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月光物语

轻小+言情+耽美+同人杂食写手
主角总受党

© 月光物语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有匪君子(雷安)-02

√怪盗paro,恶警雷x怪盗安

√感觉自己写的有点啰嗦,捂脸,下一章雷安正式刚!

√ 01


雷狮小队回归S市警局,并接手怪盗骑士案子的消息在第二天一早就传遍了整个警察局,一下子成为所有人讨论的焦点。

虽然雷狮小队离开了两年,但S市警局内始终流传着关于他们的传说。与心情复杂的前辈们不同,一些新来且从未见过雷狮小队成员的小警察们对他们可是好奇得紧,不少人缠着相熟的前辈追问原因。

其实当初雷狮等人离开时,警察局内就小道消息满天飞,什么因为雷狮性格太桀骜所以得罪了人被赶走;什么他们被看中所以去执行秘密任务;什么因为小队成员行为太恶劣被其他同事不断投诉,所以局长没办法只能将他们调走。总之各种说法到现在都还没个定论。面对小后辈的追问,同样懵逼不明真相的前辈们只好训斥他们别多管闲事以保留自己的颜面,只是他们心里也忍不住浮现出各种猜测。

于是稍晚一点带着佩利和帕洛斯走进警局的卡米尔再次享受了一波热情的注目礼。

有队长必有其队员。和雷狮一样,他小队的三人也对各种注视视若无睹,径直走到划分给他们的办公区域。

说好一早会来交接工作的负责人此时并没有到,卡米尔也不在意,选了个空位坐下,将自己背包中常用的一些物品拿了出来准备布置一下日后所要用的办公桌。

佩利随手拿过一个椅子转了个向,一屁股坐下,将手肘撑在椅背上,百无聊赖的对着卡米尔念叨:“雷狮老大为什么要回来啊?这里好无聊啊。”

在外的两年已经完全让佩利野掉了,那刺激危险,总在刀锋上行走的日子让他难以忘怀,现在重新套上警察的衣服,对他来说就像给野兽套上枷锁一样。而且更重要的是——

“为什么我们接手的是一个抓捕怪盗的案子?不是应该有更有趣的案子吗?比如连环凶杀案什么的!”

卡米尔充耳不闻佩利的抱怨,继续做自己的事。

倒是帕洛斯凑到他身边,不怀好意得怂恿他,“不如你去和老大提议离开?”

常被帕洛斯坑害的佩利一脸警戒地看着他,脸上写满了你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看出佩利所要表达的意思,帕洛斯对他摊了摊手,满脸无所谓地回道:“我和卡米尔都无所谓待在哪里,只有你想走,所以当然要你去说,别指望我们帮你。”

佩利深感有理,觉得一人做事一人当,的确是该由他去说。

“那……等老大来了我问问……”

卡米尔没有理会佩利和帕洛斯之间的事情,他突然抬起头越过佩利朝他身后望去,就见原本负责怪盗案子的警官带着两名怀抱着一大叠文件盒的手下走了过来。

在卡米尔面前站停的男人扬了下下巴,身后两人就走上前,将带来的所有文件盒放到卡米尔面前的桌子上。

“资料都在这里了。”说完,男人就准备转身离开。

“请等一下。”卡米尔唤住他,不过男人并不打算给他面子,依旧迈着步子朝外走。

佩利伸出长腿用力踹向从他身边走过的男人的小腿骨,他这一脚又快又狠,完全没想到会被偷袭的男人直接被踹倒在地上。

“你……”男人抬头,愤恨地看向佩利,刚想对这个罪魁祸首破口大骂,就只见佩利一脸无关痛痒的从椅子上起身,弯下腰一把扯住男人的衣领,拖着人朝卡米尔走去。

衣领卡住脖子的男人一下子感觉呼吸困难,他拼命扯佩利的手想让他放开。

跟着男人一起来的两人眼见情况不妙,刚想上前帮忙,却被帕洛斯挡住去路。

“我劝你们还是乖乖待着会比较好哦。”说着这话的帕洛斯把玩着手中的匕首,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

将男人丢在卡米尔面前,佩利咧嘴一笑,男人只感觉一股血腥味扑面迎来,仿佛被凶兽所盯住一样。

“要好好听卡米尔说话啊,不然我就让你永远听不了人说话。”说着,佩利抬手对着他的脖子做了个切开的手势。

男人反射性的用手捂住自己的脖子,面色发青。但等他冷静下来发现自己竟然胆怯时,立刻大声嚷嚷起来:“你们雷狮小队是怎么回事!怎么都这么野蛮!动不动就打人!我们去局长那里评评理!”

说着,男人就想起身,却被佩利一脚踩住肚子重新压回到地上。

佩利用小指掏了掏耳朵,狞笑道:“先把活干完,老子待会儿有的是时间陪你玩。”

眼见男人硬挺着不说话,卡米尔也有些失了耐心,他抬眼扫了一眼放在桌子上的钟,盘算自己还剩多少时间要将资料全部整理好交给雷狮。没一会儿就得出结果的卡米尔用食指敲了敲桌面,开口道:“清楚这个案子的可不只你一个人。”

男人一脸茫然,而佩利则明白了卡米尔话中的意思,笑得欢快地将男人踩得更重。

“唔……”被佩利踩了两脚的男人额头冒汗,疼得浑身发抖。

“卡米尔的意思是清楚这个案子的可不只你一个人,如果你不想说,那可以换其他人来,当然,你就归佩利玩了。”帕洛斯十分好心地为男人做了解释。

“开什么玩笑,这是警局,你们以为你们能只手遮天吗!”

“如果我把他打死了,我们是不是就会被S市警局赶走了?”佩利一脸跃跃欲试。

“你可以试试。”帕洛斯怂恿。

佩利低头对着男人笑得更欢快了。

 

 

雷狮一边翻阅着手中卡米尔整理完的资料,一边听他汇报。

将自己调查到的信息全部说完后,卡米尔就闭嘴安静地站在一旁,等雷狮吩咐。

雷狮漫不经心地翻检着夹在文件夹里的照片,垂目不知在想什么。

等得有些心急地佩利忍不住开口道:“雷狮老大,我们能不能回去?”

“回去?我们不是已经回来了?”雷狮心不在焉地回道。

“不是,我是说回Y市。”

“这里不好吗?”

“太无聊了。”

“呵呵。”雷狮轻笑一声,“佩利,乐子是要自己找的。今天你不是玩得挺开心吗?”

“只是开胃小菜而已。”佩利耸了耸肩,不过他也听出雷狮暂时没有想走的意思,那他也只好继续在这里忍耐了。

雷狮合上文件夹递给卡米尔。

“大哥,接下来你准备做什么?”

“什么都不做。”

卡米尔侧头看他,面露不解。

“这些废物提供的资料一点用都没有,连张清晰点的怪盗照片都拍不到。雷狮发出不屑地嗤笑,“我们现在什么都不用做,等着那位怪盗先生再次行动再说吧。”

“那这段时间我是不是能自己去找乐子?”佩利举手发问。

“去玩吧。”雷狮爽快地应了。

 

 

工作日的博物馆十分清静,安迷修坐在摆放在门口的休息长椅上休息,百无聊赖地观察起周围来来往往的人,很快他的注意力就被站在角落中拉拉扯扯的两人吸引。

其中一人是满头银发但穿着十分干净得体的老妇人,另一人则身穿西装,胸前别着工作徽章,看起来是博物馆的工作人员。

“求求你,请把那东西还给我。”

“那东西已经被你儿子卖给我们了,请你不要总是在这里纠缠,没有任何意义。”男人似乎失去了耐心,他用力扯开老妇人抓住他袖口的手,结果老妇人一个没站稳,被推倒在地。

安迷修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小跑至老妇人身边,搀扶她。

“老太太,您没事吧?”

“我没推她。”男人慌慌张张地解释道。

看清全过程的安迷修也没指责男人的意思,他小心翼翼地将老妇人搀扶起来。

眼见重新站稳的老妇人又要来拉扯自己,男人丢下一句,“总之你不要再来纠缠我了。”后就匆匆忙忙地离开了。

颓然地看着男人逃跑的背影,老妇人丧气地低下了头。

“您还好吗?”安迷修问道。

“我没事,谢谢你,年轻人。”老妇人对着安迷修露出和善得体地笑容。

安迷修还想说什么,就被一道叫唤声打断。

“学长!”

安迷修循声望去,就见金发的学弟站在门口对自己挥手。

“我已经没事了,年轻人你去忙吧。”老妇人对他笑了一下。

“那我先告辞了。”安迷修对老妇人点点头,转身离开。

而在他转身的瞬间,一张卡片被无声无息地放入了老妇人的衣服口袋中。

“学长,出什么事了吗?”金小声询问走到自己身边的安迷修。

“没什么,那老人跌倒了,我扶了她一下。”安迷修简单地解释了一下,“你呢?事情办好了?”

“嗯嗯。”金欢快的点了点头,道:“格瑞正好有考试,这次多亏学长你送我过来啦。”

“小事,我们走吧。”

走出博物馆大门前,安迷修再次回首看了那老妇人一眼。



评论 ( 9 )
热度 ( 39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