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月光物语

轻小+言情+耽美+同人杂食写手
主角总受党

© 月光物语
Powered by LOFTER

【夏目友人帐】一世缘(的夏)-01

*cp23新刊,11月17日晚开预售

*网络会放全文,目前放一半连载,预售期结束后一个月,大概1月底会放后续的文至完结,番外不公开



“真让人感觉不舒服啊,这个孩子……”

“他一定是在说谎!”

“你在说什么呀?那里明明什么都没有。”

“不要总是用说谎来引起我们的关注啊……”

 

巨大的黑影翻涌前行,追逐着想要侵吞着身前那娇小的身影。

裸露在衣服外的肌肤因不断从背后传来的危险气息而泛起鸡皮疙瘩,恐惧宛如巨大的网缠绕笼罩着孩子的全身,但即使手脚因为害怕而发软,他也不敢停止奔跑,因为只要慢上一步,他就会被吞噬。

为什么只有我能看见这些东西,为什么其他人都看不见。绝望充斥在心中,年幼的孩子终于忍不住低声抽泣起来。

一边奔跑,一边伸手擦眼泪的孩子没留意到脚下凸起的树根,直接被绊倒摔在地上,而不巧他摔倒的地方正好是个斜坡,整个人像只球一样滚了下去。幸好这斜坡上长满了草,小孩除了一些擦伤,并没有摔得很严重。只是他一路翻滚得头昏脑涨,摊平着四肢的躺在地上,一时也没了爬起来继续逃跑的力气,就好像被戳破的气球,一口气被放掉,整个人被疲惫的感觉所包围。

这次真的要被吃掉了吧?

原本紧张害怕的情绪在这一刻竟奇异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平静。

“你没事吧?”

悦耳的少年音在耳边响起,小孩睁开眼就看见一个黑发俊美的少年正俯身看着自己。当彼此的视线对上之后,那少年对他露出一抹和善的笑容。

发现小孩傻愣愣地看着自己,既不说话也不动弹,少年的眼中闪过一丝担忧,他伸出手道:“起得来吗?有没有摔伤?”

小孩回过神,没理会少年,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后,不顾全身酸痛转身就跑。

少年一愣,刚想开口唤住小孩,就发现有什么东西出现在斜坡上方,而那孩子也停住了脚步,瘦小的身影瑟瑟发抖。

虽然又怕又累,但小孩一想到自己的背后有个无辜的的场哥哥,他就不敢多停留,生怕会牵连到对方。

咬了咬牙,就再小孩准备强行迈动两条酸痛不已的小短腿时,就见一道白影如箭一般刺入还站在斜坡的妖怪身上,妖怪发出一阵惨叫。小孩一怔,还未等他回过神,他就被人从后抱起,突然拔高的视野让他有些慌张,双手胡乱的挥舞了一下,最后宛如见到救生浮木一样紧紧的攀住对方的脖子,才稳住了身子。

仰起头,小孩对上少年笑吟吟的脸。

少年也不说话,抱着小孩就走,小孩努力扭过脖子想要朝后看,却被少年用掌心遮住了双眼。

“那种东西没什么好看的。”

小孩怔了怔,随后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但心里又有些不敢相信,最后怯生生地开口问道:“的场哥哥……是你救了我吗?”

少年放下遮住小孩眼睛的手,两人的视线再次对上。

“你果然看得见妖怪。”少年笑道。

得到肯定答复的小孩的脸一下子亮了起来,他还是第一次遇见和自己一样能看见那些可怕东西的人,这种仿佛遇见同类的感觉让小孩一下子就对少年产生了依赖感。

“的场哥哥,所以那些东西是真实存在的对吗?我并没有骗人对吧!”小孩双眼亮晶晶地看着少年。

“那是妖怪,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看见它们。”

“为什么其他人不能看见它们?如果大家都能看见的话,就不会有人说我是骗子了吧。”小孩有些不开心地嘟囔道。

少年语塞,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小孩的问题,只好转移话题道:“你叫什么?家住哪里?我送你回去。”

“我叫夏目贵志。”小孩乖乖的将自己的名字和住址报了出来。虽然还想和少年多呆一会儿,但他现在实在是又饿又累,快要撑不住了。

“我叫的场静司。”的场走回到自己先前放东西的地方,单手拎起包背到肩上。

察觉到的场拿东西不方便,夏目挣扎着想要下地。

“的场哥哥,你把我放下来吧,我自己可以走。”

的场扫了一眼脏兮兮,身上还带伤的小孩,手臂微微一使力就制止了夏目的动弹。

“别乱动,小心摔着。”

其实很怕疼的夏目乖巧地停止了挣扎的动作,他有些担忧地扫了一眼靠放在树旁的弓箭,喃喃道:“可是抱着我,的场哥哥你不方便拿东西呀。”

怎么这么乖呀。见多了熊孩子的的场感觉自己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下来。

“你这么轻,我抱着不碍事。”

见的场顺利将东西都拿上后,夏目就不再多言了。他偷偷瞄了一眼的场,见他在专心走路后,才敢小心翼翼地将脑袋靠到他的胸前,但也不敢完全靠上,只是能轻轻触碰到就感觉很高兴了。

自从父母过世后,他就再也没被人抱过了。

辗转于各个亲戚之间的夏目虽然没有被苛待,但也没得到太多的关爱,毕竟亲戚们都有自己的孩子,而且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觉得他是一个说谎的小孩后,大家就开始选择漠视他。

但没一会儿夏目就撑不住了,疲惫不堪的他慢慢靠在的场胸前睡了过去。

感觉到突然砸到胸前的重量,的场垂目就看见夏目的睡脸。

这也太没警戒心了吧……的场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十分担心这个孩子的安全。不提有许多喜欢骗人的妖怪,就算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也应该知道不能轻易相信第一次见到的陌生人吧?的场觉得待会儿见到孩子的父母时,应该和他们提一下。

走出森林后,的场就与守在周围的的场一门的人汇合了。

看见的场怀中抱了个孩子,为首的人露出诧异的神情,微微一怔后,他快步迎了上去。

不过还未等他开口询问,的场就先解释了,“这小孩在森林里迷路了,先送他回去吧。”

“是。”

抱着夏目坐上车,的场将地址报给司机后,也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起来。

他这次进森林是为了解决一个大妖,但今天并没有找到大妖的踪迹,看来还需要再来一次。

 

 

夏目所住的地方离森林并不是太远,车行二十分钟后就到了。

的场让其他人留在车上,独自一人抱着夏目下车去敲门。

前来开门的是个女性,看见的场时她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但当她注意到的场怀中脏兮兮的小孩是谁后,她的表情就从疑惑变成了嫌弃。

见状,的场心中产生了一丝疑虑,为了确定自己没有找错,的场主动开口问:“请问您是这个孩子的母亲吗?”

“我不是,不过这个孩子现在的监护人是我。”

也不知是两人说话并没有压低嗓音吵到了夏目,还是因为他睡够了,总之的场和夏目的监护人还没交谈两句,他就迷迷糊糊的醒过来了。

等他睁开眼对上婶婶不快的视线后,夏目打了个激灵一下子清醒了。

察觉到夏目想要从他怀里下来,的场便弯腰将他放到地上。

站稳后的夏目双手握交握在身后,怯怯地唤道:“婶婶。”

“你又跑到哪里去玩了,弄得浑身脏兮兮的。”女人皱眉念叨。

夏目抿了抿唇,没有回答。

察觉到女人的脸色变得更难看,的场出言打破两人之间不善的气氛。

“这个孩子在外面迷路被我捡到了,身为监护人你应该更关心他一点吧?万一走丢了怎么办。”

话音刚落,的场就注意到对面的女性露出厌恶的神情,她不耐烦地回道:“谢谢你送他回来,不过我们家的事你还是别多管了。夏目,进来。”

说完,她也不管外面两人的反应转身就回屋子了。

的场皱了下眉头,不过还未等他开口说什么,他就感觉自己的衣角被人拽了拽,低下头,他对上了夏目扬起的小脸,想了想,他蹲下身子与夏目平视。

“怎么了?”

“谢谢哥哥送我回家,你也快回去吧。”

的场想了想,觉得自己的确也不能多干涉什么,万一就因为自己一时愤慨的话让这小孩的日子变得更难过反而失了他的本意。于是的场只好摸了摸夏目的脑袋叮嘱道:“以后别这么轻易相信陌生人,别跑到危险的地方去。”

“好的。”夏目乖巧地点了点头,冲着的场甜甜地笑道:“谢谢哥哥!”

对夏目挥了挥手,的场站起身离开了。


评论 ( 6 )
热度 ( 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