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月光物语

轻小+言情+耽美+同人杂食写手
主角总受党

© 月光物语
Powered by LOFTER

【剑三】星光王座(莫毛)-17

√本子通贩中~淘宝:地址


“这次事故只是一场意外,我本人也只是受到一点轻伤而已,并不严重,近期就可以回归拍摄,希望大家不要再因为这次的事而抨击导演以及剧组,谢谢!”

看着视频中青年温和的笑容,祝雨琳忍不住花痴地笑了起来。

距离穆玄英受伤事件已经过去一个多月,当时外界各种传言都有,什么穆玄英被毁容了,什么穆玄英已经无法继续拍摄啦,总之各种风言风语弄得人心惶惶,穆玄英粉丝不断抨击李复和剧组防护措施做得不到位,网络上传播着各种小道消息,最后还是穆玄英出院后开了一次新闻发布会做了声明才平息了谣言。

其实那些狗仔和娱乐媒体并不想这么快平息,但无奈当事人不配合,新闻发布会结束后就猫回了剧组继续拍摄,再加上HQ舆论控制,这场风波才平息下来。

昨天终极情报的拍摄正式结束,祝雨琳也终于有空窝回自己的小家一边休息,一边补各种视频和消息。

点开QQ群,群内的小伙伴正聊得激烈。

我家拉郎配最配:「我觉得这段日子我快被糖给淹没了!」

椰子不是叶子:「拉郎你又看到什么了?」

我家拉郎配最配发出了一张照片。

过了半晌,穆玄英的腰部挂件将照片重新发出,只是上面用红色的圈圈了一块出来,然后整个群就炸了。

穆玄英的腿部挂件:「啊啊啊啊啊!他们又见面了!」

椰子不是叶子:「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三次了,从从来都不见面,到一个月见三次,我觉得我的CP即将成为官配!」

脸滚键盘:「vieny8ihn3e39hnjg」

我家拉郎配最配:「哈哈哈哈,键盘真的脸滚键盘了。」

脸滚键盘:「我已经兴奋到不会说话了好吗!」

雪球:「毕竟是救命之恩啊!当然要以身相许啦!」

椰子不是叶子:「+1」

穆玄英的腿部挂件:「+1」

穆玄英的腰部挂件:「+1」

莫家玄英:「+10086」

雨过天晴:「+身份证号码」

我家拉郎配最配:「前段时间玄英飞国外拍的DX宣传照今天出来了,我翻了一下发现以前的代言人是莫大神,随手一拼,大家感受一下吧,反正我已经死了。」

祝雨琳的电脑屏幕中跳出一张照片。

二十八岁的穆玄英与二十八岁的莫雨一同出现在画面上,这冲击力大得让祝雨琳感觉自己的心脏都险些要停止了。

莫家玄英:「啊啊啊啊,禁欲系的穆大神和狂野系的莫大神配一脸,配一脸啊啊啊!」

穆玄英的腿部挂件:「我要疯掉了,我是个只会说啊啊啊的废物了!」

脸滚键盘:「ie3n3g8hg」

雨过天晴:「一黑一白,DX在搞事啊!」

椰子不是叶子:「我现在只想去抢DX家的海报。」

雪球:「前提……」

穆玄英的腿部挂件:「你要……」

穆玄英的腰部挂件:「有个男盆友。」

椰子不是叶子:「DX家为什么只卖男装,哭唧唧,女装我买一打!」

我家拉郎配最配:「而且是超贵的男装,随手张贴价目表。」

椰子不是叶子:「……」

雨过天晴:「……」

雪球:「……」

脸滚键盘:「……」

莫家玄英:「……」

椰子不是叶子:「……我还是直接去DX的门店偷海报吧,泪流满面。」

我家拉郎配最配:「哈哈哈哈。」

祝雨琳想了想,发出了一张照片,这是她在拍摄结束最后一天拍的穆玄英与莫雨一同走出片场的照片。

脸滚键盘:「e83nhtgy8hnknxong」

莫家玄英:「搭搭搭搭搭肩???」

椰子不是叶子:「厉害了,我的莫大神!」

我家拉郎配最配:「我萌的一定是官配!不服憋着!」

雨过天晴:「我已经被炸成烟花……」

穆玄英的腰部挂件:「给我留个空位,一起炸……」

雪球:「安详躺平。」

脸滚键盘:「我已经是个废人了,只能张嘴吃糖。」

莫家玄英:「同躺平,等着明天继续发糖吃。」

祝雨琳笑着将界面切换到保存下来的图片上,看着穆玄英和莫雨两人,她就忍不住笑,在终极情报剧组的这段日子将会成为她一生之中最美好的记忆吧,她喜欢的两个人真的如她所想的那么美好。

“希望你们能顺顺利利,过得开开心心。”

 

收起手机,最近一段时间都在定时检查娱乐新闻的莫雨十分满意现在娱乐圈对他和穆玄英的关系风向全都在他的控制中。

手指摸了摸唇,莫雨思考要不要再放些猛料出去。

“雨哥,走吧?”换好衣服的穆玄英走到莫雨面前,招呼道。

“嗯。”应了一声,莫雨站起身,暂时将这些问题抛到脑后。

鉴于拍摄电影的前期工作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今天他和穆玄英准备去绿野疗养院将陈月接出来,毕竟她可是他们重要的编剧大人。

坐上车系好安全带后,穆玄英就感觉放在口袋里的手机振了一下,掏出手机,他看见唐影发来的微信,便点开翻阅了起来。

“雨哥你开机的新闻发布会是准备在下个月二十号举办吧?”穆玄英问。

“计划是的,怎么了?”莫雨边答,边将汽车开出车库。

“影哥刚发来消息,李导准备把终极情报报送参加M国的金鹰奖,希望我下个月能配合一起去M国参加开幕式,时间是十七号到二十号,冲突了呢……”

“那你就去呗,我把时间换到三十号好了。”莫雨不在意地回道,“反正这次是我们自己做主,随意。”

“雨哥你这样没原则,做导演真的没问题吗?”穆玄英哭笑不得。

“那是对你,对其他事我可是很有原则的。”莫雨一本正经地回道。

穆玄英抿唇笑,这他倒是信的。

“那我答应影哥了。”

“嗯,去吧去吧,最好能刷个奖回来。”莫雨点点头。

“哪会这么容易,你说得可真轻巧。”穆玄英低头给唐影发消息。

“毛毛你可别这么没自信,我觉得你演得特好!绝对有希望刷个最佳男二号回来的。”莫雨张嘴就夸。

发完消息的穆玄英收起手机,真想翻个白眼:“雨哥,你这算不算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啊。”

“那必须的。”

穆玄英憋不住,笑喷了:“我酷帅狂霸拽的雨哥去哪里了?我觉得你是个假雨哥。”

“你要不要验一验?”莫雨对着穆玄英抛了个媚眼。

“噫~~~”穆玄英一脸嫌弃地搓了搓手臂。

“毛毛你竟然嫌弃我,我太伤心了。”莫雨声色俱佳地唱作了起来。

“雨哥,之后我们多的是对手戏演,你不用现在就开始。”穆玄英无力地捂额。

“你太不配合了。”莫雨控诉,“我们先试演一下啊。”

穆玄英表示拒绝:“我的出场费可贵了。”

“待会儿找小月付账给你啊。”

“为什么要找小月?”

“因为我等着她付我特地来接她的钱啊,我算了一下,我们身价差不多,正好抵给你了。”

“亏你想得出来。”穆玄英忍不住笑,“我待会儿要和小月告状。”

 

敞开着房门坐在椅子看书的陈月还未见到人,就已经听见两个竹马说说笑笑的声音了。夹好书签,她合上书,微笑着看向门口。

“小月,我们来接你了。”穆玄英带着灿烂的笑容从门口探出脑袋,莫雨站在他身后护着他,微微偏头看向陈月的目光之中也带着一丝温和。

陈月站起身,潇洒地一指已经整理好的行李箱,笑道:“能请影帝帮我扛箱子,我也是第一人了吧。”

“我就和你说要问她拿出场费吧。”莫雨侧头对穆玄英念叨了一句,然后就迈开步子走了进去。

“我一穷二白,还等着你付稿费呢。”陈月狡黠一笑,对莫雨摊了摊手。

“你得了吧,我们谁不知道谁,和我哭穷有用吗?”莫雨拎起箱子对陈月歪了下脑袋,“走吧,大小姐。”

陈月拍了拍裙子上的灰,迈步朝门口走去,在即将踏出房门的那刻,她又停下了脚步,回首望了一眼这间让她度过了大半青春的房间。

在写完剧本的那天晚上,她又做梦了,梦中那两个人对她挥了挥手,然后身影慢慢消失,从那一刻起,她就知道纠缠了她这么多年的噩梦终于结束。

而现在,她要踏出这个牢笼,重新开始新的生活了。

踏出房间的一瞬间,陈月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


评论 ( 1 )
热度 ( 29 )