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月光物语

轻小+言情+耽美+同人杂食写手
主角总受党

© 月光物语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有匪君子(雷安)-03

√怪盗paro,恶警雷x怪盗安

√吃醋现场~~~

√终于写完更新了,祝大家新年快乐啊!

√ 01  02


『劳伦斯的爱落入魔鬼手中,姑娘的眼泪浇灌在泥土之上,昼夜交替之时,蚂蚁将会出洞。

  2月14日,我将前来。

——骑士。』

 

从馆长手上接过预告卡片的雷狮被喷在上面的浓烈香水味给刺激得直打喷嚏,他紧皱着眉头快速地扫了一下打印在卡片上的内容后,就嫌弃的用两根手指夹着卡片递给卡米尔。

“所以你们搞明白骑士这次要偷的是什么东西了吗?”雷狮最不耐烦根据这种似是而非的话解谜题了。

馆长面露苦恼之色回道:“其实我们也不是清楚,馆内一共有三件和劳伦斯有关的藏物。”

“那2月14日的时候就放一起看着。”

听见雷狮如此简单粗暴的解决方案,馆长的表情僵了一下。

“现在距离2月14日还有五天时间,我13号会过来布置警力,如果期间有发生什么重要的事你可以随时联系我们,暂时就这样吧。”

发现雷狮自顾自地说完话后就想起身离开,一脸懵逼的馆长赶忙出声拦住他。

“等等!警官你们就这样走了?”

“不然呢?”雷狮满脸不耐烦地回道,“反正2月14日之前骑士也不会出现,你担心什么。”

虽然说得很有道理,但真的什么都不做未免也太不负责任了吧。

馆长刚想开口反驳,却不料雷狮根本就没有想要再听他说话的意思,直接就走了。

……被留下的馆长现在非常想打电话去警察局局长那里投诉他。

不过走出博物馆后,雷狮却对跟在身后的帕洛斯道:“接下来几天,你就留在这里监视出入博物馆的可疑人物。”

“有必要吗?不是说怪盗不会在约定时间之外的时候去偷东西吗?”

雷狮鄙夷地看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解释道:“虽然他不会提早来偷东西,但你就能保证他不会过来踩点研究路线吗?”

众人常常会被雷狮的狂妄自信所迷惑,而忽略潜伏在这外表之下的细致与耐心,虽然他的行事作风看起来总是很冲动,但细究之下就能发现他其实就像一个老练的猎人,总会在最关键的时候,一击即中,从不脱手。不少人就是因此而吃亏,栽倒在了他手上。

“记住,看见可疑的人就拍照记录下来。”

“知道了。”帕洛斯比了个OK的手势,然后就拖着佩利离开了。

“唉?”完全没反应过来的佩利被拖着走了一段路后,才嚷道:“为啥把我拉走?”

“还有五天时间,你不会指望我一个人全程盯着吧?”

没再理会吵吵嚷嚷的两人,雷狮收回视线转头看向卡米尔,一脸嫌弃地盯着被他拿在手上的预告卡片道:“我们要想法子把这恶心的像情书一样的东西解读出来。”

雷狮并不觉得骑士卡片上所写的文字只是无聊用来忽悠人的东西。

卡米尔点头。

他仔细研究过之前的案子资料,对比每次的案件总结,他解读出了部分预告卡片上的文字含义,那上面有提示出当次作案的具体时间或是作案的方式等信息。只是因为那些文字太意识流,只有当最后揭露答案的时候,才会让人恍然大悟其中所深藏的含义。

 

 

蹲守的过程总是显得那么枯燥乏味,这对毫无耐心的佩利来说简直是一种折磨,虽然才监视了两天,但佩利已经是一脸了无生趣地样子了。

他将脑袋靠在车窗上,双眼无神地望着窗外。一个骑着电动车的身影就这样径直闯入他的视线之中。

“他怎么又来了?”佩利撇了撇嘴嘀咕道。

“谁?”帕洛斯下意识地接了一句。

“那个以前总是个雷狮老大互怼的家伙。”

对于安迷修,佩利的印象十分深刻,毕竟敢对着雷狮老大大吼大叫还活得好好的人可不多。

帕洛斯顺着佩利的视线望去,很快也认出了安迷修。

“他怎么了?”帕洛斯疑惑地问。

“从我们监视在这里开始,他每天都来。”

帕洛斯摸了摸下巴,想着这算不算一个可疑的人。

安迷修将电动车停在博物馆门口,然后走了进去,二十多分钟过后,他和一个金发少年并肩从博物馆内走了出来,安迷修先为金发少年戴上安全帽,随后才戴上自己的,两人坐上电动车后离开。

“他这算是来接男朋友了?”帕洛斯喃喃自语。

“哈?”佩利一脸震惊地看着他。

叩叩。

敲车玻璃的声音把坐在车内的两人吓了一跳,帕洛斯侧身从车内望出去,就对上一脸冷淡的雷狮。

“雷狮老大,你怎么来了?”佩利立刻打开车门跳了出去。

“这两天情况如何?”雷狮问。

“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佩利想了想,觉得这个汇报似乎太敷衍了,忍不住将刚才看到的事说了出来,“不过那个叫安迷修的小子这几天倒是一直有过来,帕洛斯说他是来接自己男朋友的。”佩利喋喋不休地将所有事都倒了出来,快得让帕洛斯都来不及阻止。

什么叫我说他是来接自己男朋友的?我只是在开玩笑啊!帕洛斯瞪着傻乎乎的佩利,简直无力吐槽。

“接男朋友?”雷狮愣了一下。

“我只是随口瞎说的。”帕洛斯赶忙解释。生怕雷狮以为他和佩利不干正事。

雷狮随意地点了一下头,“行吧,你们继续盯着,剩下两天应该会有动静了。”

“好的。”

 

 

坐上自己车的雷狮想了想,没有回警局,而是驱车前往安迷修的学校。

把金接回学校后,安迷修就和他分开了。

回到自己单人宿舍的安迷修在书桌前坐下,用钥匙打开抽屉拿出笔记本,笔记本中夹了一张博物馆的平面图,安迷修根据今天所探查到的信息用笔在平面图上添添写写,不过还没等他写多少,他宿舍的门就被敲响。

这个时候谁会来找我?安迷修有些疑惑。他将平面图夹回到笔记本中,然后将笔记本重新锁回到抽屉里,同时打开放在桌子上的休眠状态的笔记本。

确定没有遗漏后,安迷修才起身去开门。

看见站在门口的雷狮,安迷修露出惊讶的表情。

“雷狮你怎么来了?”

“安迷修,你的待客之道就是让客人站在门口说话吗?”雷狮瞟了他一眼。

安迷修突然感觉有些紧张,忍不住疑神疑鬼雷狮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所以才来他这里探口风了。

虽然很想把雷狮赶走,但安迷修又怕这个举动太突然引起他的注意……

发现安迷修的犹豫,雷狮微微眯起眼,探头想越过他的肩膀朝房间里面看。

雷狮的这个动作一下子就让安迷修炸毛了,因为紧张,他说话的音量不自觉地加大,近乎吼的质问道:“你干嘛?”

“你这么紧张?屋里该不会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或是人吧?”

“胡,胡说什么。”

“说话都结巴,你是做贼心虚吗?”

完全不知道自己一语成谶的雷狮把安迷修吓出了一身冷汗。

瞧着安迷修如此心虚的样子,雷狮就觉得帕米尔之前所说的事恐怕是真的了,这个认知让他感觉有些胸闷,表情也变得更加不善。

突然变脸,神色凶狠的雷狮让安迷修感觉更加揣测不安,他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必须想个法子转移雷狮的注意力。

不过是直接将人赶走?还是把人放进去呢?就在安迷修纠结之际,雷狮的下一句话一下子让他懵逼了。

“听说你交了男朋友?怎么?他就在里面,所以不方便我进去吗?”

“哈?”安迷修茫然地看着他,仿佛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金发的。”

因为安迷修现在的神经时刻紧绷在博物馆这个关键词上,所以听见雷狮的提示,他终于明白了他在说什么。

了悟过来的安迷修立刻用『你思想怎么这么龌蹉』的鄙夷眼神看他。

“出去了两年,你接触都是什么东西啊,那是我学弟好吗!”

听见安迷修的否认,雷狮的脸色才有所好转,只是他仍旧怼他,“学长学弟不都凑一对的吗?”

“明明学长和学妹才是一对好吗!”发现雷狮并没有对他的身份产生怀疑,安迷修这才安下心来,侧过身让路给雷狮进房间。

雷狮发出一声嗤笑,“就凭你能追到女生?”

“……你还是滚出去吧。”

雷狮完全没理会他,自顾自地走进安迷修的房间,在小沙发上坐下。

无力吐槽完全不把自己当客人的雷狮,安迷修走进单人宿舍自带的小厨房内,为他泡茶。

“所以你今天来我有什么事吗?”安迷修将茶杯放在摆放在小沙发前的矮几上。

发现安迷修还留了自己爱喝的茶叶,雷狮的心情终于由阴转晴,他挑了下眉,一脸无所谓地回道:“太闲,所以来找你玩。”

安迷修听了想打人。

“喝完茶你就滚吧,和你这个闲人不一样,我可是很忙的。”

“你的待客之道呢?”

“那也要看对谁,在下的骑士之道可是对需要帮助的人。”

这句话也不知道戳中了雷狮的什么笑点,他一下子就哈哈大笑起来。

“有什么好笑的。”安迷修怒目而视。

“不,没什么。”雷狮起身朝安迷修走去。

雷狮的目光充斥着某种安迷修看不懂的情绪,但却让他敏锐的感觉到了危险,他下意识地紧绷住背脊。

“就是因为你拥有这种莫名其妙的坚持与慈悲才让我感觉有趣啊,继续保持下去吧,安迷修。”雷狮抬手拍了拍安迷修的脸颊。

因为当这些东西崩溃的那天,我或许就会毁了你。

安迷修挥开雷狮的手,用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看他,引得雷狮再次发出大笑声。

“要一起吃饭吗?”

“不要,我会胃疼。”

“真遗憾。”雷狮耸耸肩,嘴上虽这么说着但他脸上却丝毫没有遗憾的表情。

“发完神经就快滚。”安迷修感觉雷狮再待下去他真要打人了。

明明安迷修是个性格十分温和的人,但每每遇上雷狮他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简直就像是遇见天敌!一定要将人赶出自己的视线才能感觉到安全。

察觉安迷修快到忍耐到极限了,虽然还想继续逗弄他,但雷狮也懂得见好就收。

毕竟……来日方长嘛。



评论 ( 5 )
热度 ( 1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