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月光物语

轻小+言情+耽美+同人杂食写手
主角总受党

© 月光物语
Powered by LOFTER

【夏目友人帐】一世缘(的夏)-02

*cp23新刊,11月17日晚20:00开预售

*网络会放全文,目前放一半连载,预售期结束后一个月,大概1月底会放后续的文至完结,番外不公开


的场原以为自己和夏目只是萍水相逢,不会再见面了,却不想第二天刚踏进森林的时候就再次看见夏目被妖怪追赶的场景。

而且……的场微微眯起眼,感觉这个妖怪比昨天的妖怪更加强大。

这个孩子是怎么回事?的场的心中产生了疑惑。虽然能够看见妖怪的人不多,但真正拥有力量的人却更少,的场原本以为夏目只是那些少数能看见妖怪的普通人,但现在看来……虽然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力量有多强,但至少他是被妖怪所窥视的。

那样的话……举弓将箭头对准妖怪的的场的脑海中产生了一个念头。

当妖怪在自己眼前溃散消失后,夏目还半天缓不过神来,坐在地上直喘气,直到的场走到他身边坐下。

“大……哥哥?”再次看见的场,夏目也感到很惊讶,不过联想到消失的妖怪后,他忍不住露出开心地笑容问:“的场哥哥,你又救了我一次吗?”

“你经常被妖怪追吗?”的场侧头看着他,顺手摘去了粘在夏目头发上的枯草。

“嗯。”夏目点头,脸上流露出苦恼的神色,“那些东西总是欺负我,但其他人又看不见它们,所以大家就觉得我总是在说谎,觉得我不是一个好孩子。”

“你的父母呢?”虽然已经有了不好的猜测,但的场还是想确认一下。

果不其然,听闻他的问题,夏目露出了伤心的表情。“他们都不在了。”

虽然是自己主动引导的话题,但当夏目的情绪变得低落后,的场感觉到了无措。他其实并不擅长和小孩相处,之所以能和夏目待一起,完全是因为夏目太过乖巧惹人怜爱。

但现在他似乎快要把人惹哭了?发现夏目的眼睛有些发红,的场感觉更头大了。他急中生智想了个话题道:“如果我教你除妖,你愿意学吗?”

能看见妖怪且拥有力量的人本来就稀少,现在遇见一个好苗子,的场自然也不想放过。想着自己也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正好可以教夏目一点防身的技能。若他能力真的不错,之后也可以让驻守在这里的的场一族的其他门人继续教导他。若他的能力一般,这段时间教授的东西也足够他以后自保,算是全了两人之间的一段缘分。

“除妖?”夏目吸了吸鼻子,睁着红红的双眼看着的场,清澈的双眸之中满是不解之色。

好像一只小兔子。强忍住笑意,的场解释道:“哥哥我是个除妖师,除妖师就是消灭不好的妖怪,让它们不能去伤害其他人。你有成为除妖师的能力,所以你愿意跟我学吗?”

“学了之后妖怪就不能再欺负我了吗?”夏目懵懂地看着他。对于一个年仅六岁的孩子来说,他其实并不能完全理解的场刚才所说的话的意思,他只是单纯的想知道学习了本领是否就能保护好自己。

“是啊,学了之后妖怪就不能欺负你了。”的场点头,肯定了他的说法。

“那我要学!”夏目一听,立刻就答应了。

“那好,从后天开始每天下午四点我们就在这里见面。”的场盘算着他正好可以用明天的时间来解决他此行的目的——那个藏在森林中的大妖。

夏目高兴地点头答应了。

“走吧,我送你回去。”的场起身,伸手想要将夏目抱起,但却被拒绝了。

“不用啦,的场哥哥,我自己可以走。”

看出夏目不想麻烦别人,的场也就不再强求,转而牵起了他的手,这次没有被拒绝。

因为夏目人矮腿短,所以的场只能配合着他的步子走,其实这样反而比抱着他走更累,但的场并没有说什么。

这个乖巧懂事的孩子总是让他忍不住多疼惜几分,的场也愿意拿出十分的耐心来对待他。

待等在森林出口的的场门人再次看见自家少主带着一个孩子出来时,他还是忍不住再次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毕竟谁都知道自家少主自己就是个熊孩子,对小孩完全没耐心,不欺负对方就不错了,怎么可能会好好相处?

总之那人带着一脸梦游的表情看着的场打开车门温柔体贴地将夏目抱上后座,直到的场自己都坐进车内后,那人还没回过神。

“宝木。”的场抬手敲了敲车窗。

回过神的宝木赶忙打开副驾驶门坐上了车。

“少主,还是先去昨天的地方吗?”宝木转过头询问,他的目光不知觉地朝夏目瞟去。

的场思索片刻后道:“找个吃东西的地方。”

宝木又忍不住瞟了夏目一眼,秒懂。

他回过头,先吩咐司机朝镇上开,然后自己则打开手机搜索起附近评价较好的餐厅。

“宝木,把医疗箱拿给我。”

听见的场的吩咐,宝木立刻将放在副驾驶储物箱中的小型医疗箱拿了出来递给他。

的场一边示意夏目脱外套,一边问:“昨天怎么没好好处理伤口?”不过等问题一问出口,他就意识到自己说了傻话,如果条件允许他怎么可能不处理伤口。

“只是小伤而已。”夏目露出傻乎乎地笑。

的场也不想再说什么让这个单纯容易知足的孩子产生怨怼之情,只好转移话题道:“觉得疼就和我说。”

话虽这么说了,但全程中夏目只是紧紧拽住自己的衣角忍耐着,实在受不住时才小声的倒吸了几口气。

最后在夏目的腿上和手上歪歪扭扭地贴上几个创口贴后,的场才收起了药水,将医疗箱随手放在一旁,的场伸手将夏目抱进了怀中。

“疼吗?”的场伸手摸了摸夏目的头发,用手指擦去额头微微渗出的汗水。

“还好。”夏目抿紧唇露出害羞的表情。

“真乖,等等带你去吃好吃的。”

“好!”

其实婶婶家并不会在吃用方面苛待夏目,但想到能和的场多待一些时间,夏目就感到很高兴。

没一会儿,车就停在了宝木所挑选的餐厅门口,的场坐在车内望出去,还算满意,便带着夏目下车走进了餐厅。

“喜欢吃什么都可以点。”的场将菜单递给夏目。

“我,我都可以……”夏目怯怯地缩了缩脖子,并没有伸手接。

虽然知道自己逼迫一下,这个孩子肯定会选出几个菜来,但的场并不想这么做,他只是这个孩子生命中的过客,不应该肆意改变他的生存方式。最后的场只是在心里叹了口气,随便选了点几个菜。

幸好在夏目心中觉得的场是一个可以亲近的人,所以他在他面前也会变得稍稍放松一些,具体就表现为他在的场面前吃东西并没有太拘谨,这让的场稍稍安下心来,确认夏目的小肚子已经吃得圆滚滚后,他才放弃了追加点单的打算。

吃饱喝足之后,的场就把夏目送回了家。

“总之,明天乖乖待在家里,不要跑去森林知道吗?”分开前,的场不放心的叮嘱了夏目一句。

夏目迟疑了一下,虽然困守在家中会被妖怪一直欺负,但既然的场那么要求了,夏目还是乖乖点头答应了下来。

忍耐一天……也不是不可以的!

“差点忘了。”的场从衣服口袋中拿出一张符咒递给夏目,“把这个贴身带着妖怪就找不到你了。”

“真的吗?”夏目双眼一亮,开心地追问。

“当然,我不会骗你的。”的场笑着揉了一下夏目的脑袋。

夏目喜滋滋地收起了符咒,有了这个,他仿佛就有种的场哥哥就在他身边的安心感。

确认已经没有其他事需要叮嘱后,的场才按下门铃。

看见再次出现的的场,夏目的婶婶微微皱了下眉,待夏目进屋后,她转头告诫的场道:“这个孩子总喜欢用说谎和干坏事的方式来吸引大人的注意,你别太接近他,如果不听的话,之后被骗也不要来找我们。”

听见对方说出这种推脱的话,若不是这几年被父亲压着修身养性,换以前的场肯定要和对方吵起来。

这是一个监护人该说的话吗!

最后他只好憋气地回道:“你放心!有事绝不会来找你!”

“最好说到做到。”夏目的婶婶嘀咕着关上了门。

回到车上的的场满脸不快,见状宝木也不敢多说话,吩咐司机回去后,他就缩着脖子坐在副驾驶上装空气。

从小的场就知道他们这种拥有特殊力量的人是被普通人所害怕恐惧的,但因为他出生在除妖师世家,所以体会并不深,而且他也从来都不屑理会普通人的看法,在他看来他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弱者怎么可能会懂强者。所以他从来不知道一个弱小却可以看见妖怪的人在普通人的世界中会生活得多么辛苦。

他才不是一个骗子……的场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让夏目拥有自保的能力,不管这个孩子将来会如何,的场真心希望他可以不要生活得那么辛苦。


评论 ( 1 )
热度 ( 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