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月光物语

轻小+言情+耽美+同人杂食写手
主角总受党

© 月光物语
Powered by LOFTER

【夏目友人帐】一世缘(的夏)-04

新刊预售中,另外因为某些原因,这次《双生印》二刷的肉都会删掉(内容也不多,就差不多四千字),另外会增加一篇我朋友写的G文


的场将夏目带回家的时候已临近傍晚,下车时刚好遇见从外面回来,被一群人簇拥着走进大门的父亲——的场喜久。

“父亲。”

的场喜久停下脚步,看了儿子一眼,他的目光连一秒都没有在夏目的身上停留。儿子突然想要领养小孩,对他来说就像是儿子突然想要领养一个小动物一样,根本就无关紧要,毕竟对于名门的场家来说,想要收养一个父母双亡的孤儿是一件非常轻而易举的事,相比之下,他更关注……

“既然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该好好进行下一轮的训练了。”

“我知道了,父亲。”的场随意地应了一声。

的场喜久对于的场来说,与其说是一位父亲,还不如说是的场一门的首领,而的场喜久显然也并不指望的场会对他产生多深的感情,比起一个乖巧的儿子,他更想要的是一个合格的继承人。

得到满意的答复后,的场喜久也没再多浪费时间,径直走进了屋子。

直到他的身影被其他人所挡住后,躲在的场身后的夏目才悄悄探出脑袋来。

的场喜久与的场长得十分相似,但他显得更为冷漠与不可亲近,仿佛高高在上的神衹毫无人类的感情,光看一眼就让人感觉浑身发寒。

显然的场也清楚自己父亲给旁人的感觉,所以察觉到夏目的闪躲后,他反而还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以作安抚。

直到父亲一行人走远后,的场才牵住夏目的手道:“我们也走吧。”

“哥哥……”夏目犹豫了一下,忐忑不安地问道:“我该怎么称呼你的父亲?”

“你不用理会他,反正你们见面的机会也不多,如果实在躲不开就叫他首领。”的场漫不经心地回道。

他这算没有被接受吗?听见的场回答的夏目心里有些慌乱。毕竟在他的认知中父子关系是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关系,如果他没有得到的场父亲的认可,那是不是就意味着他随时都会被赶出这个家?

夏目忧心忡忡,显然在他年仅六岁的人生中并没有见到过像的场家这么奇葩的父子关系。

而一路走来,偌大的的场家主宅让夏目心中的不安感变得更重,他以后就要在这么大的地方生活了吗?他真的能享受这突如其来的幸福吗?

牵着夏目手朝前走的的场并没有发现他的不安,他将夏目带进了一个院落中,待他们两人跨进院落的门后,跟在他们身后的人便停下了脚步,以宝木为首的人对的场恭敬地行了一个礼,待的场颔首示意后,就陆续离开了。

夏目一肚子疑惑,他仰头看向的场,很快就从他这里得到了解释。

“这个院落是我住的地方,你的房间就安排我的房间旁边,在这块地方你可以随心所欲的活动,不会有任何人来约束你。”

这是的场的私人领地,而现在他允许夏目进入且共同拥有这片土地。

夏目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他结结巴巴地说道:“这,这么大的地方都是我们住的?”

“是啊。”的场对他笑开,笑容中带着一丝孩子气的得意,仿佛在向小伙伴炫耀他的宝物。

夏目眨巴着眼看着眼前这片大得完全超乎他想象的庭院与房屋,整个人都感觉晕乎乎的。

“走吧,我先带你去房间。”的场拽着还回不过神的夏目朝屋子里走去。

在夏目的记忆中,他要么就是和亲戚家的孩子一起合住一个房间,要么就是在储物室或是客厅分割开一块地方做房间,总之,他还是第一次拥有一个独立的房间。

“你先整理一下自己的东西,待会儿等晚饭送来后我会来叫你,如果你有什么事也可以来隔壁找我。”叮嘱了夏目几句后,的场就关上门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被独留在房内的夏目傻呆呆地站了一会儿后,才小心翼翼地探索起这个即将属于自己的世界。

这个房间原本是个客房,但因为的场从不让其他人踏入自己的地盘,所以这个客房的作用等同于无,直到他准备收养夏目,才吩咐佣人将房间收拾了出来,但因为时间太赶,所以这里并没有做什么特别的布置,只配置了最基本的床、书桌和衣柜,但就是这么一个简简单单的房间,就已经让夏目感到激动不已。

他拥有的东西太少,但又是个特别懂得珍惜的人,只要有人愿意给他一分的善心,他就能将自己所拥有的一切都回馈给对方。

 

 

待佣人告知晚餐已经摆放到餐厅后,的场才走到夏目的房门口敲了敲门,很快他就听见门后传来哒哒哒的奔跑声,没一会儿门就被打开,夏目那张可爱的小脸从门后露了出来。

“东西都整理完了吗?”的场笑着问道。

夏目迟疑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

“那走吧,我们先去吃晚饭。”的场对他招了招手,随后朝后退开一步,让出门口的位置让夏目出来。

夏目乖乖跟上的场的脚步。

“我们家的规矩很多,所以你要好好遵守,比如吃饭,一般早上七点就会有人将早餐送到餐厅,在家的话午餐是十二点吃,晚餐是晚上七点。如果有事不能在家吃的话需要提早和佣人说,之后我会给你准备一个手机,里面会有家里常用人的电话。”

的场刚讲完,两人就到了餐厅。佣人还细心的为夏目准备了儿童用餐椅。

夏目独自爬上后坐下,环视了周围一圈后,他好奇地问:“大家都是分开吃饭的吗?”

“嗯。”的场点了点头,拿起筷子合掌道:“我开动了。”

的场吃饭的动作十分优雅,仿佛从骨子里就带着一股贵气,夏目呆呆地看了一会儿,也忍不住偷偷学了起来。

的场家讲究食不言寝不语,所以夏目也不自觉地被带动,安安静静地专心吃饭。

吃完饭后,的场带着夏目去庭院中散步消食,然后继续将家里的其他规矩告诉了他。

“过几天我会安排你去幼稚园上学,等休息的时候我再继续教你除妖。”

虽然是临时起意收养夏目,但的场的确是有仔细为他规划了人生。和父亲以为他只是收养一个小猫小狗,没事就去逗弄玩乐的肤浅心态不同,的场是认真的想要负担起夏目的人生,这个孩子值得被善意的对待,得到更好的生活。

而夏目的确是感受到了的场的善意,所以对于他的一切安排,他都顺从地接受了。

走了一会儿后,的场就将夏目送回了房中。

“今天你也累了,早点洗澡……”的场顿了一下,“你会一个人洗澡吗?”

“嗯,我会的。”夏目乖乖点头。

的场再一次体会到夏目的生活不易。

他将夏目带进浴室,告知了洗浴开关的用法,但在关门前还是忍不住一再叮嘱道:“我就在外面,有事你就叫我。”顿了一下,他又强调道,“不要怕麻烦到我,明白吗?万一你出事,之后会更麻烦。”

“好的,我知道了,哥哥。”

那乖巧信赖的小模样让的场忍不住又摸了一下他的小脑袋。

“快去洗吧。”

回到房间坐下的的场想起夏目还没拿换洗的衣服,便走到衣柜前,结果打开衣柜的门却发现夏目的书包和行李箱根本就没打开。

双手环抱在胸前,的场垂目看了一会儿,然后弯腰拉出行李箱打开。

等夏目裹着浴巾从浴室里出来时,就看见的场在帮他整理衣服,顿时吓呆了。

听见身后传来的动静,的场转过头,看见夏目的头发还在滴水,忍不住皱了下眉,他拿起先前整理出来的睡衣走到夏目面前。

“先把衣服换上。”将衣服塞到他手上后,的场就进了浴室。

待夏目换好衣服,就看见的场拿着一块干毛巾走了出来。

“过来。”的场在夏目的床上坐下,对他招了招手。

夏目乖乖在他身前坐下,然后就感觉干毛巾罩住了自己的脑袋,头发被温柔的擦拭起来。

“我看了一下你的衣服不多,明天还是先带你去采购一些日用品吧。”的场一边帮夏目擦头发,一边说道。

“不,不用破费了。”夏目惶恐地摇头。

“我现在花在你身上的钱,你以后可要当的场一门的除妖师还给我的。”

“唉?”夏目抬起脑袋看他。

“所以别想着欠我,因为这只是我的提前投资罢了。如果真想报答我,那就好好学习,我等着你早日成为一名合格的除妖师为我卖力。”

一旦知道自己对的场来说是有用的,夏目一直感到不安的心情瞬间就消散了。他用力点了点头,承诺道:“你放心,哥哥,我一定会努力学习的!”

“真乖。”的场满意地笑了起来。

从看见夏目根本就没有打开行李箱的那一刻起,的场就知道了这个孩子内心的不安,比起温柔的安抚,果然还是应该让他知道他是一个有用的人才更有效啊。

 

评论 ( 1 )
热度 ( 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