈一谈。」

「可以。」崇仔一口答应。

「谢了。」

「真的不能出来过夜吗?」崇仔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太甘心。

我怔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道:「抱歉啦,崇仔,我现在要去陪我儿子睡觉了。」话落,我干净利落的挂断电话,也不去管电话那头的崇仔脸色会变得多难看。

Yes!这次终于轮到我先挂断电话了!心情无比爽快的我哼着歌拉下店铺的铁门,结束了我家水果店一天的营业。

我走上楼时,俊介刚好洗完澡从浴室里走了出来,看着洗得白白嫩嫩的小孩,我调戏地捏了捏他的脸颊道:「快去床上等着我吧。」

俊介满脸无奈地伸手拍掉我的手,用『你幼稚不幼稚』的眼神扫了我一眼后,转身就走进了房间。

啧,果然像崇仔,就会让我郁闷。

等我洗完澡走进房间时,俊介已经乖乖躺在床上,正睁大着一双眼对着天花板发呆,精致的小脸面无表情,看起来就像个毫无生气的娃娃一般,我的心猛地一抽。

我默默地注视了他片刻,朝前跑了两步一下子跳到床上压在他的身上。

「唔!」承受泰山压顶的小鬼闷哼一声,之前宛如两颗玻璃珠一般目光溃散的双眸立刻绽放出一簇怒火。「阿诚,你想杀了我吗!」

看着变得生气勃勃的俊介,我笑嘻嘻的从他身上翻了下去,随后将他搂抱进怀中,俊介小小的身子微僵了一下,然后才慢慢放松下来,小手从被子中伸出,犹犹豫豫地抱住了我的脖子。

「想要我讲故事哄你睡觉吗?」

「才不要,我又不是小孩子。」俊介冷哼一声。

「你就是小孩子啊。」我笑着揉乱了俊介的头发,「小孩子就该有小孩子的样子,高兴时就笑,难过时就哭,别小小年纪就像个小老头似的,一点都不可爱。」

「阿诚,如果我真是你的孩子该多好啊,你一定是全天下最好的父亲。」

「这点我不否认。」难得听见俊介说我好话,我不由地得意了两下,「不过不要怨怼你的父母,没有父母是不爱孩子的。」

俊介将脸埋进我的胸口,显然是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知道这个心结也不是那么容易解开的,只能慢慢来。

「快点睡吧,明天我带你去见Zero One如何?」

「真的吗?」俊介的声音一下子变得雀跃。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阿诚,Zero One真的像你专栏里写的那样,是个很奇怪的人吗?」

「这个嘛……你明天见到他就知道啦。」

「那你和我说一点嘛。」俊介无意识地向我撒起了娇。

「我能说的都写在专栏里了。」

「切。」

「切什么切啊,睡觉。」我将俊介的小脑袋压进了怀中。

「你快闷死我了!」俊介挣扎了两下。

我无奈地放松了一些力道,总算让他安静了下来。

片刻之后,平稳的呼吸声就在我耳边响起,我低下头,看着俊介宛如天使一般的睡颜,微微笑了一下。

俊介、父母、L.H.机构,误会……我在各种烦乱的思绪中慢慢睡熟了。

 


评论
热度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