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月光物语

轻小+言情+耽美+同人杂食写手
主角总受党

© 月光物语
Powered by LOFTER

【夏目友人帐】一世缘(的夏)-03

嗯,今天开始预售啦~


宝木急匆匆地追着的场出门,不明白他都受伤了为什么还要往外跑。

“少主,有什么事你可以吩咐我去做,你现在应该好好休息。”

“这点小伤不碍事。”的场没理会宝木,执意朝外走。

这次是他大意了,原本他应该花两到三天时间调查好那个大妖的情报之后才会动手,但因为这次想尽快解决,所以就直接上了,结果虽然把大妖收复了,但也受了不轻的伤,不过好在也没什么大碍,不至于卧床不能起。

“对了,你和我父亲说一声,我要延迟一周回去。”

“唉?为什么啊?少主!”

的场无意理会还在身后叫嚷的宝木,把他甩开后就上了车,吩咐司机去森林。

待的场到达森林的时候,夏目已经到了,正抱膝坐在草地上遥望远去不知道在想什么。

按了下腹部上隐隐发疼的伤口,的场抬手擦去额头上渗出的虚汗,然后强装无碍的走到夏目身边坐下。

“的场哥哥!”看见到来的的场,夏目立刻就露出开心的笑容。

“嗯。”的场点头应了一声,随后问道:“怎么样?昨天还有被妖怪欺负吗?”

“没有了,昨天一整天都没有妖怪出现在我身边,这个真好用!”夏目小心翼翼地将藏在胸口的符咒拿了出来,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惊叹。显然他完全不懂为什么就这样一张小小的纸条就能解决他多年来的困扰。

“跟着我学习术法之后你也可以办到的。”

“嗯,我一定会认真学的!”

的场其实并不是一个耐心的老师,而且很多事对他来说很多都是常识性的东西,所以他并没有意识到生活在普通人中间的夏目其实并不懂,而且对于一个六岁的孩子来说,理解这么高深的内容也很困难,但夏目的确是说到做到了,不管多难的东西他都会认真的记下,即使不懂也会在事后认真琢磨。

的场有时候也会惊叹于他的认真刻苦,而且更让他感到惊喜的是他发现夏目拥有很强的灵力,夏目就像一块被掩埋的稀世珍宝,直到此刻才被懂行的人所发掘。

一个好学生十分能引发一个老师的教学欲,原本的场只是想教他一点简单的自保技能,结果却恨不得能把自己所学的全都教给他,时间就在两人一教一学之中流逝,转眼的场订下的一周后回本家的时间就剩两天了。

随着分别的时刻即将来临,的场也开始思索该如何安排夏目。放着这么一颗好苗子离开是的场一门的损失,他已经准备联系的场一门驻守在这个镇上的门人了。

结果的场还没做好安排,就等来了夏目即将离开的消息。

“什么?你要走?”

一与的场碰头,夏目就告知了他这个噩耗。

“嗯,婶婶要把我送走了。”夏目说话时的神情十分淡然,父母死后他早已习惯于辗转于各个亲戚之间。“这次是住在乃木镇上的叔叔来接我走。”

夏目仰头看向的场,眼中流露出一丝难过,“以后我就见不到的场哥哥了。”

在的场的计划中,他与夏目只会有暂时的分别,但绝不会是永不相见。一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夏目了,的场突然就感觉胸口有些闷闷的,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已经完全把夏目当成自己可爱的弟弟了。

“的场哥哥,分开以后我能写信给你吗?”夏目怯生生地问,他不想与的场完全失去联系。

“别担心,我会想办法。”一个念头闪现在的场的脑海之中,他重新恢复镇定,抬手摸了摸夏目的脑袋做出保证。

“等我两天,两天之后我会来接你。”

夏目懵懂地看着他,虽然不解,但目光之中充斥着信赖之情。

 

 

与夏目分开后,的场就回到了暂住的地方,唤来了宝木,给他下达了命令。

“我要先回去一次,你守着夏目的家别让他被送走,直到我回来。”

“少主,你要干什么?”宝木真不知道那个孩子有什么神奇的力量,自从少主认识他之后就经常做出各种反常的事来。

“宝木,你是在质疑我的决定吗?”的场面色不善地看着他。

宝木心一寒,面前的人虽然只是一个还未成年的少年,但作为的场一门的下一任首领,他的地位是不容被冒犯的,而且……他本身也不是吃素的,想起那些倒霉的例子,宝木低下头,主动承认了错误。

“十分抱歉,少主。”

“你只要做好我吩咐的事就可以了。”留下这句话后,的场就扬长而去。

 

 

环视了一圈已经被收拾干净的房间,夏目背靠着墙慢慢滑坐到地上,倚靠着自己的行李。虽说是行李但其实也只有一个书包和一个放衣服的小行李箱而已,随着不断辗转各地,属于他自己的东西也变得越来越少,他知道自己对亲戚们来说是一个累赘,所以他也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可是一个年幼的孩子又何尝不渴望一个温暖的家,但这对夏目来说就是一个奢望而已。

现在不只住的地方,就连唯一的朋友都要失去了……夏目将脑袋靠在墙边忧伤地叹了口气。也不知道的场哥哥去哪里了,他们还没有交换联络方式呢。

虽然夏目很想遵守与的场的约定等待他的归来,但时间并不会因他的祈祷而停下脚步,两天后,夏目的叔叔就来接他了。

在房间里磨蹭了半天,当夏目被第三次催促该走时,他终于熬不下去了,只能背起书包,拖着行李箱从房间里走出来。

“夏目,该走了。”夏目的叔叔用冷淡的目光看着他。

“婶婶再见……”语气低落的和婶婶一家道别后,夏目就低着脑袋跟着叔叔走了出去。

不过还未等两人上车,就被人拦下了。

当看清拦下他们的人是谁后,夏目的双眸之中立刻绽放出灿烂的光彩。“宝木叔叔!”

“你是谁?”相比起夏目的惊喜,他的叔叔则用戒备的目光看向宝木。

“抱歉,能麻烦你们晚一点时间再离开吗?”宝木面带微笑,彬彬有礼的询问道。

“开什么玩笑,我可没时间浪费在你身上。”瞪了宝木一眼,夏目的叔叔皱眉对夏目道:“夏目快上车。”

夏目回头看了宝木一眼,心不甘情不愿地将行李箱放到了汽车后备箱中,不过还未等他上车,一辆黑色的豪车就从远处驶来,看见车牌后,宝木终于松了口气。

豪车在夏目的叔叔和夏目面前停下,身穿黑色和服的的场从车内走了下来,紧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精英男。

“的场哥哥!”一看见的场,夏目就顾不上叔叔还在身旁,立刻欢快地扑了上去。

弯腰接住夏目,的场略显淡漠的俊脸上流露出一丝笑意,他摸了摸夏目的头问:“有乖乖等我回来吗?”

“嗯!”夏目用力点了点头,但随即又露出愁苦的表情道:“可是的场哥哥如果你再不回来,我就没办法再等你了……”

“不会让你再等了。”又揉了一下夏目的头发,的场站直身,直视夏目的叔叔,但却没有开口的意思。

站在他身后的精英男迈步走到夏目叔叔的面前,笑着对他伸出手道:“您好,我叫松本,是一名律师,我的雇主的场先生想要收养夏目贵志。”

“开什么玩笑,他自己都是个未成年吧。”夏目的叔叔皱眉不快地回道。

“要收养夏目贵志的人是这位的场先生的父亲,所以是符合法律程序的。”律师笑着回道。

夏目的叔叔还想说什么,却被律师笑着打断。

“我觉得你或许可以听一下我们的补偿后再做出决定。”律师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夏目的叔叔到一旁详谈。

夏目的叔叔看了夏目一眼,最后还是决定先听一听再说。

毕竟以他家的情况收养一个孩子其实压力不小,而且这个孩子看起来和这个少年十分亲近。

待两人走远后,夏目才懵懵懂懂地看向的场,问:“的场哥哥,刚才那个叔叔的话是什么意思?你要收养我吗?”

“虽然收养你的人是我的父亲,不过这事是我要求的,所以和我要收养你是一个意思。”如果不是因为他还未成年,这事根本就不用搞得这么复杂。

的场蹲下身子与夏目平视,“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夏目你愿意跟我回家吗?”

看着的场微笑着对自己伸出来的手,夏目根本就没有拒绝理由,他立刻就将小手放入的场的掌心之中,感觉手被握住的那一刻,他的心一下子就安定了下来,明明想笑,但鼻子却变得酸酸的,视线也逐渐变得模糊。

看着又哭又笑的夏目,的场有些手足无措,最后只能把人抱进怀中,轻拍他的后背安抚他失控的情绪。

之后也不知道律师先生是怎么和叔叔谈的,总之等夏目大哭一场回过神后,他已经坐上车跟着的场回家了。

“真没想到你这么能哭啊。”的场虽然嘴上在抱怨,但却十分温柔的为夏目擦去眼泪。

夏目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用手指绞着衣角,耳朵则变得通红。

瞧见夏目这可爱的模样,的场怎么也抑制不住想要上扬的唇角,他将人搂抱进怀中,诱哄道:“以后要乖乖叫我哥哥了呀。”

“嗯……”夏目小小声应了一声,顿了顿之后,又用更小的声音唤道:“哥,哥哥……”

“真乖。”

得到回应的夏目将脸埋进的场的怀里,偷偷笑了起来。

家这个词太让他心动了,而如今他终于能够得到了吗?


评论 ( 1 )
热度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